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九零我用千億抄底
重生九零我用千億抄底 連載中

重生九零我用千億抄底

來源:google 作者:飽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田大山 韓小東

韓小東的重生,給了男人莫大的驚喜,回想上一世自己所做的齷齪事,他的眸光中不由得閃展開

《重生九零我用千億抄底》章節試讀:

1991年,冬,天剛擦黑,北風從天而降,卷地呼嘯而過,白色的冰霜瞬間鋪滿了馬路,在昏黃的路燈下,泛起了一層寒芒。
東北山城道東區一家名為田園歌舞廳的門前,巨大的霓虹燈閃耀着五彩斑斕的色彩,給這個凄冷的夜增添了幾許微不足道的溫度。
晚7點,一輛輛單車從四面八方湧來,停在田園歌舞廳門前。
每輛單車都是前後兩人,騎車的是男的,坐在後面的是女的。
男的大都是一件破舊的老棉襖,或帶着脖套,或帶着圍巾,只在縫隙間露出一雙茫然無神的眼睛。
後面坐着的女的年紀從二十到三十不等,全都打扮入時,穿着這個時代最時尚的皮衣和長筒靴,只是那一張張濃妝艷抹的臉上透着無奈和疲憊。
待單車停穩後,這些女人瞥了眼男人,說了聲到點來接我,隨後神情複雜的走進了歌舞廳大門。
那些男人則反身順原路返回。
歌舞廳的對面是一家桌球廳,一群半大小子凍得哆哆嗦嗦,圍在門口看着對面的場景,笑嘻嘻的議論着,「這幫忍者神龜也真能受得了,媳婦在裏面陪人跳舞,他們還能負責接送。」
門口賣烤地瓜的老頭斜了這群半大小子一眼,長長的嘆了口氣,「那你叫他們怎麼辦?
都是下崗的,不幹這個就得餓死。」
這是1991年,下崗大潮最洶湧的年代。
無數沒有生存技能,靠着工廠生活的工人就這麼沒有任何保障的推向社會。
有一技之長的還好說,靠着手藝混口飯吃,更多的人失去了生活來源,連活下去都成了問題。
很多夫妻被逼無奈,只好走上這條路,靠妻子在舞廳、洗浴、歌廳陪笑來維持生計。
絕大多數人都涌到門口看熱鬧去了,桌球廳里,一個年輕人正低頭檢查東西。
兩個裝滿不明液體的瓶子,兩隻打火機,一把自製的雙截棍,還有一個塑料袋,裏面裝了一塊潮濕的毛巾,所有東西都攤在一張桌球桌上。
年輕人抿着略薄的嘴唇,依次將兩個瓶子塞進軍大衣的口袋裡,打火機也是如此,最後他提着那把雙截棍走出桌球廳。
路邊,是一個IC卡電話亭。
「喂,110嗎?
人民商場這邊的田園歌舞廳有人打架,快出人命了,你們快點來吧!」
不等那邊問話,年輕人便掛了電話,隨手又撥了一個號碼。
「電視台嗎?
人民商場這邊的田園歌舞廳有人自焚,快點過來吧!」
「報社嗎……」 「消防隊嗎?
人民商場這邊的田園歌舞廳有人放火……」 「120嗎……」 打了一圈電話後,年輕人又返回到桌球廳,站在前台仰着脖子看電視,時不時扭頭隔着玻璃看上歌舞廳一眼。
十二寸的東芝彩色電視里正播放着新聞聯播。
羅京和李瑞瑛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的聲音字正腔圓。
「我國第一座核電站秦山核電站併網發電成功。」
「滬市南浦大橋建成,這是我國最大、世界第二大斜拉索橋。」
「我國棋手謝軍獲女子國際象棋世界冠軍,成為獲得這一桂冠的第一位亞洲人。」
田園歌舞廳門前漸漸熱鬧起來了。
一輛輛豪車陸續開來,虎頭奔,公爵王,桑塔納…… 一個個志得意滿的中年人從車上下來,褲線筆挺,皮鞋鋥亮,他們呼朋引伴,走進歌舞廳大門。
而那些騎着單車的丈夫依然不斷,將妻子送進這個猶如怪獸大口的門裡。
夜,濃的像暈不開的墨。
俯瞰此時的山城,一條鐵路將城市一分為二,東邊,是權貴聚居的道東區,燈紅酒綠,西邊,是工人住宅區道西區,一片黑暗。
一條鐵路,隔絕出兩個世界。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這是一個智慧的年代,這是一個愚蠢的年代; 這是一個光明的季節,這是一個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 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人們正踏上天堂之路,人們正走向地獄之門。
遠處,有不同聲響的警笛響起。
年輕人收回目光,大踏步出了桌球廳,毅然決然走向歌舞廳。
大門口,站着四個大漢守門。
年輕人還沒走到台階下,就有譏笑聲傳來。
「韓小東,放心不下媳婦,準備親自過來看看她是怎麼陪客人跳舞的?」
「哈,你放心,你媳婦現在正在老闆辦公室呢!
畢竟是第一天上班,三哥興許正給她檢查身體呢!」
「韓小東,你說人活成你這樣還有什麼意思?
都不如買塊豆腐撞死……」 話沒說完,叫韓小東的年輕人手中有風聲傳出,雙截棍的一頭自上而下,狠狠擊在講話這人的下巴上。
那人正說得高興,被這一下打的當時就閉上了嘴,咬住了舌頭,疼的他捂着嘴發出嗚嗚的悶哼聲。
韓小東不待另外三個有反應,手中雙截棍,披練似的輪開了,準確快捷的擊中了三人的要害部位。
這一變化太過突然,驚得準備進門的人紛紛發出驚呼聲。
韓小東邁進大門時,身後躺着四個哀嚎不已的人。
「出什麼事了?」
有人從裏面跑出來。
韓小東將雙截棍夾在腋下,拽出那個塑料袋,抽出裏面的毛巾,啪,打火機一亮,蘸了酒精的毛巾瞬間點燃。
啊!
大門走廊兩側站着的*嚇得紛紛後退。
韓小東用雙截棍將燃燒的毛巾挑起,另一隻手掏出裝滿不明液體的瓶子,厲聲對聞訊趕來的大漢道:「都別動,我今天是不打算活了,你們犯不着為田大山陪葬,讓他馬上把我媳婦帶出來,不然,我就把這裡點了。」
他晃了晃手裡的瓶子,「這裏面裝的什麼你們也清楚,快去叫田大山。」
滴嗚滴嗚…… 警車,消防車,救護車,採訪車停在舞廳大門,警燈閃爍不停。
現在是社會不穩定時期,地方就怕出現這種事情,所以各部門來的都很快。
無數道目光對準了大門裡那個高大的身影,火光中,那個年輕人的唇泯的死死的,那雙秀氣的桃花眼裡射出的目光,卻冷靜的猶如今晚的氣溫。
很多陪舞的小姐看清了他的臉後,都在心裏發出一聲嘆息。
可惜了這個帥哥,得罪田大山,你有幾條命啊!
   

《重生九零我用千億抄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