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助理特情員之都市異聞錄
助理特情員之都市異聞錄 連載中

助理特情員之都市異聞錄

來源:google 作者:火柴郎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聆風 都市小說 顧念笙

一千年前的一場妖亂,讓隱沒於群山中的人族修士紛紛出山伏妖,在雙方各自損失慘重下,達到了力量的平衡,人世間再次恢復平靜但人族與妖族修士的交鋒一直沒有停下,更是在民間演繹出一段段離奇的志怪故事人族大修們為了安心修行,特別召集了一個專司清理禍亂人世的妖類的修士集體,名喚獵妖師——一千年後,現代社會,燈火酒綠的世界裏,一個個妖物穿梭在人間,一個個獵妖師也如黃雀一般,捕獵着各種企圖禍亂人間的妖物——葉聆風,天樞山靈隱宗第十三代傳入,古派獵妖師,正踏上去天都的歷練之路在天都加入了妖事特情管理局(妖管局)霞飛路站的一名光榮的助理特情員(無獨立獵妖資格的獵妖師)——展開

《助理特情員之都市異聞錄》章節試讀:

葉聆風的腦海里閃過很多畫面,都是女孩成長過程中的記憶猶新的畫面。

女孩叫楊青青,渝省山城市人,今年十八歲。楊青青自小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模板,心思單純,學習刻苦,成績優秀,長得還漂亮。

自小就被一片恭維和呵護包圍,學習上也順風順水,沒有經歷什麼波折。這就導致了楊青青壓根就沒有過關於挫折的經歷,也就沒有抗挫折的能力。

今年高三,楊青青意氣風發的參加了夏天的高考,本以為能跟以前一樣輕鬆地考取高分,獲得名牌大學的青睞,繼續自己驕傲的人生。

但現實狠狠地擊碎了楊青青的理所應當的幻想,她高考失利了。

從電話里查到自己的分數時,她一臉的不可思議,她瘋了一樣不停的撥打電話,她覺得是他們弄錯了,自己怎麼可能會失敗。

等到第十次從電話里傳來一模一樣的結果後,楊青青稍微恢復了一些理智,哭得梨花帶雨。

當日,楊青青的父母為了顯擺自家優秀的女孩,特地邀請了很多親戚和鄰居一起到自己家吃飯。當然吃飯不是目的,聽女兒查分才是目的,他們對自己女兒非常自信,自己女兒一定會考個高分,光宗耀祖。

現實,狠狠地打了楊青青父母的臉,楊青青考砸了,居然當著這麼多親戚和鄰居的面考砸了。楊青青父母羞也不是,怒也不是,只能惡狠狠盯着哭得幾乎崩潰的楊青青。

一場鬧劇結束後,楊青青父母丟下一句「準備復讀吧」,就開始了對楊青青整整一個月的冷暴力。

楊青青哪裡經歷過這個啊,情緒和意志集體崩潰了,內心也慢慢地走向了絕望,終於在心中產生了自殺結束痛苦生命的念頭。

凡有自殺之念的人,便容易被妖邪之物乘虛而入。

若是遇到妖,楊青青便可能是下一個蔡瑩瑩,不過,蔡瑩瑩的情況極端而巧合,若不是貓妖要利用蔡瑩瑩對王大發強烈的怨恨,蔡瑩瑩大概率不會死。難道妖還會救了楊青青一命不成,會,但會毀了楊青青的一生。

妖不會救人,只會利用人,利用年輕貌美的女孩去吸食成年精壯男性的精元。女孩自身的精元也會被消耗近半,精神控制力會減弱,是非判斷會出現倒轉,女孩以後的人生怎麼可能會好,行屍走肉而已。

楊青青怎麼能承受這樣的人生!

這便是獵妖師需要保護的人,不僅僅是生命,還有美好的人生。

而讓葉聆風最不能忍的是,楊青青遇到的不是妖,而是人,殘害同族的養蠱修士。蠱蟲最能入侵意志薄弱之人的精元,楊青青正好被養蠱修士利用。

養蠱修士可不會在意同族的生死,蠱蟲一旦進入楊青青體內吸**元,破體而出之時,就是楊青青香消玉殞之際。

要不是葉聆風的意外出現,楊青青只不過會成為高考失利自尋短見的一名女學生而已,沒人會注意到耳廓里的紅點,沒人會意識到蠱蟲的作祟。

現代獵妖師壓根就不會這項技能。

所以,這個養蠱修士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卻始終不露痕迹。

葉聆風不會放過他。

正魂術挺消耗靈力的,不過好在葉聆風靈氣充沛,暫時沒有戰鬥需要,所以不至於對自身有什麼妨害。

楊青青失守的元神慢慢歸位,意識也慢慢覺醒,失去的精氣待以後慢慢修復了。

葉聆風對着癱倒在地的守蠱人,只能下個禁制,讓他昏迷不醒。葉聆風沒有對同族的處置權,只能先控制住他。

然後,抱起楊青青離開一股子腐敗氣味的廂房,來到一個陰涼僻靜處,尋到一個遊客椅,將楊青青放在椅子上坐好。將早已經沒電的隨身聽耳機重新塞進楊青青的耳朵里,然後替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這個逃過大難的女孩,現在安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腦袋低沉,像是睡著了一樣。

「睡醒了就好好生活,生活不應該被挫折打倒。」葉聆風寫下一張小紙條塞進了楊青青的手裡,就離開了鳳凰山。

當然離開之前,葉聆風打了個報警電話,**們會送楊青青回家的。

半個小時後,楊青青被一群身着警服的人叫醒。

「小姑娘,醒醒!」

楊青青睜開眼睛,茫然地看着周圍的一切,包括喚醒自己的**。

她最後的記憶,是自己徘徊在山城的一個人工湖邊,她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後來不知道怎麼了,昏昏噩噩的,只是感覺自己在不受控制的走動,依稀有火車,陌生的床,和山林的印象,卻全然不知道自己做過什麼。

「我在哪?」楊青青的語氣有些虛弱。

「這裡是陽城鳳凰山景區啊,小姑娘,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不知道。」楊青青剛好準備揉揉發脹的腦袋時,發現了手中的一個小紙條,看到上面的話,楊青青瞬間破防,哭了出來。

隨後,楊青青被**送往醫院檢查,也緊急聯繫了她的家人。

葉聆風知道,經過此事後,楊青青也經歷了挫折教育,對她以後的人生起到無比重大的影響。

葉聆風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紙條被楊青青珍藏了下來,他們的故事並沒有結束。

現在,葉聆風要做的事,是找到養蠱修士,同時聯繫黑袍執法隊,只有他們才能處置人族修士。

葉聆風在追蹤之前,在鳳凰山上道觀後方發現法陣的廂房內下了一種餌料,這是一種信鴉的餌食,信鴉是黑袍執法隊專門訓練用於聯絡的飛鳥。信鴉的嗅覺極佳,而這種餌食是加了特殊靈藥的,作為緊急聯絡,輻射範圍可達千里之遙。

餌料是葉聆風師父給的,讓他遇到人族敗類時投放餌食,自有黑袍執法者來處理,自己萬不可擅自傷了人族修士的性命。

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但有沒有用,葉聆風可不知道。就算有用,萬一耽誤個三五天,黃花菜都涼了。

蠱蟲被葉聆風下了禁制,正被動為葉聆風服務,成為了追蹤養蠱修士的指針。

養蠱修士不可能在萬里之外,蠱蟲在離開宿主之後需在三日內回到母巢之中,得到養蠱人的養護,將其體內的精元煉化,否則會爆體而亡。

也就是說,養蠱修士就在附近方圓千里之內。

蠱蟲朝着南方嘶鳴,那養蠱修士的方向可以確定。但光知道方向可抓不住人,葉聆風此時也一籌莫展,只能悶着頭向南方而去。

葉聆風不是沒想過將那守蠱人抓過來指路,但守蠱人在養蠱修士眼裡只是螻蟻般的存在,他不知道守蠱人會不會有特殊的方式與養蠱修士聯繫,萬一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先與養蠱修士報信了。那自己要麼無功而返,要麼就落入陷阱。

他還不知道這個養蠱修士到底什麼境界,什麼水平,萬一是個高品修士,自己全部準備之下,逃都來不及。

所以,保險起見,還是自己找吧。

但,只有三天。

葉聆風小心的避開所有城鎮,因為養蠱人的性格都比較孤僻、冷漠,其實很多修士都一個毛病,不會在人類聚集的地方修鍊。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煉化蠱蟲體內的精元需要法陣協助,在人類聚集區,沒法布置巨大的法陣,而不被打擾。

那怎麼辦,只能是荒郊野嶺。

葉聆風嘴裏的藥草一刻也沒有停,不止是提高五識能力,擴散探查範圍,更重要的是,藥草可以藏匿自身的氣息,短暫時間內無法被察覺。

葉聆風做的很小心,但現在有點着急了。

因為過了兩天,他還沒有摸到任何痕迹,那蠱蟲一直朝南嘶鳴着,意味着養蠱修士離自己還遠,或者人家跑了也不一定。

葉聆風心裏有些沮喪了,緊接着,第三日的黑夜來臨了。

此時,一輪半月掛在天上,葉聆風還沒有放棄,他腳步柔軟在踩在荒野的草叢裡,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四周除了夜風輕輕,最肆無忌憚的只有夏蟲的歌鳴了。

納妖瓶內的蠱蟲此刻卻安靜了下來,不再嘶鳴,葉聆風心頭一凜,連忙查看。

蠱蟲還活着,卻不再掙扎,這不是蠱蟲的性子,蠱蟲一向是不死不休的。

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蠱蟲安心了下來,能讓蠱蟲安心下來的事情,不言而喻。

養蠱修士就在附近。

葉聆風更加小心了。

連忙掏出三根藥草,快速咀嚼吞咽下去。藥草的苦澀味,卻讓葉聆風安心不少。

葉聆風的五識之力也突然猛增,四周幾百米內的任何動向氣味都逃不過他的五識感覺。

終於,他發現了西南方五百米處,有一個微弱的氣息,微弱到如果不是葉聆風連吞了三根藥草一時間還無法發現。

不是動物,更不是普通的人類,否則以葉聆風的五識之能,不可能發現不了。

那,只能是養蠱修士了。

找到了。

葉聆風肌肉緊張了起來,精神也高度集中,向那養蠱修士的方向慢慢踱步過去,盡量攻其不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