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邪少歸來
重生之邪少歸來 連載中

重生之邪少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久漏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久漏魚 晁澤 都市小說

【神級玩家+SSS級魔寵+反派苟系統】又名《氣運之子你別跑!》後傳晁澤,一個普普通通,除了身體不好以外,哪哪都好的五好青年一次意外,喚醒了沉睡在身體里的SSS級魔寵在不斷的了解之下,發現這隻魔寵竟是一個移動的裝備庫?可就在他欣喜若狂,準備當主角,征戰世界的時候,一個從天而降的系統卻總想整死他晁澤:「你說什麼?讓我一個窮叼絲跑去破壞戰神追妻?任務失敗還要抹殺我?」舒倩:「上輩子我沒能把你救回來,這輩子我不想再錯過」老丈人:「這麼年輕有為的小夥子不多見,我女兒就交給你了」晁澤對此欲哭無淚,「你們別這樣呀,我只想當個主角,好好活到大結局啊」為了能夠活下去,晁澤只好一邊當主角撿經驗升級,一邊做反派當老六……展開

《重生之邪少歸來》章節試讀:

商業街上,晁澤正騎着自己心愛的小電驢路過,商業大廈上掛壁巨幕播放的廣告突然暫停,一位長相甜美的主持人出現在銀屏上。

「現在插播一條緊急要聞,昨天夜裡有部分市民用華米手機拍到了一組疑似飛天超人的照片」

「經過專家分析,是一種類似於海市蜃樓的自然現象,請廣大市民相信科學,不要以謠傳謠,造成恐慌」

晁澤抬頭看了一眼屏幕,嚇得差點造成追尾。

這屏幕上的場景,不就是穿着鋼鐵戰衣,差點摔下去的那個時候嗎?

就在晁澤準備開溜的時候,屏幕上的女主持人接過一份文件,看了一眼,隨即眼皮跳了起來。

「據本台最新消息,有部分市民昨天夜裡還拍到一組月球飛人的照片,疑似外星人造訪藍星」

「經多位專家仔細研究探討,一致認為這些照片都是經過後期處理的。再次呼籲大家相信科學,不要聽信謠言。建議大家晚上沒事早點休息,保持充足的睡眠,我們下次再見」

靈靈不知什麼時候從背包里跑了出來,坐到晁澤肩膀上搖了搖頭。

〖這是哪門子的專家啊?

分明就是一群無能的大忽悠。沒見識過鋼鐵戰衣就說是海市蜃樓,自己覺得不可能就直接斷定是假的,真不知道是怎麼當上專家的〗

晁澤沒好氣的說道,「這還不是你搞出來的,還好意思說?」

「再這樣下去咱倆就等着被抓去做研究吧」

靈靈不知什麼時候拿了一個光環懸浮在頭頂,撐着空氣半躺在晁澤面前,手裡還拿着一小塊方巾,做出一副抹眼淚的樣子。

〖我做的這些都是為了阿澤能夠開心,要打要罵我都認,只要你高興,我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

這小眼神,這表情,拿捏的十分到位。咋看都覺得我見猶憐,惹人疼愛。

晁澤扶着額頭,一副頭痛的模樣,「拜託你趕緊收了神通,我還趕着去上班啊!」

〖切!不解風情的直男,活該這輩子單身〗

靈靈收好道具,鑽回背包里就呼呼大睡。

晁澤無奈的笑了笑,繼續往公司而去。

……

「喲,你小子今天來的挺早的啊?看起來還挺高興的,有什麼喜事啊?」

說話的是公司門衛———張大爺,公司里的人一般都叫他張老董。

雖然他只是個門衛,但就算是集團董事長見到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叫聲爹。

「我能有什麼喜事啊?

不如張大爺把您外孫女介紹給我認識,說不定就有喜事了」

一聽有人打他寶貝外孫女的主意,張大爺氣的臉色都紅潤起來。但是好歹也是活了幾十歲的人了,不可能這點城府都沒有。

「你……我敢介紹,你敢認識嗎?」

晁澤樂呵呵的推着小電驢邊走邊說,「張老董,只要您願意撮合,我就敢約。

您要是綁起來,趕明兒我還能給你添個曾外孫什麼的,雙喜臨門」

「你……」

這下可把張大爺氣的不輕,話都說不通順了。

「你小子等着瞧,我現在就給我外孫女發微信,給你穿小鞋」

晁澤自是沒有放在心上,樂呵呵的把小電驢停好,接著說道,「張老董,年紀大了彆氣壞身子。

不然等會兒早會上我就該被批評教育,說我不尊老愛幼了」

感覺到這會兒手環震動了好幾次,晁澤開懷大笑起來,哼着小曲走到前台打卡。

前台小妹一副見鬼的表情,「晁哥,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啊?

平常都是踩着點來,今天有點反常啊」

說話的是林婉怡,人稱林妹妹。

人如其名,公司里很多男同胞都是她的情哥哥,但卻沒聽說有誰成功把她追到手。

「當然是為了可以早點看到林妹妹呀!」,說著,晁澤用文件夾在林婉怡的翹臀上拍了一下。

「這裙子彈力不錯,就是長了點,有些不太方便呀!」

這句話剛落下沒多久,手環便連續震動了好幾次,晁澤的內心感慨萬千,美女的威力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晁澤,你是想死嗎?居然敢調戲婉儀?」

晁澤回過頭,見一個中年禿頂指着自己,一張豬哥臉,氣的漲紅。

「原來是老王啊?今天不去隔壁女廁所偷窺了?」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我什麼時候跑隔壁女廁偷窺過?我只是在公司女廁偷偷看過幾次而已」

見被別人踩住小辮子,豬哥臉氣的更紅了,心裏想的什麼隨口就說了出來。

晁澤一臉恍然大悟很吃驚的樣子,「騷瑞騷瑞,是我搞錯了,對不起王哥,我誤會你了」

這時前台的人越來越多,有不少人都聽到了剛才的「自曝」之言。

「嘖嘖嘖,沒想到這王東看起來人畜無害,心思居然這麼齷齪」

「我上次去廁所小解總感覺有人在背後看我,不會是他吧?

天啊,我以後還怎麼在公司裏面混啊?」

一個身寬體胖的如花捂住臉,一副嬌羞沒臉見人的樣子衝出人群跑開。

這操作着實把王冬噁心到了,趴到垃圾桶旁邊就乾嘔起來。

吐了一會,感覺什麼都吐不出來後惡狠狠的看了晁澤一眼,灰溜溜的離開。

晁澤略帶同情的看了一眼王東的背影,想起來每次他請客都是自己買單,又恨不得多曝幾個黑料。

^O^早上好!工號0626打卡成功!

取出工作牌,打開背包見靈靈睡得正香,便放在辦公桌上,拿着方案書向會議室走去……

……………………

而此時,公司頂層的會議室里,一位身穿潔白雪紡連衣裙的清冷女子獨自站在窗前喃喃低語,「看來老天爺也覺得我可憐,特意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

別看她現在氣質冷若冰霜,除了漂亮以外,一無是處。

但她發起狠來,可是連自己都埋的狠人。

前世的晁澤從異界歸來時,身邊圍繞的鶯鶯燕燕多的數不清。

什麼煙嵐,筱菲兒,寒柒柒,歐陽雪莉,還有一些雜七雜八暫時想不起來名字的妖艷貨色。

當時的舒倩已經是藍星最頂尖的那一批人,心高氣傲的她,太過於在意世俗的觀念,並沒有選擇跟晁澤在一起。

在晁澤與仙帝大戰的時候,也因為找不到出手的理由。眼睜睜看着晁澤帶着一眾鶯鶯燕燕與仙帝在星空戰場決一死戰,最終無一人生還。

心灰意冷之下,舒倩來到異界,找到晁澤的家人索要了一些衣物,立了一座衣冠冢。

沒人知道的是,這棺材裏面埋的可不只是晁澤的遺物,還有兵解的舒倩……

或許是這份心意感動了上天,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

讓她帶着前世的所有記憶,重生回到了前世晁澤觸電身死,魂穿異界的前一天晚上……

……

看着大廈底下來去匆匆的人影,舒倩握緊了手裡的拳頭,好像掌控了一切一樣。

「這一次,我要把所有能讓晁澤魂穿的苗頭全部掐滅,看他還怎麼去異界跟那些妖艷賤貨們相會」

……

視線回到晁澤這邊。

確保靈靈睡醒來之後不會滿世界找他,便拿着方案書直接朝會議室走去。

一拉開會議室的門,晁澤就感覺渾身不自在,好像有未知的恐怖存在盯着他一樣。

舒倩坐在總經理的位置上,手指在鍵盤之間遊走,不知道在編輯什麼東西。

抬頭撇了一眼晁澤,不動聲色的加快了編輯速度。

「晁澤,你過來一下,我有點事找你談談」

「舒總,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晁澤表面穩如老狗,心裏慌得一批。

〔這吸血鬼今天是發的什麼瘋,怎麼突然就盯上我了?〕

以往開早會,晁澤都只是個小透明,而且是那種即便說話也不會有人注意的空氣人。

舒倩停下手裡的事情,抬頭看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第三個人在場後,心裏若有所思,眯着眼睛凝視晁澤。

「你站那麼遠幹什麼?

難道我在你的印象里,很恐怖嗎?」

晁澤立即擺出一副義正言辭的姿態,「舒總在我眼裡一直都是體貼下屬的好BOSS,怎麼可能會覺得恐怖呢?」

「何況當初要不是舒總肯收留我,說不定現在還在某個角落打螺絲,怎麼可能會有今天的我?」

〔天下烏鴉一般黑,自己是什麼樣,心裏沒點逼數嗎?〕

〔每天交給我那麼多任務,害得我晚上還得無償加班。再這樣下去,三十歲必定聰明絕頂〕

再一次同時聽到兩句意思截然相反的話,舒倩心裏的疑惑瞬間全無,巧笑嫣然的說道,「既然不怕,那就坐過來一點,我們兩個老同學敘敘舊」

「畢業這麼多年,你跟蘇雅現在怎麼樣了?進展到哪一步了?領證了沒有?」

晁澤:???

〔這吸血鬼今天是抽風了嗎?

平時看都不看我一眼,怎麼今天突然想起關心我的私事了?〕

桌子底下,舒倩一隻手攔着另一隻即將爆發的拳頭,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這會兒又沒外人,我有點好奇」

晁澤跟舒倩是一個系的大學同學,而舒倩跟蘇雅則是住在同一個宿舍的室友。

讀書那會兒舒倩非常仰慕晁澤的才華與帥氣,但是在她認識晁澤的時候,蘇雅就已經是晁澤的女朋友了。

但她不想去當第三者,所以一直是以朋友的身份相處。

大學畢業後見晁澤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便讓晁澤來自己的公司,從基層做起,暗中慢慢提拔到部門主管的位置。

可是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舒倩日漸發現,內心的情愫已經無法控制。

可那時,晁澤跟蘇雅感情正濃……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只好不去刻意關注晁澤。

而這也就給了公司里的其他人欺壓晁澤的機會,難做的,不好做的都扔給晁澤。

而舒倩對此一無所知。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當晁澤回到藍星時,已經是幾年之後的事情了……

晁澤無奈的嘆了口氣,「還能怎樣啊?分了唄」

「養了四五年的豬,只吃了幾口,就被別人一條項鏈,一套裙子拐走了」

舒倩挑了挑眉,有些不悅,「所以……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晁澤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舒倩此時恨不得再死一次,回到大學賣綠茶……阿呸,是痛打綠茶婊,搶回自己的愛情。

那樣至少還沒拆封,不像現在,都粘上茶葉了。

甚至說不定都已經腌入味,成茶葉味的火腿腸了。

要不狠一點,直接送他轉世,回爐重造?

仔細想了想,舒倩還是忍住了衝動。

萬一這次又魂穿到異界,上哪找魂去?

退一萬步講,這開局已經比上輩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撿回去洗洗,消下毒應該還能搶救一下。

「既然這樣,要不咱倆去領個證吧?」

……………………

PS:這裡解釋一下,在舒倩的認知里,重生回來的她,會比所有人都要先一步。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前提是晁澤腦子裡的坑爹系統不出來搗亂……

而且,在她眼裡,只有她一個人是重生者,事實上重生者也確實只有她一人。

但她不知道的是,還有異界穿越者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