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的太子殿下只想寵妻
重生後的太子殿下只想寵妻 連載中

重生後的太子殿下只想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顧小七c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黎析 古代言情 裴書凝

最初,在那年杏花雨季,她成了他名正言順的妻,從此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可京都城的權貴心裏都清楚,當今太子的心頭有着一顆硃砂痣,而她自然再清楚不過,若說當初南黎析是無奈奉旨成婚,那於裴書凝便是得嘗所願;後來,她發現那個男人的心,她竟一點也猜不透,最後的最後,事情好像在朝着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不可控,不自知,還有那人的一句「世不遇你,生無可喜」展開

《重生後的太子殿下只想寵妻》章節試讀:

「想是蔣姑娘生在江南剛剛入京,並不知這京都城的規矩,姑娘身上無階無品,更非臣子之女,見到太子妃那可是要行大禮的」一旁的千媛似笑非笑的看着蔣漪瀾,言語之中儘是諷刺

蔣漪瀾並不是不知道宮中的規矩,只是她不相信裴書凝真的敢讓她行大禮,便直直的盯着書凝的臉,只等她說不必多禮,卻不想只看到了書凝雙眸含笑的看着她

旁邊也是來暢春園遊玩的各家貴女公子也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頻頻的朝着門口處望去,這太子妃和蔣漪瀾杠起來的熱鬧,她們可不想錯過

「民女參見太子妃娘娘……」在阮千媛挑釁的目光下,蔣漪瀾終是準備對着書凝行大禮,這禮若是不行反倒讓人覺得是她蔣漪瀾不知禮數了,不過本來她只要行大禮便好,可是她偏偏行了跪禮,再配上那楚楚可憐的神情,直叫一旁看戲的人覺得書凝太過苛刻

「蔣小姐何須如此多禮」偏偏書凝不待她行完禮,便俯身將她扶了起來,面上也露出一種無奈的神色,就好似我沒讓你行大禮,你又何必如此呢。。

「多謝太子妃娘娘」蔣漪瀾看着書凝的眼神不由一冷,她是小瞧了這個女人了么,早不扶晚不扶偏偏在她雙膝着地的瞬間扶她起來,這不明擺着受了她的大禮了么。

一旁的阮千媛與紅陽看到如此腹黑的書凝,也忍不住笑出了聲,不過二人也算是看明白了,這蔣漪瀾可不是個善茬

「看來蔣姑娘是真的不懂這京都城貴族的禮儀,千媛剛剛說的『大禮』可不是『跪禮』,你父親雖為商人,可也該給你請個禮儀嬤嬤才是」紅陽掩嘴嗤笑出聲,話里話外便是說蔣漪瀾一介商賈之女,登不得檯面

聽到紅陽的話,蔣漪瀾幾乎將一口銀牙咬碎,她是商賈之女又如何,當今的太子還不是被她這個商賈之女迷得團團轉?

「民女初入京都城,許多規矩確實還不懂,日後,民女可還要太子妃娘娘多多關照才是」說著蔣漪瀾面上似乎帶上來了一絲得意之情,只要南黎析的心在她這裡,就是太子妃又能如何?

可憐蔣漪瀾即便前世今生,都並沒有看清自己一直都只是端王與南黎析之間博弈的一顆棋子

「蔣姑娘既有興緻,便在這暢春園中好好逛逛,本宮今日有約,便不陪你在這做口舌之爭了」就是從前,書凝也從未把蔣漪瀾放在眼裡過,如今黎析既挑明不打算演這場戲,那她自也不會給她留什麼情面,不過一個心懷異心的女人罷了

「你!」蔣漪瀾被這話一噎,忍不住想要上前攔住書凝轉身欲走的腳步

什麼叫不跟她做口舌之爭?

「你是傻的聽不懂話嗎?」阮千媛見她還想上前說什麼,直接抬步擋住了她的去路,自幼被嬌寵出來的脾氣頓顯,只怕蔣漪瀾再多糾纏一句,她便要讓人將她攆出去了

周圍本在看戲的人,也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場面,都說蔣家姑娘是太子殿下心中的硃砂痣,此番入京便是要進東宮為側妃的,她們以為太子妃就算心中不喜,場面上也該是過得去的,怎麼如今,竟是一點餘地都沒有留?

蔣漪瀾能感覺到周圍人的竊竊私語,卻又不敢再上前說些什麼,她能感覺得到,裴書凝確實不想與她周旋,只能就這麼看着那三人走遠。

「蔣姑娘?」就在蔣漪瀾打算轉身離開之時,一旁看戲的人群中走出了一身穿鵝黃色錦衣的女子,喚了她一聲

「蔣姑娘若不嫌棄,便與我一同在這逛逛如何?」那女子一臉笑意,上前挽住了蔣漪瀾的胳膊「太子妃是將門之女,從前還未出嫁之時這脾氣便不好,如今……」

那女子在蔣漪瀾耳邊小聲的開口,說到最後便是禁了聲,臉上卻是一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模樣

「不知姑娘怎麼稱呼?」蔣漪瀾能感覺到到來人示好的意思,便就直接熟絡的與她開**談起來

「我叫周子盈,家父是吏部尚書」周子盈久居京都,自是知道太子殿下對這個江南商賈之女蔣漪瀾表現出的在意的,如今自然也是因着這個才來與蔣漪瀾結識

「這個蔣漪瀾,好好地不在蔣府待着,偏要出來礙人眼,她以為憑着太子殿下的愛重便能在京都城站穩腳跟不成」三人自來到雅間坐下,千媛便因着剛剛的事情一直氣鼓鼓的

「千媛!」聽到這裡,紅陽趕忙制止了她從進來便一直沒停下來的嘴,餘光掃了一下書凝,見書凝並沒有因為千媛剛剛的話而難過,這才放下了心

「你就停下這張嘴,吵得我頭都痛了,改日就該把你送到尼姑庵做個小尼姑去!」紅陽抬手又朝着千媛的額頭戳了一下,笑罵一聲

「哎呀,我不說了就是了,書凝,我剛剛就是氣過頭了,你別介意啊」阮千媛也知道剛剛自己氣急之下說了不該說的,一時也有了些歉意,難得的沒有回嘴

「沒事,今日反倒是擾了你們的興緻,這蓮蓉酥,今日我請你們吃個夠」書凝將桌上擺放的十分精緻的糕點拿起,輕咬了一口「果真是千媛心心念念的東西,就沒有不好吃的」

「我就知道還是書凝最好」千媛也拿起桌上的蓮蓉酥咬了一口,哪兒還有剛剛怒氣沖沖的模樣

紅陽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卻又在想到剛剛書凝對蔣漪瀾的態度,心中有了些許不安,她並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只當書凝是看不過蔣漪瀾的得意才如此不留餘地的與她撕破了臉

「今日之事,我會與表哥說清楚的」猶豫良久,紅陽終於說了這麼一句

「紅陽你無需擔心,殿下不會納蔣漪瀾入東宮,這其中的緣由我雖無法與你詳說,但也如你們所見,蔣漪瀾,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書凝的食指無意識的放在一旁的茶盞上打着轉,掩下自己眼中的冷冽

「你這是何意,她不過是一個商賈之女,還能……還能翻天不成」千媛吞下口中的糕點,忍不住開口插了句話

「憑她一人,可翻不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