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豪門圈團寵我
重生豪門圈團寵我 連載中

重生豪門圈團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秦明月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明月 蕭陌然 霸道總裁

人人都道秦家大小姐不學無術,下賤無底線,又傻又笨好欺負!秦明月:對,我很好欺負,來吧,你們一起上,一個個來太費時了沒多久,一堆心機,綠茶,小白蓮哀嚎着逃竄出門:尼瑪,誰造的謠,我要告她!某三兄弟笑嘻嘻的:小公主,累了吧,這些珠寶首飾都送給你某社會大哥一臉討好:心肝小寶貝,別太拼了,哥哥死後億萬財產留給你某神秘大BOSS循循善誘:媳婦,晒晒我們的紅本本吧展開

《重生豪門圈團寵我》章節試讀:

「哎呀我想起來了!我當時是給小月準備了禮服,然後我讓助理小林去拿,肯定是小林誤把少輝送給我的禮服拿錯給了小月,肯定是這樣的,對不起小月,是我錯怪你了。

不愧是演員,秦若雪幾乎是一秒入戲。
「其實也沒多大的事,誰知道現場混進了記者,硬生生把一場誤會鬧得這麼大,哎呀,外婆,舅媽,其實我早說過了,小月不是這樣的人,我們要相信他,肯定是誤會,你們怎麼不信我呢。

方雅茹神色複雜地看着秦若雪,秦若雪則睜着一雙真誠無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
隨後非常歉意地想去拉秦明月的手:「對不起小月,這件事讓你受委屈了,沒事,我們說清楚就好了,都是一家人。

秦明月後退一步,生怕被什麼垃圾觸到一樣。
「不愧是老夫人親自教出來的。
」秦明月淡淡笑着,唇角是說不出的諷刺。
「若不是親自教的,那應該是遺傳的,不錯,你們確實更像一家人,」未了,秦明月又再加了一句。
這兩句話,就像兩個響亮的巴掌一樣甩了過來,甩得秦老夫人一張老臉尷尬不已,一會兒青一會白的,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秦若雪的手停在半空,全身僵硬着,原本已經恢復過來的臉色,再次一點點地變白,她縮回手,尖尖的指甲掐入掌心。
該死的,她怎麼會錄音?!
這其實不是錄音,是一段手機錄像,錄像里開頭的場景就是秦若雪的生日宴會。
估計是那個時候的秦明月剛到現場,因為沒見過這麼豪華的宴會,便開心地拿出手機來錄像。
結果錄著,秦若雪的助理找了過來,當時的秦明月就把手機收進了口袋,她以為隨手關了錄像,卻不曾想沒關到。
然後手機進了口袋,還在繼續錄著,雖然錄到的是一片黑暗,但卻完整地錄下了林助理的話,還有金少輝對她的騷擾。
這是現在的秦明月起床後,蹲在馬桶上玩手機時翻到的,她將錄音單獨調了出來。
有了這兩段錄音,就等於有了秦若雪的把柄。
諾大的屋子裡沒有一個人出聲了,興師問罪的老夫人,臉被打得沒緩過來,這種尷尬直到被一陣門鈐聲打斷。
秦明月過去按了下電子屏幕,沒多久,一個外賣員提着外賣進來了。
「請問哪位是秦明月小姐,她點的牛排到了。

「我是。

「那您簽收一下。

秦明月簽名後,外賣員拿着單子走了。
真的餓了,秦明月將牛排提到一邊,無視旁人,準備開吃。
秦老夫人看着好像又找到了數落的理由。
「看看,看看,這什麼人,什麼教養,當著長輩的面叫外賣,你什麼意思,是覺得秦家對不住你還是怎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秦家怎麼苛刻你了,連口吃的都不給你,這分明是想敗壞我們秦家的名聲。

老夫人一邊指着秦明月,一邊跟方雅茹說。
秦若雪也弱弱說了句:「小月,你這樣確實不太好。

方雅茹剛剛升起那一點愧疚與心疼,此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心底里湧起一陣陣的失望。
她的小女兒就從來沒在家裡點過外賣,嫣嫣總是像一隻溫軟的貓咪卧在她的懷裡,用撒嬌的語氣跟她說,媽媽,嗓子疼,想喝你煮的冰糖雪梨。
方雅茹嘆息着,耐心地教育秦明月:「小月,你怎麼可以在家裡叫外賣,你有想過媽媽的感受嗎,還有,讓別人知道了,會怎麼議論你叔父,沒有你叔父,哪來如今的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難道你真要學那農夫與蛇,東郭先生與狼嗎?」
秦明月剛切了一塊牛排,聞言轉頭,反問:「農夫與蛇?東郭先生與狼?你是在說我父親和我叔父嗎?」
方雅茹頓住。
聽了這話,連秦老夫人都死死地瞪着一雙眼睛,卻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老太婆瞪了半晌,手指秦明月,說什麼:「反了,反了,真的要反了,方雅茹,看看你教出來的女兒,反了,反了……」
方雅茹心裏不知道什麼感覺,有些事情,她不願意去想,更不願意去承認,她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不應該被打破。
她覺得只要保持現狀,就能讓一家人都幸福快樂。
如果大女兒想打破這種現狀,她絕對不允許!
不等方雅茹說話,又傳來秦明月平緩的聲線:「我昨天下午五點多回來的,到現在是上午十點半,這期間一共十八個半小時,經過了晚餐跟早餐,請問你們誰給我準備過吃的?」
隨後她轉頭看向方雅茹:「鍋里的燕窩有我的份嗎?」
方雅茹被問住,隨後,她慌忙移動視線,找到了容嬤嬤的方向,置問道:「你沒給大小姐準備吃的嗎?」
容嬤嬤低下了頭,支支唔唔的:「這個,這個……」
其實容嬤嬤心裏在嘀咕,一個不受寵的大小姐,還需要單獨給她準備飯菜嗎?
傭人的態度,取決於主人家的態度。
「或許,比起苛刻,你們更想是,讓我自生自滅,」秦明月叉起一片牛肉,放進了嘴裏,鮮嫩的肉質,讓她滿意地眯起了眼睛,
「小月,不是這樣的,媽媽不知道沒人給你準備吃的,媽媽真的不知道……」
方雅茹說著紅了眼睛,都是她生的,她再怎麼樣也不可能不給她吃呀,家裡的傭人是怎麼回事?
秦老夫人沒想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本來氣勢洶洶地過來,甚至她在路上都想好了一百種拿捏秦明月的法子,沒想到把自己弄了個尷尬。
更尷尬的是秦若雪,她總覺得秦明月自在她的傭人房裡醒來後,就不一樣了。
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以前唯唯諾諾的屁都不敢放一個,現在竟然連老夫人都敢懟了。
難道,是把她逼急了?
「表姐,網上的事情你是不是該澄清一下,」秦明月很快就幹掉了兩塊牛排。
可不止一人提醒過她,上熱搜了呢。
此時一屋子的人,包括傭人都在看着秦明月,這個大小姐好像不一樣了?
秦若雪笑得別得有多難看了:「放心小月吧,我一定會澄清這件事的。

秦明月吃着,往門口瞥了一眼:「站在那裡,打算看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