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被反派大佬寵上了天
重生後被反派大佬寵上了天 連載中

重生後被反派大佬寵上了天

來源:google 作者:天天吃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墨瀲 陸玉蓉

陸玉蓉以為自己嫁給了愛情,沒想到卻被枕邊人用一杯毒酒葬送了性命重來一世,她只想大喊一聲,去他狗屁的愛情,她只想手刃那對渣男賤女,當個白富美吃喝玩樂度過一生然而那個心狠手辣的反派大佬卻總是纏着她,還揚言要娶她回家究竟是怎麼回事?展開

《重生後被反派大佬寵上了天》章節試讀:

陸柯誠長嘆一聲,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行吧,我會想辦法去查清楚我爹和老夫人之間的事情。但願結果不會讓我失望。」

陸玉蓉忍不住問道,「爹是想要怎樣的結果?是想你是老夫人的兒子,還是不想做老夫人的兒子?」

「玉蓉,這不是你應該打聽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果,先去查一查吧。」

趙熙拍了拍女兒的肩膀,「你還是先想想,明天要備下怎樣的禮物吧,人家四皇子救了你,你一定要表達謝意才行。」

陸玉蓉在心裏翻了個白眼,那場綁架案,其實就是唐墨澤設計出來的,感謝什麼啊?

她都想將唐墨澤那個畜生給碎屍萬段了,感謝,他配嗎?

「謝禮嘛,無非就是金銀珠寶,或者是珍貴的藥材這些咯,實在不行爹可以給他一個商鋪或者幾畝良田的地契,我覺得這些就夠了。」

「爹,千萬別跟那個四皇子私交過密,不然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陸柯誠給了女兒一個讚賞的眼神,「你現在倒是長進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麼沒腦子了,繼續保持下去。」

「謝禮的事情就交給你娘去辦吧,這幾天你就好好地在家裡待着,別再出去了。」

陸玉蓉恨不得多陪陪爹娘,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只想着往外跑,很痛快地就答應了,「放心吧,爹,我也被這次的事情嚇壞了,一個月之內,我絕對不出門了。」

她要先制定出一個全面的計劃來,復仇這件事情本來就很難,又想全身而退就更難了,需要她耗費很多的精力。

陸玉蓉道別了父母,回到她的房間里。

幾個丫鬟,紅玉,黃櫻,綠桃給她準備好了熱水和乾花,讓她洗了個熱水澡,又替她拿了乾淨的衣裳,幫她擦乾了頭髮。

陸玉蓉收拾了一圈以後,終於躺在床上,摸着她溫熱的皮膚,眼淚順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她活過來了,爹娘健在,哥哥和妹妹也都好好的,這一世她絕對不會再走前世的老路了。

不管是靖平侯府的一切,還是她自己,都要過得比前世好很多,同時手刃仇人,讓二房和三房跌進十八層地獄,再也威脅不到她家人的安全。

老夫人的院子里燈火通明,一陣盛怒喧嘩聲從裏面傳了出來。

「臭丫頭現在翅膀硬了,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這樣忤逆我,我一定要狠狠地教訓她,讓她知道靖平侯府究竟是誰說了算。」

二夫人錢紫菲和三夫人張麗珍勸着老夫人,「娘,別生氣了,把身體氣壞了不值得。陸玉蓉那個死丫頭她油鹽不進,侯爺和夫人又都向著她,我們想要教訓她,恐怕不會那麼容易。」

越是勸,老夫人越是怒火中燒,「陸柯誠也是好樣的,護着她的女兒,就連長幼尊卑都不分了。我一定讓老二去參他一本,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錢紫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轉,「娘,參了侯爺一本,能夠讓皇上撤掉侯爺現在的將軍職位嗎?最好讓二爺頂上去,我們以後在府里的日子就好過了。」

張麗珍心裏不痛快了,「憑什麼讓二爺頂上去,為什麼不讓三爺頂上呢?二爺是文官,三爺還是武將呢。」

「三弟妹,我也就是隨口一說,你別放在心上啊。這不是在說對付大房的事情嗎,我們如果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反而先吵起來,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你們倆別吵了,吵得我腦袋嗡嗡的,疼死了。」

老夫人喝了一口茶,終於將心頭的怒火消散了一些,「哪有那麼容易?爵位為什麼落到老大的手裡,那是先帝親自下的聖旨,只要不是謀逆的大罪,絕對不會更改。更別提他曾經立下赫赫戰功了,皇上對他看重得很。」

「想要動陸柯誠的職位,簡直痴人說夢。」

「那這口氣娘就咽下了?陸玉蓉那個臭丫頭太不像話了,壓根不把娘放在眼裡啊。這樣下去還了得,她有侯爺撐腰,豈不是要爬到娘的頭上撒野。」

老夫人眼睛裏迸射出狠厲的光芒,「我絕對不會讓她得意,很快她就會知道得罪我究竟是什麼下場。」

「去將菡丫頭叫過來,她最有主意,讓她教訓陸玉蓉。」

沒過多久,陸玉菡就被叫了過來。

「祖母,蓉姐姐的事情我聽說了,你別生氣了,保重身體要緊。」

老夫人將拳頭捏得咯咯作響,「菡丫頭,你想辦法教訓一下陸玉蓉,讓她再也囂張不起來。她今天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敢忤逆我。」

陸玉菡沉吟片刻,「祖母要教訓蓉姐姐,何必髒了你的手。我們直接把她推出去,自然有更厲害的人收拾她,而她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你有什麼好主意嗎?」老夫人被她這些話勾起了興趣,想要聽她的招數。

「我聽說貴妃娘娘要舉辦賞花宴,到時候會邀請京城裡的貴族千金去參加宴會,你說她要是得罪了貴妃娘娘會怎樣?」

老夫人心思活絡起來,「這倒是不錯的主意,讓貴妃娘娘狠狠地教訓她,最好讓她被打得半殘廢。」

「只是這樣,會不會連累靖平侯府?陸柯誠究竟是死是活,我可以不在乎,但是你爹和三叔,我不能不顧忌。」

越是這種時候,老夫人心裏就越恨,如果爵位是二房或者三房的,那該多好啊,她做事情就不用像現在瞻前顧後,畏首畏尾的了。

「怎麼會呢?我們靖平侯府掌握權勢,貴妃娘娘真要對侯府發難也要掂量看看。畢竟皇上對大伯有多看重,祖母是知道的。」

陸玉菡分析了形勢,「不過是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罷了。」

「既然你對這件事情有把握,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吧。對了,貴妃娘娘的賞花宴什麼時候舉行?」

「我聽其他的貴族小姐說了,在半個月以後,到時候讓她吃不了兜着走。」

老夫人眉頭再次皺成一條線,「半個月太久了,明天我就想讓陸玉蓉那個臭丫頭受到教訓。你再想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