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抓住那個稀有治癒術
抓住那個稀有治癒術 連載中

抓住那個稀有治癒術

來源:google 作者:無冥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無冥梓 現代言情 離夏

這是一個存在超能力的世界,而少女擁有了最稀有的「治癒術」,這異能,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就能給你滿血復活你以為擁有這異能很幸運,啊不,只是讓你成為了人人都想要的的寶貝,人人都想把你拴在身邊但少女天生好運氣圍繞,「天才」值加滿,學啥都快,因此也造就了屬於自己的小天地還收納了一個接一個優秀厲害的異能者夥伴,不過後來……隔一段時間就開始做可怕又奇怪的噩夢,噩夢裡的他們都變了副面孔,……那個可愛陽光的大男生一臉怒氣把她扔在床上,冷着臉說,「你去哪都要告訴我才是,不要總想着一個人離開」……那個溫柔如風的少年,笑眯眯道,「既然這麼不乖的話,那就只好讓你永遠走不出這個時間循環」……還不止這兩個壓抑奇怪的夢……驚慌!夢和現實是反的,對嗎?展開

《抓住那個稀有治癒術》章節試讀:

沐小天拉上少女的手腕,只是一瞬間,他們到了另一個地方,南宮夜的宿舍。

離夏其實很想說不用麻煩別人,但他的速度太快,她根本來不及反應。

不得不說,他這個異能真的很方便,就像任意門一樣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他們在屋子裡左顧右盼,這冷冷清清的一個地方,完全一點人氣也沒有。

「我去給小夜打個電話,估計他出去完成任務了。」沐小天掏出手機走向了陽台,不過鈴聲在某間房響了起來,隨着聲音過去,那是南宮夜的房間。

緊跟着一聲巨響從門裏面傳了出來,之後就聽見急促的一聲,「小天,快跑……」

離夏不明情況,站起了身子朝着沐小天的方向走去,也是這一瞬間,沐小天前方那扇門一下子被打開了,裏面看到了熟悉的四個人。

便是上次驚醒離夏的那批人。

「又見面了。」依然是那個男孩,他走了出來,慵懶的靠着門框上,視線在沐小天離夏之間流轉,隨即笑道,「離夏,沐小天,444小隊?」

「嗯,有什麼問題嗎?」離夏知道來者不善,但他們這一次的目標應該是南宮夜。

關於每一隊的成員,都會第一時間呈現在校園資訊里,不過只有姓名和性別,其他信息就連照片都不會有。

「沒什麼問題,你們先一邊去吧,等我們忙完後會輪到你們。」那位少年轉了個身,神采飛揚的模樣,眼睛裏呢也儘是不屑。

興許他們真的很強吧,畢竟是等級為A的小隊,可離夏也不是膽小怕事的人。

這是沐小天的朋友,可以看的出他要去幫忙,他也回過頭丟給了她一句話,「你待着原地,我去幫他,若是情況不對你就跑。」

沐小天才使用過傳送,所以要暫時緩緩,使用異能是費精神力的,能力越強的人,力量才越穩定、越能被主人輕鬆控制,否則後果自負。

離夏沒有聽話的跟了去,站在門外,她猶豫了一會還是進去了,裏面沐小天正扶着受傷的南宮夜,南宮夜的肚子上全是血,是真正的紅色的液體。

順着血跡過去,那個持刀女人正一臉笑着,然後冷靜的擦着刀面……

好瘋狂的學校,另外不是要等另一隊同意才可以嗎發起攻擊嗎?難道也可以強制性?

可……那就不會作數了,所以他們只是單純殺人為樂?

粗略想了一下大概,她人已經不由自主的走到了二人面前,看着面前一臉無壓力的人,淡淡的問了句,「你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哦,就單純的想知道、他是如何在千鈞一髮之際、完美逃脫的。」那人漫不經心說了句,隨即目光放向她身後的那位受傷的男生。

南宮夜他們那隊、在最後一次執行任務中,碰見的是特別棘手的「黑影」,而且不止一個,所以幾乎全部覆滅……除了南宮夜。

他完美逃走這一點真的很奇怪,在尋找南宮夜蹤跡時,又無意間發現了新入校的野生異能者離夏。

因為從來沒見過中途進校的,出於好奇他們便去攔了。

巧合的是,她也完好無損從他們眼皮子底下不見了,他們知道這兩者肯定有關聯。

便也開始好奇他們的異能了,會是他們想要的那一種嗎?

見着少女波瀾不驚的臉蛋,少年嗤笑一聲,「快讓開,免得誤傷了。畢竟待會就輪到你了呢。」

離夏覺得他們很奇怪,按理她和他們沒有過節,這也不過才第二次見面,真是無聊到沒事找事了嗎?

「不用待會,就現在吧。」她回想了一下那些書,關於異能好像全看個人領悟,內心便不由的默念了一下『花刃』。

也是這一瞬間,她感覺到了一股奇妙的力量,隨即從她身上憑空出現了花瓣。

不是普通的花,是極具有攻擊力的花瓣,可以說是花瓣形狀的刀片。

她看着自己的周邊,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她整個人被花瓣圍繞着,而花瓣也越來越多,在聽着她號召一般飄在她周邊。

離夏接過一片,不由的驚嘆了起來,「好神奇,從哪裡冒出來的?」

對面的人看着她蓄勢待發的異能警惕了起來,這個異能他們也很少見過,他們只知道這東西挺美的,站在花中心的人更是被襯托的美麗。

身後的人突然「嘶」了一下,回頭看去,沐小天的臉被那花瓣劃破了一道小口子,他扶着南宮夜往後走了幾步。

離夏覺得有些尷尬,想過去給他看看傷口時,花瓣也隨着她的動作往前靠了去,她連忙往反方向退了去,解釋着,「對不起,我不知道它們是這樣的……」

花刃,還真是物如其名,花加刃。

不過待會好好道歉吧,目前是先解決一下面前這四個人,心裏這樣想着,下一秒那些鋒利的花瓣便迅速飛了過去,和主人心有靈犀般。

不過很快突如其來的一把火燒了過來,這是另一個閉口不言少年的異能。

那少年本來是坐在椅子上翹着腿看戲的,察覺情況不對,他便站起了身擋在了他隊友的面前,他的另一隻手還愜意的揣在褲兜里。

隨後,南宮夜的聲音微弱的響起了,「火異能,是可以剋制植物類的……你打不過他。」

「嗯?還有克制一說啊。」但離夏並沒有慌亂,而是生出了更多的花,短短一分鐘內,整個房間溢滿了漂亮的花瓣。

每一批飄過去的花瓣、都被那個持有火異能的少年輕鬆燒成了灰。

少年冷峻的眼神望着她,正耐心等着她接下來的表演,他漫不經心道,「繼續。」

隨即也微微側回頭冷聲告誡着他的隊友,「你們別插手,我要單獨和她玩玩。」

歐陽皓軒只是覺得這人很有潛力,身為一個野生異能者,她居然這麼快就對異能的使用方式輕鬆掌控,說明她本身的資質很高。

離夏發現了對面那人的異能有個弊端,那便是手是怎樣揮的,那火的走向就是怎樣去的,就像是一陣風,吹着火往某個方向、一注打去。

但,離夏的花刃是不規則攻擊,也沒有固定方向,可以想怎麼飄怎麼飄,這就是突破口。

那就把四處飄着花瓣,一齊揮過去,少年使用火抵擋她花刃時只能是同一個方向,那其他地方就不會顧忌到,除非他的速度很快。

但她好像也能無限生出花刃,只是有一點很煩,她不能完全控制好這些花瓣,總有好幾朵劃破她的衣服,略過她的肌膚而後留下鮮紅的血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