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我偏要那瞎了眼的男二
重生之我偏要那瞎了眼的男二 連載中

重生之我偏要那瞎了眼的男二

來源:google 作者:琴上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朝歌 琴上霜

【誅仙台上,朝歌身着一襲被鮮血染紅的素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纏繞着閃電的黑色長鞭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女子的後背上】【皮鞭伴隨風聲呼嘯而下,鞭鞭皮開肉綻,女子咬住牙關,絕口不讓自己痛叫出聲】【鞭打她的男子卻愈發狠戾,咬牙切齒地說:你個毒婦,還挺能忍,我看你什麼時候求饒!】讀到這裡,面容清秀的女子把手中的劇本狠狠一摔:「卧槽,這什麼老掉牙的追妻火葬場爛俗劇本啊!」穿越文,2V2多角戀潑辣女星穿越成為柔弱善良女主決心不按劇本走,專心收拾渣男男二能茶能婊,走綠茶婊的路,讓綠茶婊無路可走展開

《重生之我偏要那瞎了眼的男二》章節試讀:

想像是美好的,但現實是骨感的。

資本家在發表未來暢想後,意識到了最棘手的問題:她現在被困在大牢里,怎麼跑出去都是一個難題,如果再不逃出困境,萬一夜無厲那個狠心的男人想在這裡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了她,給自己的愛人開路,那她就會被貓先生傳送到上一個事件的時間節點。

也就是說。

…再挨一頓鞭子。

吳語嫣的臉抽搐了一下。

「姐!你的傷都好了!」小王指着吳語嫣的身上驚喜地說道。

聞言,吳語嫣也低頭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傷勢,原本布滿血痕的胳膊,現在只能隱約瞧見幾道嫩紅的痕迹。

她轉了個身,回頭檢查全身傷勢最嚴重的後背,隔着被鞭子抽打成一綹一綹的紗衣,背上的皮膚早已雪白如初。

就是這衣不附體的模樣,她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妥。

…就有點色情。

小王倒還好,畢竟也同為女子,但就是有隻會說話的公貓,也不知道有沒有做過絕育。

貓先生本在認真地側耳傾聽牢房外部好像傳來了異響,忽然間,一股殺氣襲來,他的動物本能迅速覺醒,整隻貓原地彈起,根根貓毛豎立,異瞳死盯着牢房大門。

但大門處久久沒有任何異常。

周邊的殺氣絲毫沒有減弱,他疑惑地放鬆身體,向四處張望,尋找着殺氣的來源。

牢房裡除了他們三人並沒有第四人,神仙跟公務員一樣,不僅要求功力一流,還要經過嚴格的素質考察才能競爭上崗,自然是鮮少有仙人作姦犯科。

雖然天界倒是有幾個素質考核的漏網之魚,但現在要不是成為了天君,要不是成為了大殿下,自然也不會被關押在天牢里。

想要偷摸進入到天牢也不可能,天牢附近是夜無厲親手布置的結界,牆壁都是由堅硬的萬年玄石搭建而成,偷偷潛入難,逃出去更難。

貓先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發現吳語嫣如同刀子一樣鋒利的眼神盯着自己。

不是吧姐姐,又要掐脖子。

他下意識把自己脖子縮了一下,顫顫巍巍地說道:「吳小姐,你為什麼惡狠狠地盯着我呀?」

「說!你有沒有做絕育!」

絕育????

貓先生震驚了,這種事情跟他有什麼干係?

他反問道:「你是從哪裡看出來我是太監的呢?!」

這句話不僅沒有做到澄清的效果,反而在火上澆了油。

吳語嫣暴怒,伸手要去夠他的脖頸子:「好啊,你這個色狼!」

什麼色狼!這個女人又在說什麼啊?

眼看吳語嫣又要跳向天窗抓自己,貓先生慌不擇路地跳下天窗,也顧不上嫌棄地下的灰塵會弄髒自己精心呵護的小肉墊,跳到地上撒腿就跑。

牢房欄杆的間隙可以擋住犯人越獄,但卻擋不住看着蓬鬆、實則苗條的小貓咪。

「等下!」吳語嫣驚叫一聲。

貓先生可不管她的呼喚,奮力一躍,在空中跳出一條弧線,優美地躍過欄杆的間隙,輕盈落地。

落地之後,還不忘一臉驕傲的轉身坐下,尾巴一擺一擺,擺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架勢。

下一秒,脖頸子又一緊,整個身體被提到空中。

陰鬱的男聲從背後響起:「這是哪裡來的小畜生?」

語氣中充滿了厭惡,好像抓到的並不是一隻小貓咪,而是一團骯髒的垃圾。

終究是大意了,光顧着躲吳語嫣,放下了防備,沒注意到背後出現的男人。

不是說好了人類都是貓咪的奴隸,都酷愛吸貓嗎?怎麼今天就沒完沒了地被人揪脖頸子了?

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好像自己並不適合開口說話,貓先生乾脆閉上了眼睛,裝作自己是一隻死貓。

但夜無厲並不打算放過貓先生,他像提着一袋垃圾一樣提着貓先生,命令守衛打開牢門。

男人的腳剛跨入牢門一步,吳語嫣就下意識地向牆壁瑟縮了一下,被鞭打的疼痛仍歷歷在目,說沒有一絲害怕是假的。

夜無厲注意到了她的緊張,輕笑了一聲:「呦,你躲我幹什麼呀?又不是被鞭打的時候嘴硬了?」

一聽他陰陽怪氣地講話,吳語嫣就來氣了。

一個大男人,怎麼就不懂好好說話呢。

她回嘴道「:嘴硬也要比大殿下要好些,畢竟大殿下渾身上下,可沒一個硬的地方…」

她意有所指地用眼神在夜無厲的腰際停留了一下,暗示道:「要不,怎麼會叫夜無力呢~」

「你說什麼?!」夜無厲震怒。

旁邊的小王和守衛們聽懂了吳語嫣的暗示,年長的守衛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很快恢復嚴肅的表情,年輕的守衛到底是資歷淺,忍不住「噗嗤」一下偷笑出聲。

這一下吸引了夜無厲轉過頭,眯着眼尋找偷笑出聲的人。

眼看夜無厲的勢頭不對,守衛長趕緊用鐵棍敲了一下年輕守衛的頭,警告道:「大殿下審犯人呢,怎麼一點不嚴肅!」說罷,抬腿踹了年輕守衛的屁股一腳,「滾出去,別在這裡礙手礙腳的。」

年輕守衛灰溜溜地離開牢房,守衛長趕緊作揖請罪:「大殿下,是小的管理屬下不力,我回去定會狠狠教育這新人,望大殿下看在他剛成仙不久的份上,網開一面,不要責罰他。」

夜無厲瞟了他一眼,的確是個上道的人,難怪能坐上守衛長的位置。

他緩緩開口:「我有說過要責罰他嗎?」

守衛長一下子明白了夜無厲的意思,趕緊道謝:「大殿下寬以待人,宅心仁厚,是小的誤解了。」

額頭上的汗水大滴掉落,順着鬢角一滴滴地流淌下去,只消幾句話的功夫,守衛長的貼身衣物已被汗水浸濕。

作為天界的老人,他曾從同僚的嘴中聽說過這位前魔界太子的暴虐,在魔界眾魔王割據的情況下,他硬是憑着魔擋殺魔的兇悍,一統魔界,幫助他爹踏過萬千敵人的屍體,走過血路登基。

如今一見,果然渾身顯露着天界神仙罕見的肅殺氣。

夜無厲冷哼一下,轉過身去,守衛長鬆了口氣,今天的事算是過了。

不料,牢房裡的王妃卻完全沒有被夜無厲的肅殺之氣鎮壓住。

「啪-啪-啪」,吳語嫣舉起手慢悠悠地鼓起了掌,掌聲在牢房裡不斷回蕩,她的嘴角誇張地上揚,生怕夜無厲看不清她的嘲諷,譏笑道:

「好會演一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