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連載中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歲歲年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子菱 沈棠溪 現代言情

上一世,因為惡人的算計,使得沈棠溪一家落了個通敵叛國的罪名,為國家效忠的沈家男兒展開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章節試讀:

沈棠溪從樹上摔了下來。
一群下人們湊過來扶起她,關切的詢問她的身體有沒有摔傷,哪裡不舒服。
沈棠溪呆愣的看着頭頂那棵楊柳樹,久久才回過神坐了起來。
看着周圍再熟悉不過的面孔,沈棠溪給了自己臉頰一巴掌。
這真實的痛覺,她明明從城牆上摔下來的,一眨眼間竟然回到了景候十二年的六月十五。
這一年她十六歲,新皇剛剛登基不到一年。
將軍府的十個兄弟個個文武雙全,就被皇上派去駐守邊關抵禦外敵。
家中無男子撐腰,她的姐姐沈子菱便被安排入宮選秀,試圖得到皇族權力來庇佑將軍府。
可姐姐本不願入宮,她早已有了心儀之人,便是禮部尚書的兒子孔紹萬,入宮選秀當日,孔紹萬想拉着姐姐私奔,但是被隨行的宮中侍衛給發現,當場抓獲了。
當時這件事被捅破後傳遍了京城,給姐姐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
姐姐被皇上選中成為了雯妃後,不檢點,私會情郎等流言蜚語就在宮中傳開了,這讓皇上龍顏大怒,懷疑她早已不是清白之身,而且宮中之人城府極深嫉妒心極強,入宮不久沈子菱在宮內被人陷害下毒毒死了麗妃腹中胎兒,導致皇上對她失望之至便打入冷宮。
皇上不給她任何解釋的機會,沈子菱被賞賜一杯毒酒,飲盡身亡。
在姐姐之後,自己也被安排入宮選秀了,輔佐皇上鞏固皇朝,打天下,到頭來差點做了皇后,就差那麼一點,最後狗皇帝親手將自己推下城牆。
現在她一想到姐姐的屍體被送回家的畫面,沈棠溪閉眼,咬牙,拳頭緊握,指甲都陷進肉里。
那冷漠無情,視人命如草芥的狗皇帝!
是他步步為營把將軍府的人當做墊腳石,不擇手段的達到自己的目的來鞏固皇朝!
她腦海里閃過一幅幅畫面,是那個狗皇帝冰冷厭惡的神情,說出的話句句誅心。
上輩子,是他親手推自己下城牆,是他了結了自己的生命。
臨死前,沈棠溪聽到狗皇帝說的一些話,說將軍府欠他的永遠也還不了。
她的十個哥哥和父親是他派去邊疆的,是他與敵國勾結設下的圈套,害死了沈家所有的男兒,最後顛倒黑白把叛國通敵的罪名扣在沈家頭上。
他知道麗妃腹中胎兒中毒之死不是沈子菱乾的,可是他需要一個棋子來拔除後宮的眼線,於是沈子菱變成了他借刀殺人最好的辦法。
可笑,真是可笑。
上一世的沈棠溪非常迷戀狗皇帝,還妄想着一統六宮成為皇后名正言順跟皇上成為結髮夫妻,她在皇上身邊出謀劃策為他打下半邊江山。
殊不知他竟然把她當棋子用,借她之手偽造文書誣衊父親的多個好友貪污入獄,實則是為了剷除擁護先皇一派的人。
為了剷除異己,狗皇帝連自己的三個妹妹都不放過,統統成為了他棋盤上的棋子。
一想到自己的三個妹妹那慘淡的人生,沈棠溪的心臟就一陣陣疼,連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自己一定得想辦法改變,保護妹妹們,讓那冷血無情,畜生都不如的狗皇帝血債血償!
「二小姐?」
一旁的周大夫輕喚一聲。
「感覺好點沒?
哪裡不舒服?」
沈棠溪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來了。
丫鬟冬花還有春麗滿臉擔憂的看着沈棠溪:「二小姐,你說話呀?」
「該不會摔傻了?」
沈棠溪坐了起來,伸手敲冬花的腦袋:「你二小姐我福大命大!
傻不了!」
「哈哈哈,那就好。」
冬花跟春麗鬆了口氣。
冬花去送周大夫去了,留下春麗一人在身旁。
春麗跟冬花兩個丫頭從小就跟在自己身邊,忠心不二的,沈棠溪很是信任。
「大小姐來了?
外面下着大雨呢,路滑,小心點。」
外面傳來洒掃婆子關切的聲音。
冬花這時送完周大夫回來了,迎面撞上了大小姐,她雙手交叉在腰側規規矩矩的行禮:「大小姐您來了。」
沈家大小姐沈子菱微微一笑:「二妹可摔到哪裡了?」
「回大小姐,二小姐就是調皮,爬上樹撿風箏摔了,方才周大夫來看過來,並無大礙。」
冬花說話客客氣氣的,眉眼帶笑。
大小姐為人溫柔和善,二小姐卻老是闖禍,上次二小姐弄壞了林家小姐的一幅字畫,最後還是大小姐出面道歉人家才不追究的。
冬花就喜歡這種善解人意,聰明伶俐的性格。
冬花領着大小姐去廳里坐着。
春麗聽到了大小姐的聲音,轉過頭輕笑:「你看,大小姐這麼快就收到消息過來看你了。」
沈棠溪跳下床,穿好了鞋子走出主屋來到前廳。
她看到沈子菱坐在那裡,氣色紅潤,安然無恙,正悠哉吃茶。
沈棠溪心頭一緊,淚水奪眶而出,但很快就拿袖子抹掉了。
「姐!」
沈棠溪又蹦又跳的來到沈子菱身旁坐下,撒嬌似的抱住她。
沈子菱寵溺的回抱住,伸手揉了揉沈棠溪的腦袋,隨後捧起她肉嘟嘟的小臉問道:「讓我看看,摔傻了沒有?」
「沒有!」
沈棠溪笑着再次把頭靠到沈子菱的肩膀上。
「姐,明天就是入宮選秀的日子了吧?」
沈棠溪臉上的笑容一秒變沒,一想到入宮後姐姐便不再自由,鼻子一酸。
「是啊,以後你要是再想見姐姐就難了。」
沈子菱嘴上雖笑着,但心裏是苦澀的。
沈棠溪拉住沈子菱的雙手,眼神堅毅的說道:「姐,答應我,在宮中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沈子菱疑惑:「突然之間怎麼說這些?」
「你答應我。」
沈棠溪的眼眶漸漸紅了。
沈子菱雖然不懂,但還是答應了:「好,姐答應你。」
明日就是入宮選秀的日子,瑣事繁多,沈子菱坐了一會便回去了。
看着沈子菱遠去的背影,沈棠溪一個人坐在前廳,思考着上一輩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沈家墜入了深淵的,她要如何挽救線下的局面呢?
從姐姐死後,沈家就逐漸被控制。
既然老天爺給了自己重新來過一次的機會,無論如何,她都要阻止前世發生的事情。
明日沈子菱入宮選秀,只要選不上,會不會就避免之後的死亡?
再者,十個兄弟與祖父和父親都在邊疆,得找個可靠的人救下他們,如果救不了,也要掌握證據,不能讓那狗皇帝將叛國這這頂帽子扣在沈家頭上,沈家男兒奮力殺敵,如今卻換來如此的下場。
還有一事,便是母親體弱多病,加上前年生病留下了病根,心臟經受不住打擊,上一世知道沈家男兒盡數損於邊疆之後,心臟承受不住,眨眼睛的功夫就撒手人寰了。
母親是先皇的親孫女,雖然權力微薄,但朝中多多少少還有些擁護先皇一脈的官員在,母親在朝廷中有幾分薄面,母親是沈家最後的防線,一定得撐住。
沈棠溪腦袋一陣眩暈,不知道是不是剛才摔下來導致的。
她依稀記得母親對自己說過的話,雖說家中無男子,但是女子並沒有不如男,沈家的五個女兒個個擅長武術,足智多謀,只不過沒有好的機會來展現自己一身的才華罷了,做女人的一定要堅強才行。
眼淚又不爭氣的自己留下,沈棠溪默默擦去淚水。
她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她要扭轉上一世沈家悲慘的結局!
「春麗!」
沈棠溪起身,對着屋外叫喊。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