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連載中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來源:google 作者:柳姍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姍姍 趙東山

1、太子殿下他是穿越噠!2、我的老仇人二皇子不是親生噠3、我的皇帝公公是個耙耳朵!4、聽說有人做了接盤俠?復仇?宮斗?搶皇位?哪有當一個上知皇室秘辛下知百官緋聞的耳報神重要?可是八卦着八卦着,一不留神就玩了個大的什麼?大寶親了敵國公主,敵國起兵了?什麼?太子老公蕩平四海登基了?什麼?小寶鼓搗出火藥要把皇宮炸了?小劇場:二皇子:其實我一直都心悅於你我:你的心上人難道不是我嫡姐?二皇子:我們三人一起造反吧!我:太子殿下化身廚藝達人:還不回家吃面?我:麵條?竟是那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麵條么?走!展開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章節試讀:

「那是因為二弟實行厭勝之術,暗中陷害太子,一能大師才會以為太子被邪祟上身的。」柳姍姍最後一句話,頓時把趙玉環給嚇住了。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更加沒有想到柳姍姍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甚至還說自己在實行厭勝之術,這個他從未聽說過的啊,怎麼可能實行呢,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啊。
在他思考之時,不想瑞皇突然調轉過頭,厲聲問道,「趙玉環,太子妃所言是虛還是實?你從實招來!!!「
「回父皇,兒臣一切不知道。想必太子妃也是聽人所說吧,而且兒臣也是聽人說的,才以為是太子皇兄有了事,這才請來母后來作陣的,也是防止有人來誣陷人,在做假證的。「
「還有,也有可能是柳姍姍她是愛而不得,這才血口噴人,為的就是要證明她是無辜,沒準兒還是和皇兄在有意如此做,就是想故意陷害兒臣的。畢竟,當初柳姍姍是兒臣用藥送她進太子府的啊。」
瑞皇聽到這時,不由心頭頓時也是一愣,再次把懷疑的目光往柳姍姍身上看去,柳姍姍淡淡的一笑,「父皇,兒媳自然知道曾經的一切是兒媳做錯之事,但是兒媳經過一番磨難已經決定和太子和和美美了。」
「還有,既然兒媳已經是太子妃了,而且也不會再另外選擇了人,當時也只是被迷失了心罷了,尤其是當那人把兒媳送到這裡時,已經不再是那人了,而是當今太子。父皇,你說當太子妃與當二皇子妃哪個更加值得人尊敬啊?」
「自然是太子妃啊,這可是一國儲君的妻子,而二皇子妃不過就是一個皇子妃而已,自然級別高不過太子妃的啊。除非是傻子才是那麼選擇的,這麼說二弟是在說本宮傻嗎?」柳姍姍自然最後有意看着趙玉環說道。
趙玉環一時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柳姍姍,竟然改變如此大,當時在嫁進來時,還說會好好當眼線的,誰知現在竟然改了口,反而還要誣陷與他,看來,正如柳青青所說她本就是水性楊花之人,否則怎麼會有這種變化呢?
柳姍姍見他不說話,就繼續說了下去,「父皇,兒媳身邊有他安排的丫鬟,也是因為這丫鬟才讓兒媳差點迷失了自己的心,反而差點做了錯事。」
「沒有的事,我一個普普通通的皇子,又怎麼能插手太子府的事啊?柳姍姍,你可別再隨意說人,我也不是傻子,怎麼任由你來欺負呢?」趙玉環立馬再次反駁道。
「哦,你說沒有就沒有嗎?我要是讓證據出現呢?」柳姍姍對於趙玉環的反應是有準備的,她早就知道他不會承認的,也多虧自己有了準備。
「沒有之事,就是沒有之事。你不也是說了,太子之位是高級的,又是一國儲君,又豈能隨意插入我的人啊?柳姍姍,你別因為覺得我把你塞進轎子里,你就……因愛生恨,反而又陷害與我。你別……」
「呵呵,逞話語誰還不會說呢。不過,我自然有證據,要是沒有證據,我又何必現在和你撕破臉皮啊?」說話間,只見柳姍姍拍了拍手,很快一個丫鬟被推了出來。
而當趙玉環看到這個丫鬟時,眼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這個柳姍姍何時如此精明啊,竟然能把自己安置的丫鬟給揪出來了啊。
「這個叫翠秋的丫鬟,就是二皇子專門給兒媳安排的,父皇,而且她經常在兒媳耳邊說二皇子怎麼好,甚至還要兒媳向二皇子報告所有的一切,還說,這也是為了二皇子好而已。」
「不僅如此,她還特意說父皇有廢太子的意思,只要太子廢了二皇子就能上位,到那個時候,就有可能我還是太子妃的,不過只是一時……父皇,這個丫鬟,手裡還有證據,花兒,你把從翠秋手裡拿到的紙,遞給皇上。」柳姍姍一邊說一邊囑咐道。
花兒立馬應了一聲,隨即跪下,並恭恭敬敬的雙手呈上了紙張。
而當瑞皇看到那些證據時,瑞皇不由一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那上面的字跡還真是二皇子所寫得,其中竟然有一行就是「只要你能讓柳姍姍向著我,我到時候成為太子定會讓你成為我的一個側妃。」
「趙玉環,你就這麼容不得你的大哥嗎?你就要如此害你大哥嗎?」瑞皇氣得把那些紙張扔向了趙玉環那邊。
自然趙玉環撿起來後,突然噗通一聲跪下,「父皇,兒臣沒有,這真的不是兒臣所寫是……柳姍姍……」
「柳姍姍是太子妃,是本宮的媳婦,你要喚也得要喚一聲皇嫂,而不是你一直在喚她的名諱的。本宮可記得,你是學過禮數之人,怎麼一直在叫太子妃的名諱呢?難道你的禮數就忘記了嗎?」趙東山忍不住出言阻止道。
「父皇,兒臣真是被冤枉的,的確不是兒臣,而且這個丫鬟……兒臣也不認識啊……從未見過,一定是柳……不,是皇嫂為了陷害兒臣,這才有意推出來一個頂罪的丫鬟啊。」
「父皇要是不信,不妨問問那個丫鬟,是不是認識兒臣啊!」趙玉環痛哭流涕的說道,語氣也是真誠的很。
瑞皇正在思考時,俞皇后眼珠子轉了一下,突然說道,「皇上,臣妾也是覺得有些不對,不如就問問吧。再說了,環哥兒也不會真得如此做得啊,畢竟,他還是處處考慮太子的事呢。再加上他們又是親兄弟啊。」
再次聽到俞皇后為趙玉環而說話,柳姍姍不由又是覺得這個皇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明明趙玉環不是親生的,又怎麼能如此向著他呢,還有,難道是前世有些不對嗎?
瑞皇聽到俞皇后如此一說,也就應道,「的確是應該查一查了,畢竟,不能只聽一人所言。」
然而,聽到這話,趙東山突然覺得自己這個太子太窩囊了,因為他的事,反而讓父皇和母后都不信,就連帶着柳姍姍的話語也不信了,可是趙玉環說什麼都是信的,包括說他……呵呵,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不是親生的啊,真是可笑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