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周歲安許則然
周歲安許則然 連載中

周歲安許則然

來源:外網 作者:嫁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嫁狐 都市言情

祖上的殺孽報應到了我身上,為了活命,老姑奶給我請了狐仙兒,誰知這狐仙兒不是來護我,而是要殺我……展開

《周歲安許則然》章節試讀:

「眼下要是什麼都不做,安安活不過今年,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安安跟我一起供奉胡老太爺,這樣她算是半隻腳入了堂口,得了仙家庇護,就不算完全的俗世中人,她的命暫時就能保住了。

老姑奶發愁的說「這法子其實並不好,只是我天資有限,這兩年能供奉仙家立下堂口,純粹是運氣好,所以熬過眼下這一劫,就得想辦法去找更厲害的大師或者是當初那個賒刀人,求他們出手,為周家化解了這報應。

「這還等啥,老姑,你就受受累,把那位胡老太爺給安安請回來吧。

」我爸急忙說。

老姑奶擺擺手,說她的話還沒說完,「一旦供奉了胡老太爺,在送走之前,安安就不能再沾惹塵緣,你們不能跟她同住,她也不能結婚生子,我得跟你們說清楚,免得你們將來怨我。

「安安,你說呢?」我爸為難的問我。

要是以前,老姑奶跟我說我要遭報應,早早地死,我肯定不信,可現在我耳朵後就長着一大塊餿臭的黑斑,容不得我不信。

一邊是死,一邊是活,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結婚生孩子啥的,那是活着之後的事了。

我心裏有了主意,「老姑奶,你幫我把胡老太爺請回來吧。

老姑奶點點頭,把她拿出來的那張黃紙貼在客廳,擺上香爐,她跪在地上,手裡拿着三根香,「仰啟長白鎮北老太爺,請賜神威加庇護,一切鬼怪,不得近身。

她念叨了好幾遍,然後把香插在香爐里,緊張的看着香爐的香,直到香燒盡,她才鬆了口氣。

我問老姑奶為啥那麼緊張的看着香,她解釋說「要是香中間斷了,就代表胡老太爺不願意來你家。

說完,她讓我也點上三支香,對着黃紙磕了三個頭。

「行了,在化解了周家的報應之前,都得好好供奉着這張堂單,若是不小心損壞了,要及時找我換新的,國華,你和你媳婦也換個地方住,往後你們盡量少跟安安接觸。

」老姑奶說。

我爸紅着眼睛點頭,「只要安安能好好的就行,我跟她媽明天就搬回老房子去住。

送走了老姑奶,我和我爸簡單的吃了口飯,我爸就去收拾東西去了。

我心裏一陣難受,我爸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別哭,你安心在這住着,我這就託人去打聽打聽,看看有沒有更厲害的大師。

說著,他自己先嘆起氣來,「這些年我一直在找那個賒刀人,一點音訊都沒有,當時他說時機到了就會回來取刀,也不知道這時機啥時候才到。

好傢夥,本來安慰我呢,說著說著,他這看着比我還愁。

我爸也沒心思收拾東西了,說了會話,我倆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關了燈,我躺在床上,剛閉眼就感覺一道冰冷的視線落在我身上。

似曾相識,跟我喝醉酒後的夢裡一樣。

我心裏的不安愈發強烈,睜開眼就看見窗前站着個男人!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清楚的感覺到他陰沉冰冷的視線落在我身上。

我心跳如雷,下意識就要大喊,一道低沉的嗓音在我耳邊炸響「不想死,就閉嘴。

尖叫聲梗在喉嚨里,我捂住嘴,生怕發出聲音激怒了他。

我的房間小,床頭和床的左側挨着牆和窗戶,床腳放着推拉櫃,跟床之間的空隙很小,根本站不下人。

整張床,只能從右邊下地。

而這個男人,正好堵在床的右側。

我……無路可逃!

《周歲安許則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