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重生之仙狐覺醒
重生之仙狐覺醒 連載中

重生之仙狐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煙雨星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秦安逸 蕭寧

秦安逸本是一修鍊得道的狐仙,在最後成神中渡劫失敗,化為本體被一凡人所救,在秦安逸傷勢恢復後化為人形,與蕭寧日久生情;奈何天不遂人願,蕭寧終是凡俗之身,在某一天被邪修抓去,欲要煉其魂魄,以增長功力,後來雖然被秦安逸救出,但因為魂魄受損,已無回天之力,正巧秦安逸傳承記憶中有一術法,以損耗畢生修為和半數靈魂為代價,為兩人轉世續緣……展開

《重生之仙狐覺醒》章節試讀:

秦安逸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了房間;

沉沉的睡去。

隨着時間流逝,

秦安逸又陷入了夢境。

只見她視角一轉,整個人趴伏在地面,好奇的張望着四周。

這是一片森林,高高的大樹遮天蔽日,林間只有一束束光源,透過樹葉的間隙穿透下來。

而她周圍是一些半人高的野草和灌木,正在參差不齊的生長着。

而當她想往前走一步的時候,卻無法控制身體。

就好像自己是一個旁觀者一般。

正當她疑惑時,這具身體卻突然向前竄去。

而在她正前方,有隻雪白的兔子,

正在埋頭乾飯中。

等到身體沖向兔子的時候,兩步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以兔子逃脫捕殺的命運。

只見這身體一口咬在兔子的喉嚨上,四肢死死的壓住它。

隨着時間流逝,兔子的掙扎漸漸沒有了。

正當這具身體要大快朵頤的時候,秦安逸的意識彷彿被剝離一般,

畫面一轉

秦安逸此時卻如上帝視角般,

她面前有一隻雪白的狐狸,而這狐狸長長的尾巴上有一抹赤紅的毛髮。

就在此時,她忽然感覺到了右腿一陣疼痛,

而面前的白狐也趴在地上掙扎了一下。

隨後秦安逸才發現,這隻狐狸被捕獸夾給夾住了右腿。

此時殷紅的血液,也將它純白的毛髮染紅,

十分的顯眼

奇怪的是白狐每掙扎一下,秦安逸便疼一下。

秦安逸對此沒有在意,而是緩緩蹲下身,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過去,彷彿忘了剛剛狐狸的殘忍,準備解救白狐:

「這狐狸好可憐啊!」

「乖~別動!」

「我這就來救你!」

而這白狐似乎是沒有看見她一般,依舊在不停的掙扎。

就在秦安逸的手觸碰到捕獸夾時,

她的手神奇的穿了過去,

而她見到這一幕也是愣了一下。

隨即十分懷疑的反覆嘗試着,

就在她不信邪的時候,不遠處響起了沙沙聲。

她抬頭看去,只見一個獵戶裝扮的男人,

手拿弓箭,背上背着箭筒,身披獸皮大衣,齊腰的長髮披散在身後。

就在秦安逸心裏想像着粗獷黝黑的中年獵戶形象時,

她也漸漸看清了這獵戶的長相,

這男子身高一米八幾,身材並不粗獷,但是通過露出的手臂,

也能看見刀刻斧鑿般的肌肉。

皮膚並不黝黑,純純的小麥色皮膚,

五官也十分精緻,

放在現實中也是妥妥的男神級別。

秦安逸看到後,也是大驚失色的說道:

「完了!完了!」

「獵戶來了,這小狐狸要完……」

隨着獵戶越來越近,

秦安逸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

向前一步擋在獵戶面前,

並大聲說道:

「你……你……你站住!」

「你別過來啊!」

「小心我報警抓你了啊!」

吼完這幾句話,秦安逸死死盯着這男子。

而他卻彷彿沒有聽見一般,徑直的走了過來,

隨着距離越來越近,面對着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子,

秦安逸心中也是十分的忐忑,心臟不由得跳動得更加劇烈,

臉上也泛起了緋紅。

但是她回頭看了一眼狐狸,心裏還是不忍心。

她心一狠,眼一閉。

心裏已經在想像着等會兒會發生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

她聽到身後響起了一聲雄厚的男聲:

「喲!今天居然抓住一隻狐狸」

「還是白色的,看來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隨後男子將白狐抓住帶走了。

隨後又是畫面一轉,

此時她又處在上帝視角,這是一座高山山頂,

山頂上有一女子盤坐在山頂,而她身後有着八條白色的尾巴,尾尖有些紅。

秦安逸正想好好看看女子容貌時候就被舒安靜叫醒了。

「安逸,醒醒,該起床了~」

秦安逸緩緩睜開眼睛,陽光有些刺眼就又閉上眼睛說道:

「別吵我,還早呢,我再睡會!」

舒安靜看了看時間中午十二點,直接把被子掀了喊道:

「睡!睡!睡!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你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嗎?」

「我來你家玩不說帶我出去玩就算了,還一覺睡到大中午,秦安逸你不做人!」

說完開始捂臉哭。

她這一嗓子嚇的秦安逸瞬間睡意全無,她無奈的看着舒安靜說道:

「別裝了,一會帶你逛街去!」

舒安靜聽她這麼一說立馬來了精神,開開心心的出房間坐等秦安逸帶她去玩。

秦安逸揉揉發矇的腦袋,她感覺自己自己做了一個好長的夢。

可是想了半天又不起來,過了一會她搖了搖腦袋起床洗漱。

夢到了什麼她是想不起來,但是外面還有個活寶等着她呢!

秦安逸洗漱好就領着舒安靜到一樓旁邊的小車庫裡騎出一輛粉色的小電驢。

自己戴了一個安全帽也是粉色的,隨手給舒安靜一個是粉紫色的。

舒安靜看着配色忍不住吐槽道:

「你這車也太娘了吧,粉了吧唧的!」

秦安逸聽到她這話愣了一瞬間,微笑着問道:

「我一女的,騎一輛粉了吧唧!娘了吧唧的小車車有問題嗎?」

舒安靜一臉恍然大悟的回道:

「對哦,我倆是女的,嘿嘿,差點忘了……」

秦安逸無奈催着她上車,兩人騎着小毛驢就去了縣城。

縣城裡人很多兩人直奔奶茶店,兩人口味差不多,直接點了兩杯芋泥**奶茶,半糖,加冰。

拿到奶茶的兩人開始了買買買。

「哇~安逸快看那裡有閨蜜裝,走我們買兩套去。」

「那個烤串好香啊!」

「娃娃機,安逸走我們去抓娃娃,好久沒抓了,今天我一定要大顯身手。」

舒安靜像只花蝴蝶似的竄來竄去的,看到啥都要買,直到東西提都提不下,才肯罷休。

「出來的時候我沒吃飯,現在好餓啊~安靜我們先去吃飯吧!」

秦安逸起的晚沒吃飯,本來說直接來縣城吃的,結果舒安靜逛起來沒個完。

舒安靜看着秦安逸感覺她好像是挺餓的,把打算奚落的話語收回,指着一家漢堡店說道。

「活該,誰讓你起那麼晚,你不餓誰餓?算了我看那家漢堡店不錯我們去吃漢堡,吃完我們再接着逛。」

秦安逸看到就兩眼放光,頭也不回的走向漢堡店。

舒安靜看她兩眼放光的樣子,像極了餓死鬼投胎,嫌棄的『咦』了一聲跟在她身後進了漢堡店。

兩人進店後選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個兩人套餐後坐等乾飯。

飽餐過後舒安靜臉色突然有點不好看,對秦安逸說道:

「安逸,我去解決一下人生大事,你要不要跟我一去?」

看着舒安靜一臉便秘的樣子,秦安逸瞭然,嫌棄的說道:

「剛吃完就拉,我才不要去,你自己去我在這裡等你,唉唉~你跑慢點!」

秦安逸話都還沒說完舒安靜就開啟了百米衝刺,絲毫不帶停留的。

舒安靜走後秦安逸拖着下巴,看着餐廳外來來往往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想的正入迷呢,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同學,你好!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來人是個男孩子說話很溫柔,秦安逸只知道他很高。

在店裡的燈光暈染下就像是從天上來到凡間的天使。

秦安逸有些恍惚,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了。

「啊!可以!」

然後又覺得又不認識人家,都不知道人家要她幫什麼忙就答應有些丟臉,又補充道:

「如果能幫上忙的話。」

男孩子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好,我叫蕭寧,手機沒電關機了,可不可以借你手機打個電話?」

秦安逸傻愣愣的啥也沒說直接把手機給了他。

「那個,麻煩解下鎖。」

聽到蕭寧這話秦安逸有些尷尬直接說了串數字。

「0703,我生日。」

蕭寧有些詫異但是還是不做聲的解鎖打電話去了。

沒一會他就回來了,但是秦安逸還沒回過神,獃獃的看着他打電話,看着他向她走來。

她突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可明明她們才認識連朋友都算不上,難道這就是一見鍾情?

蕭寧見她看着自己發獃的樣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把手機還給她說道:

「同學,剛剛你有電話進來。」

被他這一晃秦安逸也回了神,想想自己剛剛的種種舉動有些臉紅,也沒管誰給她打的電話。

「沒事的,那個,我叫秦安逸,秦始皇的秦,安逸的安,安逸的逸。」

蕭寧看着面前這個臉紅的就像個紅蘋果而且和自己同一天生日的女孩子。

鬼使神差的就問人家要了聯繫方式。

「秦同學你好,相識即是緣可以加你個聯繫方式嗎?」

說完他就後悔了,覺得才和人家認識就要聯繫方式有點太唐突了。

剛想找個話頭岔開話題,沒想到秦安逸想都沒想就同意:

「好啊,你掃我還是我掃你?」

氣氛突然有些尷尬,人家就是手機沒電才來找她藉手機打電話的……

蕭寧看着她獃獃的樣子覺得很可愛,很熟悉,可是他們今天才認識怎麼可能熟悉呢!

「我手機沒電了,這樣吧我手機號就是我微信號,你直接搜索我手機號就行了。」

秦安逸有些尷尬手忙腳亂的的打開,由於尷尬好幾次都點錯了。

不小心點到了和舒安靜的聊天框,可是她看都沒看舒安靜給她發來的消息,直接返回加好友。

好友申請發出後,兩人就面對面的坐在一起,一時間相對無言。

還是蕭寧主動開口說道:

「對了,剛剛你說你生日是七月三號?」

秦安逸有些不好意,對於自己剛剛無腦的舉動尷尬的都快摳出一座迪士尼樂園了,聽他一問又一次不經腦子的回道:

「是的,下個星期天就是我的十八歲成人禮了,你要來參加嗎?」

蕭寧有些驚訝,沒想他能這麼容易就遇到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還是個漂亮的小姐姐。

「其實下個星期天也是我的十八歲生日,沒想到我們居然一樣大。」

「但是我十八歲我父母邀請了很多親戚一起,我去不了,這樣吧,你把的地址給我到時候我給你寄禮物。」

秦安逸聽到人家和自己同一天生日有些驚訝,但還是感覺很開心。

「真的嗎,那我們豈不是同年同月生咯,要不然我們交換地址,到時候我也給你寄禮物。」

兩人聊的很入迷,舒安靜啥時候站到她後面的她都不知道。

舒安靜看着秦安逸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樣子有些惱火,突然貼着秦安逸耳朵說道:

「小姐姐,你們聊得很開心啊,但是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忘了什麼呢?」

秦安逸被她突如其來的貼貼嚇得不輕,轉頭就一套擒拿。

正要過肩摔時認出了是舒安靜,不然舒安靜可能要在醫院度過假期了……

「秦安逸,你大爺的!給你發消息你不回,打電話不接就算了。」

「現在還對我一個弱女子這麼暴力,這閨蜜還能不能處了,虧我還巴巴的跑過來給你過生日!」

秦安逸見是舒安靜,默默回頭看了看蕭寧,有些尷尬。

「誰讓你一聲不響的貼我耳朵說話,我這是下意識反應嘛!」

舒安靜看秦安逸紅到發燙的臉,學着思想者的樣子,扶着下巴,眼光在兩人之間來回瞟。

然後長長『哦』了一聲對蕭寧伸出右手說道:

「你好,我叫舒安靜是安逸閨蜜。」

蕭寧禮貌性的和舒安靜握了下手說道:

「蕭寧!」

舒安靜看着他正打算查戶口,有個中年男人站在門口叫了聲蕭寧,蕭寧看了一眼和秦安逸說道:

「抱歉!我家人來接我了,下次再聊。」

話別後徑直走出漢堡店,中年人一起坐車離開。

秦安逸一直注視着蕭寧離開的背影,直到舒安靜拍了拍她,說道:

「人都沒影兒了還看,快別看了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秦安逸聽她這一調侃有些尷尬,默默的結賬離開,然後輕咳兩聲問道:

「咳咳,你剛剛給我打電話幹嘛?」

不提還好一提起這事舒安靜就火冒三丈。

「你還好意思問,我給你發那什麼多消息,你都沒看嗎?你知不道我剛剛有多社死?」

「拉肚子沒沒帶紙,給你發消息你不回,打電話也不接!」

秦安逸聽她這一說有些不好意思,訕訕地問道:

「我剛剛沒注意手機,你是怎麼出來的?」

舒安靜撇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不知道廁所又叫洗手間嗎!」

秦安逸聽她說完眼睛瞪得溜圓,嘴巴微張,看了看她的手默默地退後兩步。

舒安靜看她這樣氣不打一處來,一邊追着她打,一邊說道:

「你這是什麼表情?要不是我求助隔壁小姐姐,我現在可能真的在洗手了,你居然還敢嫌棄,看我不打死你!」

兩人就這樣在人群中穿梭打鬧,直到一個公園,秦安逸直接躺在草地上,大口喘着氣說道:

「哎呦,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動了,我認錯還不行嗎?」

舒安靜也盤腿坐到她旁邊,嘲笑道:

「就這,你還陰陽先生呢,體力還沒我好呢!」

秦安逸閉着眼睛敷衍道:

「是是是,我們舒大學霸最厲害了,長的美,身材好,學習好體力也好,您最棒棒了!」

舒安靜被她這麼一誇尾巴都快翹上天了,一臉傲嬌。

「對了安逸剛剛那個蕭寧是怎麼回事啊?」

秦安逸簡單的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舒安靜聽完問道:

「你一不知道人家是哪裡人,做什麼的,只知道人家名字!」

「就敢把自己手機密碼,家庭住址告訴別人,你是真勇啊!我看你不該叫秦安逸你改名叫『秦大勇』算了!」

秦安逸哦不『秦大勇』一聽不由的辯解道:

「他不會騙我,我相信他!而且他生日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呢!你不覺得這是緣分嗎?」

舒安靜看着她雙眼冒星星的樣子忍不住罵道:

「秦安逸我看你是戀愛腦吧!不管他是什麼樣的,值不值得你信那也不是現在就能確定的!」

「你不玩手機的嗎?那些戀愛腦的慘劇你沒看過嗎?」

「我看你魂都快要被人家勾走了,我又沒說什麼,你就破不急待的替人家解釋了。」

「連我都不管了,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給你下了什麼迷魂藥。」

「我告訴你,你和誰談戀愛我不管,但是你要是敢戀愛腦我就和你絕交,再也不理你了!」

秦安逸見舒安靜是真的生氣了,反思了下自己,對啊才認識的人,自己剛剛的反應確實是有點戀愛腦了,有些愧疚的說道:

「對不起嘛,我下次絕對不這樣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還有下次?」

「沒了沒了,絕對沒下次,你消消氣好不好。」

……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