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最強高手
重生之最強高手 連載中

重生之最強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劉曉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曉然 孟欣彤 都市小說

他,三歲被拐賣,離開父母,五歲被迫加入殺手組織,沒有名字,只有一個代號二十歲那年,他協助警方剿滅整個組織後自殺,意外穿越,成為一代都市高手展開

《重生之最強高手》章節試讀:

「你!」
方晴氣的渾身發抖。
她方晴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說是他是她的男朋友,難不成他還吃虧了?
不過再一抬頭,看見前面那兩個彪形大漢,她又無力的嘆了口氣。
就看塊頭,這傢伙也不可能是那兩人的對手,更何況,他確實不是她的男朋友,危急時刻選擇自保,似乎也沒什麼錯。
「小夥子,挺懂事的啊!」
對面的大鬍子朝楚凌風笑了一聲,伸手想抓方晴的手腕。
然而,楚凌風的動作比他快。
空氣中,骨骼錯位的聲音一聲接着一聲。
隨後,是楚凌風那帶着三分邪意的笑。
「我不是她的男朋友不假,可我從來沒說過,我不愛多管閑事!」
方晴愣住了,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個看上去不高不壯的男人,竟有那麼大的力氣!
只是,她想不明白,既然這傢伙能打敗那兩個傢伙,剛剛為什麼沒順水推舟順便占她一次便宜呢。
難道她長得不好看?
不,這不可能!
方晴捋了捋自己額前的碎發,剛準備開口和楚凌風搭訕,卻發現,這傢伙竟徑直的朝前面走了過去,完全沒有一點搭理她的意思。
鋼鐵直男!
方晴在心中暗罵。
但內心深處,卻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與此同時,城興商貿公司會議室里,柳文沁手拿合同,身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落。
她一行一行的看着合同上的條款,生怕錯過了一個標點符號,會讓楚家陷入萬劫不復。
「我說文沁,你至於這樣嗎?
我是你親爹,怎麼可能害你?
趕緊簽字,我們這忙着呢,可沒那麼多功夫在你們這種地方浪費時間。」
柳毅話雖這麼說,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的手心滲出了幾滴細汗。
不過他心裏清楚。
柳文沁這丫頭,成不了什麼氣候。
從來沒學過什麼管理方面的知識,英文水平也只停留在初中,其他語言,更是一竅不通。
可他這份合同的漏洞,就出在語言里。
在中文裏,有很多詞能玩一語雙關,然而翻譯成另一種語言之後,就能很好的解釋這裡的問題。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她看不懂,怎麼能了解其中真正含義呢?
果然,柳文沁連續翻看了三遍,都沒能找出問題。
面對父親質問的眼神,她咽了口唾沫,點了點頭:「好的,我簽。」
筆尖觸碰紙張,好看的字躍然紙上。
會議室的門在這一刻被推開,柳毅下意識的抬頭,當他看到外面氣喘吁吁的人之後,突然大笑了三聲。
他還真沒想到,楚家那小廢物今天能出現在這。
而且看上去還很着急的樣子。
可惜,他還是來晚了一步。
合同已經簽了,楚家的江山,已經成為他的囊中之物了!
他來,也只能當一個笑話。
他迅速從柳文沁的手中奪過合同,露出一抹陰謀得逞後得意的笑,拖長了聲音說:「哎呦喂,這不是我們楚家的廢物少爺楚凌風嗎,今個這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哦對了,還真得謝謝你,要不然,這種好事還輪不上我呢。
哈哈哈哈。」
好事!
這話一落到柳文沁的耳中,她的臉色就變得蒼白。
全身的力量彷彿在這一刻被抽空。
一個沒站穩,她跌坐到了地上。
但眼神,依舊空洞,看不出一點生命力。
楚凌風下意識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深吸了口氣讓自己保持鎮定。
而此刻,他的腦中突然越過一道記憶。
嘴角隨着這份記憶的湧出,慢慢上揚成一道弧度。
一隻手撐着桌子,楚凌風歪頭望着柳毅:「聽柳叔叔的意思,我們家這份合同,給您讓利很大?」
「難不成楚少爺想反悔?」
柳毅輕笑,卻沒把楚凌風放在眼裡。
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而已,估計還以為談生意和過家家一樣簡單呢。
一字千金的道理,懂不懂啊?
「柳叔叔,真不好意思,怕是要讓您失望了,您手上的這份合同,實際上是無效的!」
話音剛落,楚凌風的一條腿架在了桌子上。
大理石的桌面,瞬間下凹了一塊。
柳毅臉上的笑瞬間僵住了。
但拿着合同的手並沒有鬆開。
他不相信這小子敢在這動手。
可即便是這樣,他的聲音還是變得有些發顫:「小子,你……你什麼意思,合同……已經簽了,你還想抵賴?」
「不好意思柳叔叔,楚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是我楚凌風,而不是她柳文沁,你說,她的簽字有沒有效?」
「我的確有授權給她,但有件事柳叔叔你怕是不知道,那就是授權的時候,為了防止我嫂子她幫着娘家,特地簽了一份協議,只要是出自她之手,明顯偏向柳家的協議,都是無效的。」
「換句話說,今天這份合同,哪怕是我嫂子和一條哈巴狗簽的,都是有效的,但和您簽的,對不起,不起作用!」
話說完,楚凌風默默點了支煙,吸了口。
煙圈出口,那份自信的微笑立即出現在他的臉上。
「所以柳叔叔,您現在是打算和我簽一份正常的協議,還是準備滾出去?」
「你……小宋,我們走!」
柳毅氣的滿臉通紅,扔下合同就往外走。
而地上的柳文沁,臉上卻寫滿了驚愕。
隱約中,她想起,當年似乎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
而且,這個提議還是他楚凌風提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封上董事會那幫人的嘴。
但結合今天的事細細想來,或許這小子從一開始就已經料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了。
或許這小子,一直都在刻意的隱藏自己。
如果沒有今天的事,還不知道他得藏到哪一天呢。
「姐,沒事了,起來吧。」
一支煙吸完,楚凌風含笑走到柳文沁的身邊,朝她伸出了一隻手。
「小風,我真的不知道,不是故意和他簽那份合同的。」
柳文沁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
因為覺得自己做錯了事,頭一直低着不敢直視他。
聲音更是細弱蚊蠅。
楚凌風聽了,只是輕輕一笑,用力的把她拉了起來,像小時候那樣颳了一下她的鼻子。
「姐,現在這裡就我們兩個人,怕啥啊,你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嗎,有啥好解釋的?
再說了,管理公司本來就是我的事,結果都是你替我在打理,感激你還來不及呢,怎麼能怪你?」
「可是……」柳文沁突然又嘆了口氣。
現在公司已經沒有運轉資金了。
就是保住了公司又能怎樣?
沒有資金,公司就沒辦法運作下去,倒閉,是遲早的事。
而她,根本沒有什麼能夠相信的人了。
唯一和楚家有交集的,只有和楚凌風定有婚約的孟欣彤了,可就連這最後一層關係,也在昨天斷裂了。
還能怎麼辦呢?
這邊的人在猶豫,另一邊的孟欣彤望着電腦上輸入條里的ch兩個字母,內心有些煩躁。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聽到的念叨聲太多,今天她發現,自己的腦子裡全部都是楚凌風。
而一想到他,她就會不自覺的想到退婚那會兒,他看向她的眼神。
「孟總,孟總,我剛剛打聽到一個小道消息,是關於您未婚夫的!」
助理方淺突然大叫了一聲,打斷了孟欣彤所有的思路。
不過,聽到未婚夫這三個字,她的臉色變得比之前還要難看了。
在家裡,她爸,她妹說那個廢物,她沒辦法不聽。
可這裡是她的公司啊,為什麼就連她的助理也學會在她耳邊念叨那個廢物了?
「少提那個廢物!」
孟欣彤沒好氣的皺眉說。
但方淺明顯沒聽出其中的怨氣,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自言自語道:「孟總,楚少可不是廢物,聽說就在剛剛,柳家的人要收他們公司,結果啊,被他教訓了一頓。」
「聽說有人在議論,說楚少是受了父母離世的刺激,故意裝成廢少的,不過現在,就要崛起了呢!」
「你給我閉嘴!」
孟欣彤再也受不了了,大喝了一聲。
是她平時抱怨這個討厭的傢伙不夠明顯是嗎?
一口一個楚少,說話的時候,眼睛還冒着小星星,像是恨不得嫁給他似的。
那個廢物,有那麼好?
她深吸了口氣,可剛想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就收到了一封郵件。
不打開還好,一打開,她的臉都快綠了。
竟然是公司的人找她彙報楚凌風那邊的事。
而且這措辭,怎麼看都是偏向他的。
不就是長得帥了點嗎,至於那麼偏向他嗎?
狠狠的揮動鼠標點了永久刪除,但就在這一刻,孟欣彤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是空穴來風。
楚家的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和柳家有什麼勾結。
除非是資金鏈斷裂。
但他楚凌風沒錢,她有啊!
而楚凌風又是她父親看上的女婿。
與其天天聽父親的嘮叨,還不如花點錢買個清凈呢!
拿起手機,斟酌許久,她終於打了那個已經被她扔進了黑名單的電話。
「你誰啊?」
電話那邊帶着幾分不耐煩的聲音傳來,孟欣彤突然皺了皺眉頭。
不知道她是誰?
合著那傢伙以前都沒存她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