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明朝做官人
重生明朝做官人 連載中

重生明朝做官人

來源:google 作者:柳乘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柳乘風 柳先生

我是錦衣衛,我是贅婿,我是天子親軍,我是太子教父我就是我,正德一朝,因我而多姿,因我而精彩...展開

《重生明朝做官人》章節試讀:

  這時,木棒再次敲下來,正中柳乘風的後腦勺,柳乘風翻了翻眼,終於暈死過去。

  柳乘風的鼻尖似乎聞到了一股濃濃的沉香味,幽幽轉醒,只覺得後腦勺疼痛欲裂,他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雅緻的偏廳里。

  柳乘風才想起來,自己是被人劫持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小妮子劫持了!

  什麼世道,窮書生也搶,柳乘風心裏不由地咒罵。

  還沒等柳乘風開始思索脫身之策,門突然被人推開了,進來的人便是化作了灰柳乘風也認得,不是那打昏自己的二小姐是誰?

  柳乘風立即大怒,拍案而起,手指着來人道:「女賊……」

  二小姐今日換了一副乖乖的樣子,福了身子給柳乘風行禮,道:「柳公子莫怪,你我是不打不成交,你大人有大量,不會真的生氣記仇吧?」

  柳乘風冷哼一聲,意思是說,本公子還真記仇了。

  二小姐瞧他氣呵呵的樣子,睜大眼睛,道:「都說男子漢大丈夫一笑泯恩仇,哪裡像你這般小雞肚腸的?好柳公子,乖,不要生氣了,其實我請你來,是有好處給你的。」

  柳乘風心裏想,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般不要臉的,把自己綁了來,還要給自己好處,真當柳前秀才是柳獃子?

  柳乘風無語,只好道:「好吧,你先說給我什麼好處,讓我想一想再說。」

  二小姐化嗔為喜,怒容收斂起來,換上一副喜滋滋的樣子,乖巧地坐下,道:「我們溫家是來招你為婿的,做了我們溫家的女婿,往後不但吃香喝辣,還有諸般好處。」

  柳乘風聽到招婿二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不禁瞥了那二小姐一眼,心裏想:難怪這小妮子這般着急上火,原來是想丈夫想瘋了,不成,不成,這樣的悍婦娶回去,這還了得?每日被人敲幾下悶棍,倒不如殺了我。

  二小姐似乎瞧出了柳乘風的意思,啐了一口道:「本小姐哪裡瞧得上你?是我姐姐瞧上了你,你快點頭,點了頭立即成親。」

  原來是姐姐……

  柳乘風明白了,這是搶親,還是明目張胆的那種,從前柳乘風倒是聽說過這等習俗,可是想不到在這大明,在這京城天子腳下居然撞到了,不過……漢人有這風俗嗎?柳乘風怎麼記得只有少數民族才有。

  柳乘風一想,立即想出了一個理由,這二小姐的姐姐自然是大小姐了,大小姐一定是嫁不出去,否則這滿京城的才子比狗還多,就是祖宗燒了高香,排隊也輪不到自己身上。

  二小姐見柳乘風一臉踟躕,連忙道:「我姐姐這般的玉人嫁給了你,已是大大地便宜你了,你再猶豫,可莫怪我生氣。」

  柳乘風冷哼一聲,一臉的不信,道:「這親事,就是打死我,也不應。」

  二小姐的眼眸中掠過殺機,可是猶豫了一下,隨即又溫柔起來,嬌滴滴地道:「你是我未來的姐夫,我若是將你打死了,將來怎生向姐姐交代?你再想一想,也不忙着拒絕,不如這樣,我們先喝一口茶再說好嗎?」

  柳乘風的口也幹了,便端起桌几旁的茶盞來,吹開了茶沫,喝了一口,隨即道:「喝了這口茶,我就走。」

  二小姐見柳乘風喝了茶,眸中掠過一絲喜色,隨即板起臉來,道:「想走,沒這般容易。這茶里我下了葯,你要走自便就是,這是特製的毒藥,沒有解毒的秘方,誰也救不得你。」

  柳乘風先是嚇了一跳,可是很快,心情就平靜下來,身為醫生,中毒之後的癥狀他一清二楚,檢視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各方面機體都沒有問題,呼吸也沒有紊亂,應當沒有中毒才對。他看了狡黠的二小姐一眼,心裏又想,這小姐古靈精怪的,莫非是來嚇我?

  柳乘風打定了主意,心裏冷笑道:「想嚇我?我倒要來嚇嚇你。」

  「哎喲……」柳乘風開始捂着肚子叫痛起來,手指着二小姐道:「你好惡毒。」說罷人已仰倒在地,屏住了呼吸。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二小姐嚇了一跳,二小姐走到柳乘風身邊,用腳撥弄撥弄他的身體,道:「喂,不要裝死,我知道你是故意的,這茶里沒毒。」

  柳乘風依然沒有反應,一動也不動。

  二小姐臉上露出疑竇之色,只好蹲下身來,伸出縴手去探柳乘風的鼻息,只感覺柳乘風的鼻翼下一點熱氣都沒有,嚇得臉都白了,喃喃道:「我……我並沒有下藥,莫非是端茶的丫頭誤會了我的意思?」

  這小姐雖然很是暴力,可是事到臨頭卻是慌了神,正在這時候,柳乘風突然張眸,狠狠地拉住她的手向懷中一送,環住她的腰身來了個驢打滾,只剎那的功夫,將這二小姐壓在了自己身下。

  柳乘風冷笑着,看着身下驚慌失措的二小姐,冷冷地道:「小丫頭,看你還敢不敢欺負人。」

  二人一個俯身,一個仰面,鼻尖觸碰在一起,二小姐嚇得差點要暈過去,粉頸都變得嫣紅了,再加之柳乘風為了防止她動彈,胸膛狠狠壓在她軟綿綿的胸脯上,更是令她羞憤難當,她嬌斥道:「我喊人了,快,快放了我,你這賊子,早知道你不是好人。」

  柳乘風心裏想,當日我在街上也是這般說喊人的,你這臭丫頭還不是提着棒子就往我腦袋上敲?一種報復之後的痛快感讓柳乘風愉悅起來,道:「你喊,喊得越大聲越好,把所有人叫來。」

  聽柳乘風這麼說,二小姐反而冷靜了,若是府里的人都衝進來,看到這個樣子,自己還要做人嗎?她立即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道:「好書生,好秀才,你不要兇巴巴地對着我嘛?快放開我,我這便放你走。」

  柳乘風見慣了她時而乖張時而兇惡的樣子,自然不上她的當,道:「不行,我不信你。」

  二小姐果然又換了一副兇狠的樣子,道:「再不放開,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

  柳乘風頭低垂下去,嘴唇幾乎要貼到二小姐那晶瑩剔透的臉頰,嚇得二小姐的兇相霎時煙消雲散,立即閉着眼皺着鼻子道:「好,好,我不將你碎屍萬段。」

  柳乘風鬆了幾分勁,把臉與她分開了一些,問她道:「你叫什麼名字?」

  二小姐眼眶中奪出淚水,咬着唇道:「溫晨若。」

  柳乘風又問:「你為什麼要綁了我來,要將你姐姐嫁給我?」

  溫晨若這時也乖了,心知再倔強會讓柳乘風作出更過份的舉動,看向柳乘風的目光既有幾分恨意,也有幾許畏色,現在才知道,這酸秀才也並不是好欺的,楚楚可憐地道:「我姐姐生了怪病,請了方士來看,方士說要尋個夫婿來沖了喜才好。姐姐生性好讀書,除非尋個知書達理的才般配得上她,可是她生了病,臉也花了,尋常有功名的讀書人,哪個肯和她結親?後來我爹派人四處尋常打探,才發現……你最是般配。」

  柳乘風無語,果然是封建迷信害死人,也不知是哪個方士胡說八道,否則自己又怎麼會遭遇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他前世是醫生,醫者父母心,這時候聽到生了怪病,不由呆了一下,想:「小妮子打了我,我也欺負她夠了,倒不如留下來,看看她姐姐的病如何,能治當然要治,不能治,就權當是安慰一下也好。」

  溫晨若見他陰晴不定,哭哭啼啼地道:「我的手脖子被你按疼了。」

  柳乘風這才收回意識,板著臉道:「我放了你,你不許報復。」

  溫晨若小雞啄米地點頭。

  柳乘風卻又道:「不成,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你的話不能信,為了以防萬一……」柳乘風俯下身去,狠狠地在溫晨若的耳垂下深吮了一口,溫晨若立即叫:「你瘋了,你這潑皮無賴……」

  嘴唇觸碰到這滑嫩肌膚的時候,鼻尖感受到那少女的體香,柳乘風內心彷彿生出一團火來,不過他很快收了心神,壓制住體內的躁動,抬眼看到溫晨若的耳根下出現隱隱約約的吻痕,才道:「這是證據,若是你敢報仇,我便叫人來圍觀你。你知道我是讀書人,動手動腳,我未必厲害;可是動嘴皮子,你們闔府都不是我的對手,到時候我胡說幾句,污了你的清名,別人再檢視你,發覺了這痕迹,你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警告了一番,柳乘風才戀戀不捨地從溫晨若的嬌軀上起身,溫晨若忙不迭地爬起來,心悸地四處張望,生怕被人瞧見了異樣,撣了撣衣裙的灰塵,才怒目道:「你糟蹋了我,我非要將你碎屍萬段。」

  柳乘風笑吟吟地道:「你方才還說你對姐姐好,現在竟要謀殺姐夫,這是什麼道理?」

  溫晨若呆了一下,霧水騰騰的眼眸露出疑惑,隨即驚愕地道:「你答應這門親事了?」

  柳乘風含笑不答,算是默認了。

  溫晨若先是一喜,隨即又黯然道:「你先糟蹋了我,又要去糟蹋姐姐……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