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殺手王妃要休夫
重生之殺手王妃要休夫 連載中

重生之殺手王妃要休夫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小桃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離安 黃悠悠

大婚之日,她鳳冠霞帔,當著他的面,狠狠捅了他心尖上的人一劍「齊嫣,你不該動她」同是一身喜服的楚離安,懷中卻摟着另一名女子她搖搖晃晃站起身,拭去嘴角的血跡,目光陰鷙地看着他懷中昏迷不醒的女子:「她-該-死」楚離安不怒反笑,從袖中拿出一枚瓷瓶,五指微合,瓷瓶瞬間化為齏粉隨即打橫抱起懷中女子頭也不回地離去,耳邊傳來他輕飄飄的話語「這是你今晚的懲罰」悠悠看着遠去的身影,彎了彎唇角,萬蠱噬心又如何?她的心,早就死在那個小破廟裡了展開

《重生之殺手王妃要休夫》章節試讀:

黑暗中,悠悠只覺身上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大腦一片混沌,想掙扎着清醒過來,眼皮卻異常沉重。她原是打算去隔壁小鎮散心,不曾想在國道上遇到了落石,旅遊大巴被落石砸中,一車子人連人帶車滾下了山,所以,她這是死了?

不知過了多久,悠悠緩緩睜開眼,眼前是一片蔥鬱的綠色。她忍着痛吃力地坐起身,靠在了一棵樹旁,緩了許久,才開始打量周遭。

她現身處一片茂林,沒有看見想像中大巴車的殘骸,也不見其他旅客的蹤影。垂眸視線掃過自己身上,悠悠驚得差點沒咬掉自己的舌頭。衣服外面紅色的薄紗已刮破不少,沾着泥土混着一股子血腥味,不難辨出上面的一片片已經乾涸了的血跡。她明明穿的是淺黃色的長袖,什麼時候變成紅色的衣裳了,再者這衣裙及腳,分明不是現代的衣着風格。悠悠視線微微一轉,腳邊居然還有一把沾滿血的劍?!恐懼慢慢爬上心頭,身上的疼痛告訴她這不是在做夢,然而周圍陌生的一切卻讓她不敢再多想。

拾起地上沾血的劍,悠悠扶着樹榦站起了身,仔細聽,不遠處似有水流聲,她順着聲音走了片刻,瞧見不遠處有一條小溪。

緩步走到了溪水旁,悠悠已是氣喘吁吁,雙腿一軟,便跪下了身。溪水澄清透徹,她仔細端詳着水中的倒影,是一張很清麗的臉,膚如凝脂,黛眉杏眼,只是唇色慘淡,嘴角還有淡淡的血跡,襯得眉色有些妖異。很明顯,那不是悠悠的臉,她慢慢撫上臉,手感滑膩真實。

悠悠說不清現在是什麼心情,震驚?恐懼?亦或是興奮?好歹這也算是死裡逃生,她腦子裡一片混亂,身後卻響起一道清冷的男聲:

「世人不知,江湖中殺人如麻的百鬼樓樓主竟是相府千金,果真是有趣的很。」

悠悠心頭一跳,吃力地站起,轉身看清來人後,一瞬失神。活了二十多年,她還從未見過生的如此好看之人。男子一襲月白長袍,眉目如星,眼波流轉,如墨的發只用一根白玉簪束起,立如芝蘭玉樹,整個人好似從畫中走出來。

悠悠暗暗咽口水,這是哪裡來的美人?

男子見悠悠眼神直勾勾,彎了彎唇角:「小姐這幅神色倒是更有趣。」

悠悠聽出他言語中的揶揄,面上拂過尷尬之色。轉念一想,這美人說她是相國千金,聽他語氣,倒是識得這身子的原主人,頓時心裏頭有了計較。

她佯裝痛苦地揉了揉眉心,戒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你是誰?」

男子眉頭微皺,眼中掠過詫異,身形一晃便已至她身前,悠悠愕然,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凌波微步……呸,扯遠了扯遠了!男子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悠悠鼻尖縈繞着淡淡幽香,煞是好聞。看着自己手腕處有些涼意的手,五指修長,蔥白如玉,她心中不禁感嘆,這手竟也如此好看。只是,這剛見面就拉拉扯扯,似乎不太好吧。

還未等悠悠甩開,男子便已放下了她的手,細細打量着她:「你當真不知我是何人?」他語氣淡淡,像是試探又像是審問。

悠悠抿着嘴似是在努力回想什麼,朝男子搖了搖頭:「你認識我?可是……我又是誰?」

男子沒有出聲,悠悠微低着頭,能感覺到頭頂上方審視的目光。她心裏已經打定主意,不管他信與否,她都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失憶梗雖然爛,但於現在的她而言,卻是再適合不過的借口了。

心中正揣度眼前的男子見她這般會作何打算,不料他突然伸出手往她胸口的方向貼來。悠悠目光一震,臉色驟變,不是吧,這美人竟是個登徒子?來不及躲開,悠悠已經如木頭般釘在原地,原是被點了穴道。

「你這是做什麼?」 她臉色微沉,語氣染上了一絲薄怒。

男子眼角微微上挑,眉宇間透着些許邪氣,俯過身,湊到她耳邊緩緩道:「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小姐以為我當如何?」

悠悠微眯着眼:公子說笑了,您玉樹臨風風流倜儻氣宇軒昂,我這種小野花哪能入得了公子的眼。」

「小姐當真是有趣。」男子聞言,唇邊漾開一抹淺笑。隨後從衣袖裡摸出個瓷白的小瓶,倒出一顆褐色的小藥丸,遞至她的唇邊輕聲道:「吃下去。」

「這是什麼?」悠悠看着他手心的藥丸皺眉道。

男子語調輕快:「毒藥」

「……」

悠悠只覺心裏有萬千隻草泥馬呼嘯而過,這人莫不是個瘋子?亦或者這副身體原主人跟他有仇?強壓住心中的不安,她將頭偏向一邊,聲音冷淡:「不吃。」

不曾想男子直接一手扣住她的下頷,迫使她張開嘴,有東西從她的唇邊滾過,還沒待她反應過來,那藥丸卻是入口即化,嘴裏一陣苦澀泛開。悠悠臉色鐵青,卻又動彈不得:「我去你……你……大。」話音未落,便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落日的餘輝透過雕花窗柩,斑駁地鋪了一地,床榻上躺着的人正是已經暈了三天的悠悠。

悠悠撐起身子目光茫然,難道吃了顆毒藥的她又被迫重開了?

「小姐醒了。」 熟悉的聲音令她清醒了幾分,悠悠看着窗邊修長的背影,頓時有些牙痒痒。

她冷哼了一聲:「福大命大,還沒死透。」

男子轉過身,笑盈盈地看着她:「小姐現在感覺如何?」

感覺如何?她手腳雖還有些酸軟,身上卻沒有先前的劇痛,興許是睡了一覺,精神也大好。

見她神色稍緩,男子繼續說道:「心脈被重創,身中奇毒,若不是我的那顆藥丸,小姐可真就香消玉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