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連載中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大道混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道混沌 奇幻玄幻 江路

穿越在諸天,打卡西遊名場面,仙劍三收徒雲霆,不染紅塵些子穢,喜伴神僧殺妖行世界遂分為……洪荒西遊開始,仙劍三,誅仙等不聖母,心之所欲,意之所向,皆為虛妄,人生無常,世事變遷,唯適者生存,我為人族,殺妖修鍊,它為妖族,取人為食,天地至極,遵循自然展開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章節試讀:

「師傅,那放光之處便是五行山了,有如來的壓帖,在那裡。」

「是那大鬧天宮的潑猴壓在此處。」

「正是。」

「不知不覺 至今已500年了!」觀音師徒二人在天空中飄着落在了五行山上空。

「大聖, 可還認得我嗎?」觀世音菩薩對着底下滿臉長毛長草的猴頭放聲道。

「 幾聲猴叫 ~~~我怎麼不認得你,你就是南海普陀珞珈山,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南無觀世音菩薩呀 !」

「承看顧, 承看顧 。」

「菩薩 ,我在此度日如年,更無一個相知的來看過我。」「菩薩,你從哪裡來的呀!」

「我奉佛旨,向東土尋找西去的取經人,從此經過 特留殘步,來看你!」

江路不在此處,如果他在此處,定會說一句,他本是一顆棋子,如何能逃脫安排,從出生起六丁六甲,五方揭諦,四值功曹,十八位護教珈藍,都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老實點,還能活的久一點,等六耳獼猴歷劫,也就沒你啥事了。

「多謝 ,多謝, 有情義, 有情義!」

「 俺老孫,就知道你是個有情義的菩薩 ,菩薩 ,你看看如來哄了我!把我壓在此山 ,五百年了!」

「五百年的不得伸展,菩薩。 萬望菩薩方便一二,救俺老孫一救吧 !」

「你這廝罪業彌深 ,救你出來。 恐你又生禍害, 反而不美!」

「不會了,不會了,菩薩 ,我已知悔了!」「但願菩薩給我指條明路,我情願修行!」

「聖經雲,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 。」

「你既有此心 ,待我指引東土大唐西去的取經人。」 「教他救你,你可跟他做個徒弟!」

「 秉教加持,入我佛門,修成正果, 你看如何!」

「 我願去 ,我願去啊,孫猴子連忙答道。」

「甚好,你這猴子!」

「為了出來倒是什麼都肯應允!」

「菩薩 ,你別走啊!」

「我被如來壓了五百年, 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真心愿意願意輔佐取精人,你放我出來啊!」

看着觀音菩薩的離去,孫悟空滿懷深情的對着遠處即將消失的身影用盡全身力量的說道。

「江路只能說,可憐之猴必有可恨之處!」

就拿原主來說,江流兒乃是如來佛祖門前二弟子轉生,金禪子還不是輪迴十世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

如果沒有他的出現,唐三藏,孫悟空,小白龍,豬八戒,沙悟凈。參與西行量劫定是按照歷史長河的一樣如故,但是現在也並沒有什麼不同,不管能否改變,他還不是要走上一遭,這是棋子的悲哀。

穿越而來,成為江流兒,是得之所幸,也是災禍,畢竟他不是真的金禪子,萬一被發現了,泯滅真靈是小,死亡道是超脫了,但是放在九幽走「十八套服務」的話,那就是死不如生啊。

所幸,他獲得了神級簽到打卡系統。

只要按照系統的提示,去道韻之地打卡,就能觸發籤到選擇獎勵,也可以逐漸的成長。

這一世佛門還能不能獲取無量般氣運,功德,還清天道二位(西方接引,西方准提)功德還是個未知數,他的系統可是會把道韻生成打卡選擇啊!

來到這個世界已然兩年左右了,他現在覺得自己也包裝成了上古人物,對前世的種種已經淡然自若。

前世生活了十幾載,在孤兒院的他,沒有體會到愛與光明,出生的艱苦和成長的艱難,正如現在這個世界一樣,能陪伴他的只有佛法。

他對誰都是是溫和的,但是也對誰都保持距離,從未真正對人敞開過心扉。

成長的環境使他小心翼翼的謹慎從事,從獲得系統後就一直在回想自己現在的世界是怎樣的存在。

他是個善良的人,也是個心軟的人,但是在西遊這種神佛妖魔並立的世界。自己會變成,眨眼之間殺戮不斷的存在,還是聖母般的悲天憫「靈」(萬物為靈,人族未創造之前,天圓地方統稱「人」),他還能不能保持住心中的那一份善良。

自己也許無情,他的無情,不是對人沒有感情,從小沒有親人關懷的他喜歡研究道家理論,他崇尚自然而然,認為天地萬物一切平等,甚至,他有時候覺得自己跳出了芸芸眾生,最起碼,最心靈境界上他是俯視者。

正如這個故事一樣,他不認為對方做的毫無意義,每個人都有自己見解獨到,就看個人的緣法了。

話說在一個山村裡,有一個年輕人名叫劉紀,與母親二人相依為命,其父本是朝中武將,因被奸臣陷害,皇帝下詔賜死,家產被抄,母子二人只好回到家鄉,靠二畝薄田度日。光陰似箭,一晃劉紀已長到十八,已是俊郎青年,眉宇間頗有其先父英氣,除了春種秋收,還經常上山砍柴採藥,換些銅板孝敬老母。這一日,劉紀照常上山砍柴,眼看天色已晚,正要收拾回家,忽見北面烏雲滾滾,接着一陣狂風吹將過來。

劉紀心頭一驚,正要躲避,卻見烏雲中像有人影,彷彿是個女子衣裝。劉紀此前曾聽老人講過,山頂有一妖洞,洞里有個千年蝙蝠修成的妖精。當下心想不好,這蝠妖定是擄了良家女子,若被蝠妖逃回山洞,必是凶多吉少。想到這時,那烏雲已翻滾至身前,劉紀舉起手中砍柴的斧頭,照着烏雲中間砍去,好像砍到了什麼東西,看看斧頭,上面沾有血跡,又見地上掉落一隻繡花鞋,十分精緻。此時妖怪卷着烏雲,向山頂飛去,倏忽不見。

劉紀無奈,只好回到家中,告知母親所遇怪事,並拿出鞋子讓母親查看。劉母一見鞋子,臉色大變,對劉紀道:「我兒,你可知這鞋是何來歷?」劉紀道:「兒子不知,看其做工十分精緻,應是大戶人家女子所穿。」劉母道:「這鞋宮中才有,看鞋上花紋圖案,應是公主所穿。」劉紀一聽,十分驚訝,轉而一想,對母親道:「無論是否公主,被這蝠妖擄去,必是凶多吉少,兒子想前去營救。」

劉母道:「那蝠妖已修鍊成精,恐你不是它的對手。」劉紀道:「兒子已將那蝠妖砍傷,即便它有法力,也未必能夠施展,若等它傷口痊癒,或許更無勝算。」劉母道:「若是他人,為母無話可說,只是你父被皇帝賜死,一團鬱結至今都在為母心中不散,今你卻要去救他女兒,讓為母如何答應?」劉紀道:「冤債有頭,皇帝老兒該死,卻怪不到公主頭上,兒子堂堂七尺男兒,怎能見死不救?」劉母聽後,嘆了口氣,輕輕點頭答應。

第二日,劉紀早早起床,用完早飯,拿起斧頭,背着繩索、乾糧,就向山上走去。劉母神情鬱郁,站在村口目送兒子上山,回到家後又在神前禱告,祈求神靈保佑兒子全身而回。再說這山,本來不高,卻在半山腰上,突起一座山峰,四周全是懸崖峭壁,足有百十丈高,像是一根石柱插在了山頂。劉紀此前雖也爬過這懸崖,但只上到幾丈高處,此次需要爬到崖頂,心中也有幾分忐忑。又一想到公主尚在洞中,壯起膽子向上爬去,一直爬到天色將黑,才到崖頂。

劉紀四下查看,見崖頂有五十丈寬闊,怪石林立,崖頂中間,有一洞口,闊約五步,探頭下望,黑乎乎一片。劉紀此時已渾身無力,只得吃了乾糧,在崖頂過夜。劉紀一覺醒來,已是天光大亮,日升三桿。再到崖頂中間看那洞口,藉著日光,看到洞底雜草叢生,足有四五丈深。劉紀把所帶幾根繩索頭尾接起,也有五丈來長,於是把繩索一頭系住洞口旁邊一塊大石,背上斧頭,順着繩索向下滑去。

來到洞底,四下張望,只見這洞底空間十分寬大,約有十幾丈寬,頂上洞口,像是一口漏底大鍋倒扣。再細看時,洞底一側還有一個橫向洞口,劉紀料想這應是通往蝠妖所在,於是手持斧頭,向那洞里走去。走不多時,又來至一個寬闊石洞,還有日光從對面壁上石縫照入,竟然十分明朗,劉紀料想對面石壁就是懸崖外側了。往前走了一會,又見一個洞口,走近觀瞧,有一女子趴在一塊大石上面,貌似還在沉沉入睡,竟沒察覺有人走近。劉紀看她穿着打扮,應是公主無疑。

於是輕拍公主肩膀,將她叫醒。公主醒來見面前站有一人,大驚失色,劉紀連忙打起手勢讓她莫叫,悄聲跟她說了來此緣故。公主聞聽,也將被蝠妖擄來經過述說一遍,因驚嚇一夜未睡,才剛累乏入眠,就被劉紀叫醒。公主又說妖怪已被砍傷,還在洞中沉睡未醒。劉紀悄聲走進洞中,見在石洞深處,有一巨大蝙蝠,身形足有一丈多長,一隻爪子滲出不少血跡,應是昨日斧頭所傷。

劉紀輕輕邁步走到蝠妖近前,雙手舉起斧頭,直照妖怪頭上砍去,妖怪還未及反應,腦袋就被斧頭劈成兩半,一命鳴乎。見妖怪已死,公主臉上驚恐也漸趨平靜。劉紀帶着公主,又回到沿繩索進入洞底之處。劉紀本想自己先沿繩索爬上洞口,再拉公主上去,卻聽到頭頂洞口人聲嘈雜。原來,公主被妖怪擄走之後,皇帝立即命人追着烏雲尋找,為首的王將軍,正是當年害死劉紀父親那個奸臣的兒子。這王將軍帶領人馬,一路查訪,終於問到這座山下,遇到劉母,聽說公主被妖怪擄到山頂石洞去了,於是王將軍就帶領人馬來到山腰,又抽調幾十名擅攀爬軍士,爬到崖頂準備救人。

劉紀聽到上面有人說話,問是何人,上面回答說是來救公主,這時公主要跟領頭的說話,王將軍回稟是奉皇帝之命來救公主,公主這才放下心來。王將軍命人將所帶繩索編成一個網兜,然後扔進洞底,讓劉紀把網兜繫到從洞口垂下的繩索之上。公主坐進網兜之後,王將軍命眾軍士將繩索拉到洞口,救回公主。這時劉紀在洞底,正等網兜再次落下,卻見洞口落下一塊黑影,嚇得劉紀趕忙向一旁閃躲,只得到轟隆一聲,原來落下的不是網兜,而是一塊大石。原來這王將軍見到劉母之時,已認出這是當年被父親陷害的武將之妻,又知道入洞救公主之人就是武將之子,當時就動了殺機,因當年王將軍年幼,劉母並未認出。故在公主獲救之後,王將軍就命軍士投下巨石,想封死洞口,讓劉紀在洞里等死。

只見洞口不斷落下巨石,直到堆積起來堵住洞口。劉紀見來人有心害死自己,心中也已明白七分,知是父親仇人下手,只得再尋出路。劉紀轉來轉去,在距蝠妖洞口不遠處,又見一石洞,進去探看,竟見一白龍被釘於石壁之上,那白龍能口吐人言,問劉紀何故來此,劉紀便將救公主被害之事向白龍述說一遍。白龍聽說,告知劉紀,自己本是東海龍王之子,因行雨疏忽,被罰釘在此洞,來年二月二龍抬頭之日,就將期滿升天,屆時會有雷電將洞口巨石劈開,只要劉紀抓住龍爪,就可帶其出洞。劉紀聽後,心中大喜,就在洞中等候龍抬頭之日,待到飯時感覺肚餓,正要出去尋找食物,見白龍伸出龍舌,舔了幾下石壁上一塊白石,料想應是充饑之用,於是也上前舔了幾下,頓時飢餓全消。

就這樣過了三個多月,一日,白龍告知劉紀,已到了龍抬頭之日,讓劉紀看準時機,石釘脫落要立即抓住龍爪,劉紀點頭答應。不一會,只聽外面雷聲隆隆,突然一聲炸雷,好像是在洞口炸開,這時壁上石釘應聲脫落,劉紀趕緊抓住龍爪,抱緊龍身,只見白龍飛出石洞,來到崖頂洞口下方,這時堵洞巨石已被劈開,白龍順洞口飛升出去,來到半山腰,將劉紀放下,又向東飛去。劉紀站定,向著東方拜了三下,下山回到家中。劉紀到家見到母親,母子倆抱頭痛哭,劉母也料到是被奸臣所害,但也未責怪兒子,只說以後莫再管這些閑事,平常度日就好。這年夏天,京城王將軍父子在花園裡,被雷劈死,全身燒焦,慘不忍睹。三年後,天下大亂,又過一年,皇帝被亂軍所殺,屍首不知所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