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和俊美夫君搞事業
重生之和俊美夫君搞事業 連載中

重生之和俊美夫君搞事業

來源:google 作者:星月相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昭華 顧南星

前世,白蘇為了扶植心愛的男人上位,不惜動用整個家族的力量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原展開

《重生之和俊美夫君搞事業》章節試讀:

「回去,回去完成你的使命,回去贖清你的罪孽,否則你將永墮十八層煉獄。」
白昭華猛的睜開雙眼,那道蒼老的聲音卻一瞬即逝,快的她抓不着。
白昭華腦海空白了片刻,眼睛直勾勾盯着床頂。
「小姐。」
一名穿着樸素的丫鬟推門進來。
白昭華的意識被丫鬟的聲音喚回,她不自覺的扭頭看着來人。
這是誰?
她不是死了嗎?
丫鬟見她醒了大喜過望,急忙又跑出屋子,邊跑邊高聲大喊:「老爺,夫人,大公子,小姐醒了!」
白昭華腦子一痛,一段陌生的記憶湧入她的腦海。
一會兒後白昭華笑了,笑的癲狂,笑的眼角都流出了淚。
她白昭華竟然借屍還魂了!
老天待她不薄,給她再來一次的機會,她一定要血洗皇宮,殺了那對狗男女!
「蘇兒,我的兒啊,你怎麼就想不開呢。」
一個看上去三四十歲的中年婦人哭着奔向白昭華床邊,握着她的手,眼睛紅腫,顯然來前就已經哭過。
白昭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老婦人,想起了流放北境的老母親,悲從中來。
「蘇兒,蘇兒,你可算醒了,我們都以為,以為……」年輕的男聲傳進白昭華的耳朵里。
白昭華循着原主的記憶艱澀出聲:「娘,爹,大哥。」
原主名喚白蘇,其父是盛都的七品小官,在監察院任職。
白蘇三天前被賜婚先皇雙腿殘疾、半身癱瘓的第三子,顧京墨,顧南星登基後封其為殘王。
白蘇原就與風家長子風承宇互相傾慕,暗許終身,奈何風父認為白家小門小戶配不上風家,硬是棒打鴛鴦,拆散二人,火速替風承宇定下了一樁門當戶對的親事,又恰好皇帝突然賜婚,將她許給殘王,白蘇心灰意冷,萬念俱灰之下跳入後院的池塘。
「我是白蘇,我是白蘇。」
白昭華嗤嗤笑起來。
無論她是誰,她都一定會將她所承受之痛苦千萬倍奉還給顧南星和辛夷!
白母和白父相視一眼,以為白蘇是落水以後有些魔怔了,於是安慰道:「蘇兒,你別怕,爹娘大哥都在呢。」
「爹,娘,大哥……」白昭華的心臟像是被針扎了一般,密密麻麻的疼,「對不起,女兒對不起你們。」
白昭華眼角流淚,腦海里浮現他們的模樣。
白父以為她是在自責跳水一事,連忙撫慰:「蘇兒,不怪你,是為父的錯,若是為父當初沒有參與彈劾辛游,也不會報復在你身上,是為父對你不起……」 白昭華緊閉雙眼,極力壓制情緒。
再睜開眼時,她的眼底一片清明。
從此以後,世間再沒有白昭華,只有為復仇而活着的白蘇。
白蘇勉強扯出一抹笑,輕聲說:「爹,娘,經此一遭,女兒頓悟了,女兒願意嫁給王爺。」
白母痛哭出聲,哪個母親不心疼女兒,她知道白蘇不是頓悟了,而是不想違抗聖旨拖累一家,只能賠進餘生換白家的安穩。
白文竹站在一旁攥緊拳頭,陰沉着臉,他恨自己是個沒用的大哥,連自己的妹妹都保不住!
白蘇伸手為白母擦拭臉上的淚,安慰道:「娘,別哭了,女兒不委屈,嫁給王爺女兒就是王妃了,多好。」
她在心裏卻默默說了一句:對不起了,要借用你們女兒的身體報我的血海深仇,我一定竭盡全力護你們安康,回報你們的再生之恩。
白父嘆了口氣,滿臉的愧疚。
第二日,白蘇悄悄離開白家前往城外一處不起眼的莊子。
經過農田時,農民正面朝黃土背朝天揮灑着汗水,賣力地幹活。
白蘇來到一處宅子前,敲了敲門。
一會兒後,一個小男孩開了門。
「你找誰?」
小男孩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問。
「我找半夏。」
白蘇蹲下來和小男孩說話,「她在家嗎?」
小男孩拉開門,給白蘇讓了道,說:「在呢,跟我來。」
小男孩領着白蘇穿過庭院進了後院,一名女子扎着高馬尾穿着粗布麻衣正拎着桶在菜園裡澆水。
「半夏姐姐,有人找你。」
小男孩站在檐下高聲喊道。
半夏回頭,抹了把汗水,看清了同小男孩站在一起的女子。
不認識。
半夏放下桶,還是離開了菜園子,走向白蘇。
「這位姑娘,找我何事?」
天氣炎熱,半夏拿手扇了下風,說,「我們不曾相識吧?」
「十年前,你在街頭賣身葬父,是我買了你。」
白蘇看着半夏,酸澀的回憶湧上心頭。
半夏還是那個半夏,她卻已不是她。
半夏露出驚愕的表情,說:「買我的是白家大小姐,白丞相之女,白昭華。」
「半夏,是我。」
白蘇深沉的眸子看着半夏,一字一句道。
半夏愕然過後突然哭出聲,猛的上前抱住白蘇,澀聲說:「小姐,你真的回來了,那個人沒騙我,你真的以另外一種方式回來了。」
白蘇輕輕拍了拍半夏的後背,安撫一會兒後疑惑地問:「那個人,是什麼意思?」
她還以為與半夏相認需要她說出不少曾經的事來證明她真的是白昭華,沒想到半夏輕而易舉就信了她。
半夏拿袖子抹了眼淚,開始回憶:「小姐,當時白氏一族幾十口人被押往午門處斬,我和連翹她們藏在人群中打算劫法場,救出老爺和公子。
正待出手時卻被一名衣衫襤褸的老者攔住,那老者將我拉出人群告知我白家此劫是決計逃不過的,我們劫法場不過是送死而已。
他說小姐雖死但會以另一種方式回來,讓我們留着命等待,以及先派人去北境救回夫人和二小姐。」
白蘇陷入沉思中,後背起了一層冷汗,如此看來,她借屍還魂並不是秘密,有人在背後看着她!
是誰?
白蘇無端有些恐懼,回想起昨日腦海里快速划過的那道蒼老的聲音。
她只隱約記得什麼「使命」、「罪孽」、「地獄」。
難道,她的重生並不是偶然?
也不是上天垂憐?
白蘇忽然苦笑一聲,垂憐?
上天憑什麼垂憐她啊,是她親自將自己送上了一條不歸路,害的白氏一族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小姐,我們的人已經前往北境一月有餘了,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有好消息傳來。」
半夏的聲音將白蘇拉回現實。
白蘇頷首,心中對母親和小妹的擔憂卻分毫未減,她滿心都是愧疚,顫聲道:「娘和小芷會不會恨我。」
白家遭此大難,半夏不敢揣測白夫人和白二小姐的心思,只模糊勸慰:「小姐,夫人和二小姐要是知道小姐還活着,肯定很高興的。」

《重生之和俊美夫君搞事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