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連載中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來源:google 作者:葉小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婉 都市小說 陳卓

【溫馨超甜寵妻日常】村裡有名的痞子陳三大醉一場後忽然變了!從前遊手好閒罵罵咧咧的二流子變得有禮貌了,搖身一變成了會畫圖的工程師,今兒買房明兒買車,賺錢玩兒似的!對他那模樣標緻的小啞妻也不再是呼來喝去,而是輕聲細語溫柔至極,左鄰右舍都納悶極了: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只有陳卓自己知道,他上輩子失去老婆孩子後的日子有多痛苦難熬……重回1986,睜開眼回到老婆女兒車禍的那一天,一切都還來得及,他要努力賺錢,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Ps:女主前期不會說話是因為小時候受過驚嚇,後面會好的~又名:《大夢初醒,老婆孩子還活着!》《重生86,回到老婆女兒意外死亡那天》【重生+狗糧+渣男悔過+奶爸+年代+寵妻+爽文+溫馨日常】展開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章節試讀:

陳卓能上趕着把姜婉娘倆接回來,陳家老兩口還是挺高興的,忙招呼姜婉一起準備下午飯。

農村大多一天都是兩頓飯,九十點鐘一頓,下午五六點鐘一頓。

陳家窮人口又多,自然是隨大流。

陳卓見妻子去大門口抱柴火,忙長腿一邁跟了上去,攔住妻子說道,

「我來,你去歇着。」

姜婉抬眼看他,咬着唇比劃: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看來是自己的變化讓妻子感到不安了。

陳卓笑着扳過姜婉的身體,輕輕將她往院子里一推,說了句,

「聽話,回去吧。」

姜婉臉上神情有些無措,轉過身繼續跟在陳卓身邊。

陳卓見自己說不動她,便也沒再繼續堅持,

妻子既然想跟就跟着吧,不讓她動手就是了。

有晚輩在,家裡的活輪不到陳老太太干。

老太太這會兒正坐在小屋炕沿邊上,她瞄了眼捧着柴火進院的三兒子,小聲跟陳老爹嘀咕道,

「老三咋的了?也不知道有啥高興事兒,你看看他,嘴都要咧到耳丫子去了!」

陳老爺子聽後敲了敲煙袋鍋,抻脖看了眼外面,沒吭聲。

陳卓把柴火抱到灶坑旁邊,掃了一圈簡陋的屋子。

這間正房是大哥陳青的,但是他們一家在山上種果園,房子就空出來借給沒房子的陳卓一家。

上輩子妻子死之前,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

想到這陳卓就心疼愧疚。

他把妻子推到屋裡讓她陪閨女玩兒,自己坐到灶坑前燒火做飯。

大姐陳玲在一邊看着沒吱聲,只是抿着嘴樂,笑呵呵的幫自家弟弟做飯。

農村老百姓吃菜都是自己種,菜園子里有啥就吃啥。

飯菜特別簡單,高粱米飯配着燉的豆角馬鈴薯,還有姜婉腌的蘿蔔條鹹菜。

陳卓最喜歡吃薑婉腌的蘿蔔條,夢裡妻子死後,他再也沒吃過這樣好吃的味道,生活助理請了不少人調味,都調不出姜婉做出的味道。

想到這,陳卓看向妻子,只見她坐在自己身邊,低着頭只顧着吃眼前的鹹菜,小盆里的燉菜一口也不夾。

陳卓知道她是怕菜不夠吃,伸手搶過她的碗,夾了不少菜到她碗里。

姜婉嚇了一跳連連擺手,示意陳卓不用給她夾菜。

陳卓不容置疑的把夾滿菜的飯碗遞還給姜婉,語氣認真的說道,

「我不愛吃豆角,你替我都吃了吧。」

陳玲也笑着拍了拍弟媳的手,

「多吃點,看着你比我上回家來瘦了不少。」

陳老太太平時盼着三兒子懂事點,別總罵老婆孩子鬧得雞犬不寧,但眼下看到他只顧着疼媳婦把她這個老娘忘了,又有點不高興。

老太太撇了撇嘴,陰陽怪氣的說道,

「他讓你吃你就吃唄,還裝什麼秀米。」【秀米:東北個別地區方言,矜持,客氣,放不開的意思。】

姜婉被數落的紅了臉,接過碗低下頭。

陳卓見狀擰了擰眉,看向自己老娘開口反駁,

「媽,小婉不是裝秀米,她是懂事孝順,怕這些菜不夠吃。」

兒子這麼一說,陳老太太也有點掛不住臉,立刻揚起笑容,

「是是是,小婉最懂事了,行了快吃飯吧。」

說完,她看向身邊噘着嘴的小陽陽哄道,

「哎喲奶的好大孫女咋不吃飯?這小嘴兒噘得都能拴驢了。」

陳家人都特別慣孩子,沒有重男輕女那一套,

小陽陽又是這代目前唯一的小丫頭,家裡人都很疼她。

老太太這麼一說,陳卓的目光也投向閨女,

只見小丫頭果然擰着眉毛,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怎麼了閨女?跟爸爸說。」

小陽陽聞後抬頭看着陳卓,奶聲奶氣的說道:

「我想吃長粒飯~吃圓粒飯肚肚痛痛~」

一直默不作聲的陳老爺子一聽這話樂了,摸了摸陽陽的腦袋,

「我大孫女還挺會吃,知道長粒飯香,明兒讓你爸賺錢,給我大孫女買長粒飯!」

姜婉看着閨女鬧脾氣有些着急,忙比划著解釋:

咱陽陽牙長得不好,吃高粱米嚼不爛,吃進去就胃疼,半宿半宿睡不着,大米飯軟一些,所以她才鬧着想吃大米飯…

陳卓經妻子這麼一解釋才想起來確實有這麼回事,小陽陽天生缺牙,上面兩側大牙一面只有一顆,吃東西有些費勁。

可陳家窮,陳卓從前又是個不着調的,即便賺了錢也都是用來買酒扯淡,

從不會花在老婆孩子身上。

越是深想,陳卓就越是覺得自己是混賬。

他深吸了口氣,看向閨女十分鄭重的說道,

「好閨女,明天爸爸就把長粒飯給你買回來。」

小陽陽到底是個孩子,一聽這話頓時高興了,用力拍了拍手歡呼,

「長粒飯長粒飯!」

陳卓又看向妻子,眼神堅定的保證,

「不只長粒飯,以後我還會讓你們頓頓都能吃上肉!」

……

陳家所有人包括姜婉都沒有把陳卓忽來的豪言壯語當回事。

用過飯後姜婉哄睡了閨女,就把他們爺倆的臟衣服翻出來放在了盆里,緊接着又拐去了老兩口的屋裡,把老太太的臟衣服一起拿了出來,要去河邊洗衣服。

陳大姐不忍心讓她一個人洗,便也跟了上去。

陳卓換了身衣服打算出門,抬眼瞥見背影單薄的兩個女人,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他得抓緊時間讓家裡條件好起來,最好買個洗衣機,要不然這一大家子的衣服都用手洗可太累了。還有大姐尋死的事,得細細調查一下。

陳卓叮囑老太太看着點屋裡睡覺的孩子,便大步出了門。

剛走出沒多遠,就瞧見曹家兄弟晃晃悠悠迎面而來。

看到陳卓,曹勇頓時眼前一亮:

「三爺!你這是幹啥去?」

陳卓想起早上的事,瞥了兩兄弟一眼,

「猴子的事打聽清楚了嗎?」

曹勇看了看弟弟,隨後用力點頭,滿臉崇拜的看着陳卓:

「三爺簡直料事如神啊!

我們去老楊家隔壁打聽了,猴子被打根本不是為了給三爺出頭,而是因為他摸了楊大妮兒的屁股!這才被楊家哥倆揍成了豬頭!」

果然如此。

陳卓冷冷一笑,頗為欣賞的看了曹強一眼,意味深長的問道,

「那你們還打算幫猴子出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