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之第一公主
重生之第一公主 連載中

重生之第一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葡葡萄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宮宛青 慕容貞

她本是金枝玉葉,天下獨一份的榮寵,卻遭捧殺,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最終慘死異鄉深覺一切都是被人設計,重生後的她,改頭換面,誓將一切清算欺辱她的,她雙倍奉還;欲以之為刃的,她反手血洗踏着鮮血一路行來,將過往悉數終結,她卻驚覺,欠下了不少人情債,還不清的那種那人卻說,要她以身相許也罷也罷,今生全都為了結前仇,此間事了,不如與他抵死糾纏展開

《重生之第一公主》章節試讀:

  靜妃娘娘這幾日去了泰華寺祈福,泰華寺路遠,為表心誠,需在山上住上一夜。

  她走的那一日,恰好便是自己落水的那一日。

  宮宛青在床上閉目養神,日頭堪堪落下,便聽聞外面傳來了宮女的問安聲。她一雙眼慢慢睜開,便見到一個優雅華貴的婦人出現在了門口。

  正是才回來的靜妃娘娘。

  她一身風塵僕僕,才回宮便來看望自己,看那臉上的擔憂,多麼情真意切啊。

  對於靜妃而言,偽裝已經成了本能。正是這樣事無巨細的關心,前世的自己才會對她完全不設防,只將她當成了親生母親一般的存在。

  她作勢起身欲拜,被靜妃娘娘及時攔住。靜妃一雙手扶住了她,用了些力氣,將她按在床上,皺眉嗔怪道「不必在意這些虛禮。我都聽說了,怎麼這般不小心,竟會滑到池子里?所幸是救上來了,否則讓我可如何是好?」

  宮宛青眼中微嘲,臉上卻是掛上了撒嬌的笑容,道「不怕,昨日宛瑜妹妹與我在一處呢,妹妹說了,便是沒有人經過,她也會跳下去救我的。」

  靜妃的眉頭微不可見地蹙了一蹙。這細微的神情落在宮宛青眼中,卻是心下瞭然了。

  自己落水這件事,怕是宮宛瑜自作主張。

  是以,挑了靜妃離宮的那一日,如此才可不受阻礙。

  想也是,靜妃既然當初會將自己留着到送給慕容貞的那一日,便足以說明,自己在她眼中的利用價值還是很大的。她怕是,不會捨得讓自己這麼快出事。

  「傻話,若是真的無人經過,你們兩個,怕是都要出事。好了,你身子還虛着,這兩日好好好將養,不要落下病根才是。」

  她從懷中取出一物,道「這次去泰華寺,我為你求了個平安符,你好好收着,日後啊,要更謹慎才是。」

  宮宛青垂着眼看向手中躺着那一枚小小平安符,黃色的布料製成,上面還綉了佛偈,彷彿還帶着佛門凈地的虔誠氣息。

  「謝謝靜妃娘娘!」

  她臉上滿是感激,靜妃眼中閃過一抹得意,摸了摸她的頭,又交代了幾句,便走了。

  晚些時候,宮女又送來了葯。吃過了葯,宮宛青卻沒有急着休息。天色已經晚了,她估摸着時候,避開宮女,挑了一條僻靜的路,朝靜妃的寢宮走去。

  後宮之中,除了先皇后生前所住的棲鳳殿,這靜華宮便是嬪妃所住最大的宮殿。住在這樣的宮殿,足可見靜妃在這宮中的地位。事實也是如此,皇后病逝後,靜妃便統御後宮,除了未得到皇后的名分,她是真正的後宮之首。

  宮宛青看着這熟悉的景緻,未免覺得可笑。

  母后病逝後,她因年紀太小,被父皇交給靜妃娘娘撫育。那時候她還不懂事,是靜妃照顧着她長大,也將她慢慢引導成了一個驕縱跋扈之人。

  腦子裡時不時閃過一些畫面,眼前卻是忽然一亮。宮宛青駐足,前方便是靜妃的寢殿了,裏面亮着燈,隱隱可以見到兩個人影。她嘴角勾起一抹輕笑,靜妃果然召來了宮宛瑜。

  她看了看四周,靜妃談事時,向來是要屏退左右的,想來根本無人會擔心她突然造訪,是以來的方向一路暢通。宮宛青放輕腳步,慢慢走到了窗邊,用手指將窗紙捅了一個洞。

  從她的角度,恰好可以見到,宮宛瑜跪在靜妃面前,一臉的心驚膽戰。

  靜妃臉上的溫婉都消失不見,有的,只有憤怒。

  她冷冷地俯瞰着宮宛瑜,彷彿在看一隻螻蟻。

  「你膽子是越發的大了,竟趁我不在,敢擅作主張!」

  宮宛瑜伏到地上,聲音裡帶着幾分顫抖,「娘娘恕罪,宛瑜是被妒恨迷了心智,一時糊塗了,還請娘娘不要生氣,宛瑜日後一定聽娘娘的話,再不敢自作主張了!」

  宮宛瑜的生母在宮中並不得寵,是以她在宮中的地位也很尷尬。但即便不受寵,她也是一個公主,如此低三下四地拜倒在靜妃面前,認錯態度一等一的好。

  靜妃臉色稍霽,轉過身深呼吸了幾口氣,壓下了滿心的憤怒,轉過身來道「好了,起來吧。」

  宮宛瑜抽抽噎噎地起身,從宮宛青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她滿臉的眼淚。

  「娘娘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宛瑜以後再也不敢了。」宮宛瑜拉着靜妃的袖子晃啊晃,偷眼覷着她的反應。

  「你啊!太過沉不住氣!宮宛青的姿容艷麗,非尋常人能比,她日後於我還有用處,你若是想要出頭,便好好聽我的話。不該有的心思,絕不要有。」

  宮宛瑜猛地點頭,乖巧地坐到了靜妃地身側,道「靜妃娘娘,過幾日便是父皇壽辰了,娘娘說過要幫宛瑜得到父皇的喜愛,宛瑜應該準備些什麼?」

  靜妃道「身為子女,最重要的便是孝順。你不是擅長女工么?我為你尋來了一副畫像,你用心綉,壽宴當日呈給皇上,必定能得他嘉許。」

  她說著,將一副捲軸交給了宮宛瑜。這捲軸上的內容,宮宛青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幅壽星公的畫像,前世,宮宛瑜便是用傷痕纍纍的手誠惶誠恐地呈上了親手繡的畫像,才讓父皇重新記起了她的存在。

  她悄悄地沿着來時的路走回去,她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

  靜妃說得對,身為兒女,最重要的便是孝順。重活了這一世,她絕不能再如同前世一樣空着手鬧笑話。走在路上思慮了片刻,有了!

  她走得很快,忽然停了步子。

  自己的寢殿門口,一個人正站在那裡左顧右盼。宮宛青站定了細細地看,原是自己身邊的丫鬟,巧兒。

  巧兒是靜妃撥給她的大宮女,為人十分圓滑。前世,她是十分看重巧兒的。宮宛青刻意弄出了些聲響,低着頭做出找東西的樣子,便聽巧兒輕呼了一聲跑過來,道「公主,可讓奴婢好找,公主方才去了何處?」

  宮宛青道「丟了個耳環,我想着是不是白天掉到哪裡了,巧兒你見着了么?就是我那個白玉耳環。」

  她偷眼看着巧兒的反應,見巧兒似是鬆了一口氣,隨即道「這樣的事哪裡能勞煩公主?公主還是好好歇着,一會我便讓幾個人在這裡仔細找找。」

  宮宛青點點頭,道「那我去睡了。」

  關上門,不多時便聽見巧兒壓低的聲音響在門外,「仔細找,一處都不要放過。」

  宮宛青閉上眼,那耳環,方才便被她扔在了地上,應當不難找才是。巧兒是靜妃撥給她的,她很難相信她的忠心。但有些事情,總是要試試才知。

  果然沒過多久,門口就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

  巧兒推門進來,手中正捧着她那白玉耳環。「公主,找到了。」

  宮宛青做出驚喜的樣子,道「怎麼你們這麼會就找到了?我方才找了許久呢。」

  巧兒笑道「許是因為人多吧。公主飾物眾多,怎麼今日如此緊張這個耳環?」

  一個宮女而已,未免問得太多了。宮宛青道「這是靜妃娘娘送我的呀,怎麼能丟了啊。」

  巧兒笑道「公主與靜妃娘娘雖非母女,但這些年靜妃娘娘視公主如己出,真是難能可貴呢。」

  聽聽,這是一個宮女該說的話么?

  宮宛青心中冷笑,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她將耳環放回妝台上,道「這宮中,最心善的便是靜妃娘娘了吧。唔,有些困了呢。」

  巧兒立刻道「那公主早些歇着吧,奴婢先退下了。」

  宮宛青點點頭,看着她退了出去。

《重生之第一公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