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連載中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來源:google 作者:爾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萍 文勇 現代言情

姜萍前世嫁給了一個集齊家暴、出軌、媽寶的渣男,一腳踹了渣男後,才知道一個人過的日子有多美重生後的姜萍對婚姻不感興趣,不想嫁人,一心只想搞錢然而七零年代風氣保守,姜萍左思右想,覺得嫁給文勇那個短命鬼倒是不錯頂多熬了兩三年,就能過一個人的神仙日子!後來,姜萍一臉茫然:說好的短命鬼呢?展開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章節試讀:

一夢一生。

姜萍醒來的時候,發現枕頭都打**。

冥冥中,姜萍能感覺到,這不是一個夢這麼簡單,而是她親自經歷了一遭,就像大家說的前世一般。

夢裡她鐵了心終於和文向前離了婚,離婚後,她自食其力,日子也過得不錯。

後來,時代越來越開放。

她知道,她和之前那個知青馮陽凱的事根本不算什麼事。

她也知道了許多新名詞。比如家暴,比如婚內強姦,比如媽寶。

她知道了家暴是不正常的,必須反抗到底,絕不能有半分妥協。夫妻之間強迫發生關係也是犯法的。孝順父母不等於要當媽寶男。

而集齊媽寶、家暴、出軌、婚內強姦的文向前,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渣男!

想通了一切,整個人便如同重生。

她很慶幸,自己一睜開眼,能回到未嫁之前。

此刻雖然聲名狼藉,但是在夢裡見過大世面的姜萍覺得這根本不算什麼。

姜萍起身出了門,她想要試試,自己現在的心臟夠不夠強大。

一路上遭遇了不少指指點點,姜萍不躲不閃,挺直腰桿看過去,那些人反倒愣了一下。

姜萍心裏越來越有底氣,看,也沒怎麼樣嘛。

然後,她一抬眼,便見到了文向前。

「姜萍。」

文向前有些興奮,今天的姜萍看上去特別不一樣。之前的姜萍有些怯怯的,總是低眉順眼,難免有些含胸駝背,好看是好看,卻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今日,她抬頭挺胸,裊裊婷婷地走來,讓人挪不開眼。

文向前沒忍住,視線在她鼓鼓囊囊的胸前掃過。

往常大伙兒議論,都說石溪村兩枝花,姜萍贏在臉蛋,張秋梅贏在身段。

文向前今日才發現,姜萍兩樣都沒輸。

「你考慮好了嗎?」

之前說好了兩日後,如今才過了一夜,文向前本不打算提起,然而,看到這樣的姜萍,他實在忍不住,抄小路飛奔了過來。

姜萍沒搭理他,從他身旁越過。

「姜萍?」

文向前有些吃驚,姜萍這是什麼反應?是怪他提前催促嗎?

「姜萍,我不是催你。我是看到剛才那些鄉親們議論你,我想幫你。」

姜萍面露諷刺:「不需要。」

文向前傻愣愣在原地呆了兩秒,他實在沒想到姜萍會拒絕自己。

「姜萍,你是不是沒睡醒?」

「和你有什麼關係?」

姜萍眼神帶着厭惡,語氣冰冷,文向前卻像瞎了一般視而不見,反而鬆了一口氣,心道,果然是沒睡醒。

文向前:「姜萍,只要我告訴我媽,那天是我和你在泥屋裡。那些嘲笑數落你的聲音都會消失,再沒人提起這事。」

沒人提起這事?姜萍清醒地記得,夢境里,文向前第一次出軌時,說出的「扯平」二字。

「你婚前不也和別的男人睡過嗎?我們這就算扯平了。」

姜萍沒忍住乾嘔了一聲。

文向前一愣,「你……你真的懷上了?」

姜萍:「滾!」

文向前瞪大眼睛:「姜萍,你難道還在等那天泥屋裡的男人?他要是願意娶你,怎麼會讓你受這些委屈!你清醒一點吧……」

姜萍抬腳,將文向前狠狠地踹到田裡,濺起丈高的爛泥。

文向前氣得大吼:「姜萍!你是不是瘋了!」

姜萍沒搭理他,轉身離開,卻發現前方站着一個人。

面前的人一身軍綠大衣,又生得高大,乍一看都快和旁邊的松柏融為一體了。

顯然,他也是這麼打算的,整個人盡量往旁邊的松柏靠。

這男人叫文勇,是一名退伍軍人,在縣城務工,三五天才回一次村。

除此之外,他還是文向前的堂弟,兄弟倆感情好得能穿一條褲子。

說起來,文勇和文向前還真有好幾條相似的褲子。

前世,姜萍剛嫁給文向前那一陣,好幾次誤收了文勇晾的褲子。尤其是那次錯收了文勇的短褲,文勇瞪大眼睛看着她,臉紅得像喝醉了酒一般。

「我……」

文勇顯然是聽到了剛才的對話,面上有些尷尬。

姜萍暼了他一眼:「你哥掉泥里了,快去撿吧。」

然後越過文勇,快步往前走去。

那語氣,彷彿文向前不是個人,而是個什麼物件一般。

文勇往前方的田裡瞟了一眼,見文向前已經罵罵咧咧地爬起來了。

文勇轉過身,追上了姜萍。

「姜萍。」

姜萍側頭看向他,擰着眉道:「怎麼?想替你哥討回公道?」

文勇愣了一下,不明白一向文靜的姜萍,今天怎麼像吃了火藥一樣。轉念一想,又理解了,誰遇到這種事都平靜不起來吧。

「沒。」

姜萍:「那你要幹嘛?」

文勇:「我前兩天看到馮陽凱了。」

姜萍一愣,止住了腳步。

他怎麼會提起馮陽凱?難道他知道自己和馮陽凱的事?

對了,文勇和馮陽凱好像還挺熟。

姜萍抬眼看過來,文勇這才發現,姜萍的眼圈紅紅的,瞧着可憐,他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他家裡人給他安排了相親,他陪那姑娘在城裡買婚鞋。」

姜萍一哂,都買婚鞋了啊。

不過,文勇跑過來跟她說這些做什麼?看她笑話?替他堂哥報仇?

文勇又道:「我本想和他提你的事,但是一直沒機會。」

「說完了?」

姜萍翻了個白眼,抬腿就要走。

文勇:「等等。」

「嗯?」

「我堂哥人其實不錯,你要不再考慮考慮?」

姜萍:「哪不錯了?」

文勇一愣,「是……可能條件是比不上馮陽凱,不過……他性格好,對你也真心。」

姜萍一聽這話就來氣:「真心?你是你哥肚子里的蛔蟲啊?他如果對我不是真心你負責嗎?」

文勇張了張嘴,「我……」

姜萍:「行了。」

文勇:「那你什麼打算?外頭那些人那樣說你……」

姜萍:「我跟了你哥,那些人就不會說我了嗎?」

文勇下意識地點頭:「當然,他們又不知道,只會以為……」

姜萍打斷了他的話:「他們不知道,可是你知道啊。」

文勇驚愕,「我不會亂說的!」

姜萍輕哼一聲:「你最好不要亂說。」

文勇點頭。

姜萍:「你要是敢亂說,我就也去亂說。」

文勇:?

姜萍:「我就說,那天是你和我在泥屋裡。我不好過,哼!你也別想好過!」

文勇驚愕地瞪大眼睛,「你……怎麼……你怎麼能這樣?」

姜萍抬了抬下巴,不緊不慢地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