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人生副本
重生之人生副本 連載中

重生之人生副本

來源:google 作者:溫子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九 宋予執 現代言情

初九一位21世紀的上進女青年25歲犯罪心理學的碩士生,一次隨隊抓捕疑犯時意外死亡,重生到平行世界的李潔身上,開始了暴打綠茶,瀟洒恣意的團寵生活展開

《重生之人生副本》章節試讀:

吃了飯大家又熱熱鬧鬧的聚在客廳聊着妹妹上學的問題,雖然不想讓妹妹做這樣的職業,但是妹妹喜歡,他們都會支持的,聊着二哥就走到窗邊打電話,打完就站在哪,不知道在想什麼,宋予執和初九說:你去叫他過來。

哦,好。剛往那走,初九·····

幾哥來着?回頭看宋予執想要他幫忙,但是宋予執不看他,還故意扭頭。

!!!!!故意的吧。

妹妹來的時候二哥奕程就看到了,之所以沒動他就是想着看看妹妹想說什麼。那點小動作他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既然他不幫,有事還得靠自己,她偷偷摸摸在後面企圖找個角度看看臉,奈何她有點矮儘管墊着腳也沒看清。

哥哥,她拍拍奕程,二哥回頭笑眯眯看着她,初九指着宋予執說:那傻子,找你。

哪個?

那傻子,說著又指了指宋予執。

奕程笑了,看着宋予執,說:嗯,你告訴那傻子,二哥馬上過去。

好。兩人對視笑了笑。

宋予執聽不清在說什麼,只看着他倆對着自己比比劃劃的。他就沖他倆笑。

嗯,叫他傻子,一點錯都沒有。

晚上在這睡的時候,為了報復他,初九站在門口對他說,:你看這屋明顯是給我準備的,你···出去睡吧。晚安。

動作利索的跳進屋裡,要關門,宋予執擋住門,利索的進屋。

把她抵在門上,寶,你再說一遍。嗯~

初九不怕死的,怎麼滴,我的房間你出去。

他下午已經從奕程嘴裏知道,初九叫自己傻子的事了。

那傻子沒地方睡怎麼辦。

完了,二哥嘴真快。

那你來睡吧,說完就從他懷裡鑽出來,跑到床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宋予執笑了,反應挺快呀。

跟着她躺到床上,把她抱在懷裡,不在家,就放過你。交換了一個吻,睡覺。

初九氣喘吁吁,以後得想個辦法了,說不過他,還要被他欺負,看來武術帶撿起來練了。

說不過他,就打他,打不過就偷襲。

時間很快,這段時間,初九來回跑,但她還是先把名字改成了初奕九,還問,這次咱倆不用再補辦結婚證了么?

········這次就不用再拍了,就把證給她要他改就行。

哦。

果然一個謊言,永遠都要接下來的無數個謊言來圓。即使是善意的。

高考這天,幾個哥哥都來了,大家來給初九加油,初九也是有點緊張,考砸了怎麼辦?

沒事,考砸了才好呢。

我妹妹就當個小米蟲最好了。

果然在妹控面前,智商永遠不在線。

···初九,你們祝我點好不行呀。

現在他們已經很熟啦。

幾個月的相處,初九真的融入了,現在的生活。

走進考場,出考場,這三天過的好快。

考完初九就撒歡了,張羅着出去玩,出去玩。

宋予執這段時間也回公司辦公了。

再不回去,助理都要去他家給他磕頭了,回來處理一下這些文件吧,雖然宋予執之前在家裡也工作,但是哪有在公司乾的利索。

自從總裁消失二十天再回來上班,整個人散發著慈愛的目光,還準點下班,踩點上班。

wow 不要太棒好不好,這段時間還有幸見到傳說中的總裁夫人來送飯,這麼嬌小,可愛,總裁不要太幸福,看着她一點都不像傳言那樣,所以這人要自己去接觸感受。不要聽別人說,要聽她自己說。

總裁夫人來了就會到前台和她們聊天,主要是初九也想聽聽八卦,然後再了解了解這大總裁。

幾個人很快就打成一片,都是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初九有的時候也會給她們帶好吃的,她們幾個也會告訴初九哪裡好玩,哪裡有好吃的。

這不初九考完試就告訴他老公,我要出去玩,和你公司的幾個姐姐。

·······我能說不么?

當然不能呀。

起初她們幾個以為總裁不會同意畢竟不是一個圈子的。

沒想到總裁真的開車把她送來了,小初九,這。她們三個揮手喊道。

來啦,來啦。

你回家吧,晚上不回去吃。

說完頭都不回就跑走了。

很好,你等着,晚上回家的。

宋予執恨恨的想,居然一個親親都沒給。

他現在活像個大怨種。

畢竟這是初九第一次交到朋友,當然很開心啦。

走吧,我們去玩吧,幾個女生手拉手,一路又瘋又鬧的。

乾淨而又純潔的友誼,小姐妹在下一刻徹底升華成鐵哥們,要拜把子的那種。

因為她們在商場里逛街遇到了那個她的便宜姐姐,聽說自己和她爹斷絕關係之後,她媽立馬讓她改了姓,美其名曰:不會讓李青斷了香火。

不要臉。呸。

現在的李愛也是才被允許出來玩,當時還了她的卡,自己就被停了零花錢,因為花的太多,這是她哄了他爸好久,他爸才給她的卡,這就出來和小跟班逛街。

看到對面的初九,李愛就氣不打一處來,以前罵他罵習慣了,走過去就要罵她,想出口氣。

你還敢出來你呀,真不知道有人臉皮怎麼那麼厚,被趕出家門,去投靠沒結婚的陌生男人,真賤。

小夥伴······這tm怕不是有大病。

初九現在可不慣着她,秉承着見一次罵一次的觀念,聽她說完後:初九撲哧笑了。

真不知道是誰賤,聽說現在叫李愛,真好聽。

那是爸爸同意的。

誰爸爸,你爸爸么,初九看着自己的小夥伴,她爸爸真厲害。

你親爸知道你改姓么?

李愛·······我怎麼說不過他了。

小夥伴:你真是厲害,這些事也不是什麼秘密,畢竟媒體公開過的。

初九沒等她接話又說:你說你們住着我的房子,我沒去找你麻煩,你還來找我,是怕自己住的太舒服了。

胡說,房子是爸爸的。

呦,一口一個爸爸,真是親昵。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爸呢。

就是,不會真是親爸?小夥伴們符合著。

那也比你被趕出家門,沒有爸爸的強,媽媽被你氣死,爸爸不要你。不知道誰可憐。

聽她提媽媽。初九收起嬉笑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領子,你再敢提我媽媽,我就讓你去陪她你信不信。

初九的狠樣是她第二次見,雖然會害怕,但是她知道她不敢。

怎麼心虛了。

是誰心虛,我還是你,我媽媽是你配提的么,私生女。說完一個耳光周過去。

給所有人都打懵了這一下,

李愛的小跟班反應過來,要往上沖打人,小夥伴們也沒讓,過去拉着她們,畢竟比她們大點,一下就按住了,李愛反應過來想打回去,被初九抓住手又打了一下。

初九告訴她:以前我只想見你一次罵你一次,但是現在我告訴你,以後見你一次,打你一次。你記住了。滾。

初九甩開她的手,叫着小夥伴,咱們走。

只剩李愛在後面跺腳。

四個人坐在火鍋店裡,大笑着分享今天的事,還後悔當時沒發揮好,應該揍的她起不來,才解氣。

小夥伴們看着這樣的初九,也挺佩服她,當即就要義結金蘭。幾人笑笑鬧鬧。

就聽初九電話響了:我去接你呀,玩完了么?

嗯,來吧。

哎呦呦,誰呀。

你們不知道!!!!

好吧,沒見這麼粘人的總裁。

等宋予執來了,幾個人都在,他就給小夥伴叫了車。

然後才帶着初九回家。

我走啦,拜拜。

嗯,拜拜。

上了車,初九就說:哥哥,你知道我今天看到誰了?

現在初九你叫他哥哥就叫他傻子,要是叫他老公那要不就是求饒,要不就是求他辦事。

誰?

李愛。

····她沒怎麼你吧。

她罵我來着。

罵你!!!!她完了

沒事。但是我給了她兩個耳光。

老響了。過癮。

我還告訴她,以後見她一次打她一次。

誰讓他罵我。

······宋予執本來都想着怎麼處理了,。

聽着初九說的這個刺激,他好像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只能問她;手不疼吧?

····當時有點現在不疼了。

老公。

!!!!!!你幹嘛。

我想學散打。

!!!你能行么?

我這不是怕以後再挨欺負么,畢竟以後我也要出現場什麼,要是抓個人什麼的也不能拖後腿呀。

你不是要當法醫么?為什麼抓人。

要是人手不夠,都要去的。

好不好嘛!老公。

好吧,怕你承受不來。

沒事,我一定堅持。

好吧。

第三天真的給她找了教練。

別問為什麼是第三天,問就是第一天晚上付出行動來獎勵某人了。

初九練起來真的很認真,疼也不說,以前還有底子,上手很快,幾個哥哥也來說是當教練,等她上手差不多就和哥哥們對打,雖然放水,但是這一點也不能打消初九的熱情。

妹妹,歇會,來這喝口水。

自從他們聽說妹妹揍人兩個耳光之後,他們深刻意識到妹妹的乖巧都留給了他們。

再加上這段時間看妹妹練散打,他們覺得以後真的要為欺負她的人感到憂傷。

當然不僅會感到憂傷,還會替他們感到悲哀,欺負妹妹也帶問我同不同意。

出成績那天,大家都在爸爸媽媽都來了,一大家了人都看着初九。

哎呦,你們看的我害怕,考砸了怎麼辦。

沒事,沒事。

查到成績,初九歡呼,yeah,有學上咯,看她激動大家也都激動的不行。

晚上吃大餐,好耶。

終於,終於,又一次找到自己人生方向的初九,此刻真的有些不敢相信,看着新的家人為她歡呼,高興,新的家人愛護她,寵着她。

不禁眼淚就掉下來,怎麼了,自己來了這就這麼愛哭,瞧不起自己。

她趕緊抹了抹臉上的淚,裝作沒事一樣,還是被眼尖的大家看到,但是沒人揭穿她。

有情緒發泄出來就好了,只要更多行動上安慰她就好了。

我宣布從現在開始,我又是一名大學生了,初九顫顫巍巍的站在椅子上。身後宋予執戀歌手護着她。

今天開心就讓她喝了點酒,這可好,多了,初九以前也沒怎麼喝過酒,這下喝多了,真是放開了作。

一會和外公外婆奶奶說,外公外婆你看我給你們跳一段。就在外公外婆面前跳她以前學的小兔子的舞,外公外婆哈哈大笑,真像,妹妹真可愛。其他人也笑的不行,宋予執直接石化。

一會和哥哥們說來干一個,就當咱們拜把子了。

宋予執······伸手想拉住她,但是初九一個回頭,你也來,以後咱們就是親兄弟了,來幹了。

哥哥們笑的都直不起來腰,長輩們就看着。其樂融融的樣子。

大概只有宋予執想給她一下讓她睡過去吧,誰跟你拜把子,我是你老公。

你不是,你是我大兄弟。

········

你要是不和我拜把子,就是瞧不起我,哥哥們揍他。

好,這個行,幾個哥哥就伸手抓宋予執,他就躲,都二十七八的人了,還像小孩子一樣,滿院子跑。

嘻嘻哈哈的。初九也加入追擊,抓住他,哈哈哈哈。

玩了好久,初九累了,就嚷嚷着要抱抱,找到大哥伸手抱。

好,大哥抱。

宋予執要接過來,初九不幹。

嘟囔着你都不和我拜把子,不要。、

·····你等着明天的。

大哥抱着她上樓,宋予執和爸爸媽媽們說,都在這睡吧。太晚了。明天再回去。順便看看小瘋子明天后悔的樣子。

大家笑笑,誰能想到平時乖乖的妹妹,喝多了這麼豪放。

回了屋子,宋予執幫她換衣服,還碎碎念,你等着明天,要是不後悔,我和你姓。

戳戳她因為玩累的紅彤彤的小臉。

又無奈的親了一口,你真是小祖宗呀。

初九睡醒,剛開始還懵懵的,後來她就想起昨天她乾的 蠢事。

把臉往被子一埋,好丟臉。

哼~哼~怎麼辦。

哼哼什麼呢?小豬快起,下樓吃早餐。

看着宋予執滿眼笑意,就知道他在笑自己。

無所謂了,沒事大不了我過幾天再去外公那,他們就忘了吧。

是的他家老公並沒有告訴她外公他們沒走的事,就是故意的。

一下樓看着餐桌上好多人,初九蹭得一下跑到宋予執後面,拉着他你故意的,哼~丟死人了。

大家看她就知道後悔了。快來吃飯,兄弟。她小哥逗她。

初九臉紅紅的,小哥,雖然不好意思但是還能聽出來語氣里的咬牙切齒。

不鬧了,快來吃飯,媽媽開口道。

嗯,來啦,初九的不好意思僅僅維持了十分鐘不到,就放開了,心想:在家我要什麼臉。

於是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涼好的粥。

假期玩的開心,同時也期待開學。

美美的期待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