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漁村櫻花開
重生漁村櫻花開 連載中

重生漁村櫻花開

來源:google 作者:花椒會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子安 深田優子 都市小說

李子安沒想到,自己會突然成為了一個五十年代海外落魄貴族少爺,整個漁村的家主!可是整個漁村十三歲到六十歲的男丁,只有他一個人!田沒人種不說,最主要的是全村大部分人已經餓得走不動路了他首要任務就是,想辦法解決吃的問題!展開

《重生漁村櫻花開》章節試讀:

李子安品嘗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良久,才鬆開,臉色認真的說道:「不管優子是怎麼想的,可我剛剛真的是餓了。」

「健次,難道還不夠嗎?優子沒有吃的了,畢竟優子沒有懷孕,是沒有那些的。」

「優子,我要吃的是飯!」

……

很快,李子安就趁着松島優子去做飯,把搜集的所有玉石都給放在了泉眼裏面。

然後,裏面的玉泉之水就越來越多。

加起來差不多二十斤玉石,放進去之後,足足有一碗玉泉之水。

外面才過去三個小時左右,裏面的小麥已經生長到十公分左右了。

可惜因為種子少,僅僅種植了很小一片,幾十個平方。

不過這一次收成之後,種子就會多起來。

只需要一個意念,他就能幫忙完成授粉。

時間大概就在明天上午。

第一次的授粉,他必須要抓住,畢竟涉及到後續的種子。

以後種子多了,就沒必要了,憑緣分遇到一次,就能攢夠十幾次的種子。

不授粉的小麥同樣也能接穗。

只是沒辦法留種。

他沒有再修鍊了,而是拿起《神農經》開始仔仔細細的看。

身體裏面那股虛無縹緲的東西,他一直難以調動。

不過內心又有一種感覺,一旦調動了,會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而且《神農經》裏面,還有很多病理分析,讓他大開眼界。

等到練習的時間長一點,就能通過把脈,抓住人身體裏面十分微弱的變化。

哪怕是儀器有時候都發現不了的東西。

「這簡直是一種另類的醫書!」

越是細看,越能覺得裏面蘊藏了巨大的寶藏!

以後有時間,他會把裏面的內容全部吃透。

松島優子已經做好了飯。

因為之前衣服被打**的緣故,所以現在的她只是穿了一個大圍裙。

他蹲跪在李子安面前,優雅的擺放着碗筷。

她的皮膚白裡透紅,無比**。

小泉亞美不在,她再過兩個小時才能回來。

「有勞優子了!」

他開吃之前,說了一句。

「健次客氣了,為你做任何事,都是我的榮幸!」

「優子很美,身上也很香!」

「那我為健次伴食……」

說完,松島優子就走到了李子安面前,然後解開了圍裙,躺在了他的腿上。

如此近距離,她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加上米飯散發出來獨特的清香,在這種時候,任何人都會食慾大開。

不僅僅是吃飯,還包括吃別的。

吃完了飯,李子安感覺身體恢復了不少。

玉髓米作為固元聖品,確實不是浪得虛名。

不過美食終究只是美食,任何時候,都比不過懷裡的美人。

松島優子帶着慵懶嫵媚的神情,卧倒在了他的懷裡。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秀色可餐。

「優子,我要去海邊看看,想給村民抓一些魚回來!」

李子安不是坐懷不亂,單純就是覺得身體還沒恢復。

《神農經》裏面有記載,身體虧損之後,必須要完全恢復,否則做一些有損元氣的事情,會讓虧上加虧。

甚至會損傷整個身體的根基,後面無論怎麼休養,都達不到最佳狀態。

以他現在的情況,需要搭配一些肉食,三五天內,大概就能完全恢復過來了。

畢竟可以天天吃玉髓米。

聽到這話,優子臉上立刻浮現出了擔憂的神色。

因為昨天他就是想要捕魚,結果剛剛坐上小漁船,就被浪給打翻了,身上還受了傷。

他根本就不懂潮汐……漲潮的時候想要出海。

不過她也知道,糧食是有限的,整個扶桑現在都靠海魚來維持生活,島元村也不例外。

「我陪健次一起去!」

「優子會划船嗎?」

「是的呢,我是現在村裡最好的舵手,我握槳的雙手是最穩的!」

「是嗎?優子很厲害啊!」

「是的!健次可以放心的把舵交給優子,優子的雙手,一定會永遠抓住!」

「那我們一起去吧!」

「請稍等……」

下一秒,松島優子就貼在了李子安臉上。

用她那冰涼甜蜜的嘴唇,吻住了李子安。

在這一刻,李子安的大腦一片空白。

第一次跟優子接吻。

那種感覺,美妙到了極致。

軟糯,絲滑。

一會之後,兩人才分開。

松島優子說道:「幫健次清理好了呢,我馬上去準備。」

李子安這才明白,她僅僅是想要幫自己清理一下剛吃過飯的嘴唇。

貴族出門,一定是需要儀式感的!

而她就給了最高級別的儀式感。

李子安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裡了。

優子的性感主動,亞美子的可愛,都在他心裏留下了極其重要的身影。

他腦海中浮現了一句話。

做大做強!

松島優子很快就換了一件幹練的水手服。

淺黃色,非常貼身。

其實這不是真正的水手服,就是扶桑為了方便出海發明的一款簡單的衣服。

日常真沒人穿。

李子安也是換了一身短打服,畢竟和服出門十分不方便,除了一些重大儀式,他只是把和服當做洗澡完後的睡衣來穿。

要不是暫時沒有條件,那些衣服他早晚都給扔了!

兩人穿過漁村,門口的人都會站起來低頭跟兩人打招呼。

當然,主要是跟李子安。

村裡除了他之外,幾乎沒有人擁有出海的能力。

為數不多的二十歲到三十五歲的婦女,要麼在家照顧老人,要麼就是有孩子,根本走不開。

不過兩人到海邊的時候,還是看見海邊有一個穿着粗布麻衣,赤着腳的女孩在海灘旁邊撿着貝殼。

松島優子看見了之後說道:「是里惠子!」

「是啊,她好像跟亞美子一樣,家裡的母親病了,還有兩個五歲的兒子!」

李子安的記憶中是有這個女人的。

她的頭髮很長,長相屬於那種看一眼就很難忘掉的。

小泉亞美是可愛,松島優子是性感,而她彷彿就是兩者的結合體。

那是一張初戀臉,看上去無比清純!

但是她的身材恰恰相反,非常火辣!

大概她已經生育過了,跟松島優子都是二十歲,可她明顯要大上一圈。

她的名字叫做倉井裡惠!

倉井裡惠看見了李子安跟松島優子,馬上跑過來,鞠躬說道:「藤原君好!優子桑好!」

她就算低着頭,也看不到自己的腳尖。

因為視線被阻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