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至尊
諸天至尊 連載中

諸天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犀利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冠軍侯 周澤 奇幻玄幻

十方地獄禁不了我魂,浩瀚星空亮不過我眼,無垠大地載不起我腳,諸天神魔承不住我怒!我要這天地匍匐,我要這輪迴斷滅!展開

《諸天至尊》章節試讀:

八步走完,宛如踏過八重天,八重天地元氣凝聚出的雲霧被周澤全部容納到體內,感受到體內充沛的力量,周澤有種脫胎換骨的重生之感。

先天境,沐浴天地元氣而生,得洗禮而重生!

「還是太着急了一些,只走出了八步!」周澤心中有着幾分無奈,他原本想要再等等的,多感悟黑石一段時間,這一切計劃都被安和親王打破了,這讓周澤對安和親王的怨怒更重。

「現在,你可以吃屎了吧?」周澤盯着安和親王,語氣不大,卻震懾着每一個人的心靈。

安和親王眼神無比複雜的看着周澤,他無法想像真的有人可以一念入先天,一步一登天。特別是,這個人還是一個聲色犬馬的紈絝。

他心中有千萬種疑惑,一個從未修行的人是如何之間跨越聚氣境,直接進入先天境的。安和親王突然覺得,不管是周滅和自己都遠遠的小看了周澤。

「走!」安和親王盯着周澤看了許久,他知道周澤步入先天境後,之前所準備的一切計劃都用不了了,他也是一個果斷的人,陰沉的臉就準備帶着人走。

「走的未免太快了吧!」周澤笑着看着安和親王說道,「你說過我入先天你吃屎,屎還沒有吃完呢?這麼急着走幹什麼!」

「你要留下我?」安和親王森冷陰沉的盯着周澤。

「呸!」周澤大罵,「就你這歪瓜裂棗影響食慾的模樣,鬼才會留下你,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喜歡收『乾兒子』啊。」

安和親王聽到周澤的話氣的直咬牙,這混蛋沒事就提他的乾兒子幹什麼?一個普通的詞,怎麼到他嘴裏面變的那麼糜爛邪惡呢?

「願賭服輸是一個人的基本素養,特別是我們這種欺男霸女的二世子。僅有的優點,不能丟失了。」周澤很認真的說道,「所以,吃完再走吧!」

「我要不吃呢?」安和親王哼道。

「那就只能我喂你了!」

周澤的話語剛下,腳下的步子踩動,整個人如同風嘯,迅猛的沖向安和親王,化掌為拳,刁鑽狠辣的直衝而上,元力纏繞在周澤的手臂上,隱隱有着幾分螢光。

安和親王哪裡想到周澤說動手就動手,眼中也涌動出精光,先天境的實力展現出來,拳頭揮舞,熠熠生輝,身上涌動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把他包圍在中心,衣衫飛揚,身體繃緊橫跨而出,生生的迎上周澤這一擊。

「轟……」

一聲巨響,安和親王連退數步,手臂顫抖的厲害,居然在拳與拳的力量對碰中,他處於下風,八重雲霧凝聚而成的天地元氣真的如此渾厚和精純,讓淬鍊了一年的他都比不上?

安和親王不信,他猛然的出手,帶着強大的力量,橫掃周澤的胸口而去,出手霸道而兇猛,腳下踩動,腳下的青石生生的被他踏出腳印,很多人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驚呼,先天境的強大壓迫力讓他們心悸,安和親王帶來的隨從都情不自禁的後退起來。

「達到先天境就以為能叫板我嗎?」安和親王哼了一聲,拳頭和腿同時掃向周澤。

周澤沒有多說話,以乾淨利落的手段,腿同樣掃出去,下盤微蹲,划過圓月弧度,攜帶着天地元氣,恰好擋住安和親王的腿,對方轟過來的拳頭,周澤以手掌探過去,剛好包住他的拳頭,拳頭落在周澤胸前一寸處,分毫不能寸進。

短短一息,兩人就連番出手,卻每一次都被周澤輕描淡寫的擋住,周澤出手瀟洒,簡單直接,但每一次都讓安和親王進攻無門。

這樣的情景引得在場眾人一片驚愕,周澤畢竟剛剛達到先天境而已,居然能和早就步入先天境界=一年的安和親王打的旗鼓相當,最重要的是,任由安和親王出手如何刁鑽霸道,周澤都能簡單直接的擋住。

「轟……」

安和親王再次一次狠辣的攻擊被周澤擋住,他眼睛瞪直,怒吼喝道:「我不信一個廝混花叢放蕩形骸的人能勝我!」

「天才之所以被譽為天才,那就是他聲色犬馬時能紙醉金迷到讓人羨慕,他修行時同樣能一念成強者。」周澤很認真的總結道,「做什麼都能成宗師,這才是天才,而恰巧,我就是!」

「……」很多人對周澤這樣無恥的話都忍不住想要呸一聲。

不過,當他們見到周澤出手之間,每一次都震的安和親王手臂顫動,他們又驚悚無比,他居然能佔據上風。

蘭陽夫人看着周澤,臉也有些發燙,在這不久之前,她剛罵完周澤只會聲色犬馬沒有一絲修為,然後下一個瞬間,他就成為了先天境。

「這混小子,這三年到底去做什麼了?」

和蘭陽夫人有一樣想法的是林惜,她同樣好奇周澤這消失的三年去做什麼了?能讓他一念入先天,能讓他出手如此老練利落,這絕對是經歷無數次打鬥磨練出來的。

林惜似水般的眸光落在周澤身上,望着七歲就騙她說嘴唇很甜,屁股要多摸摸才會更白的少年,她突然無比想要知道,這三年周澤到底去做什麼了?

周家上下除去鎮妖王,沒有人知道周澤這三年經歷什麼了?當然,他們要是知道的話,定然會覺得驚悚。

此刻的他們,都失神的盯着周澤。因為一直防禦的周澤,終於開始反攻了起來。反攻的周澤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盡顯,磅礴的天地元力涌動,纏繞他手臂揮舞而出,安和親王神情劇變,身影連番後退,可是剛剛後退數步,卻見周澤激射而來,周澤的速度快的讓他超乎想像。他只能再次以力量迎上去。

而就是此刻,周澤卻一個側身,安和親王一拳落空,這讓他面色劇變。果然,他見到周澤出現在他身後,拳頭上裹着能帶起風嘯的元力,瑩瑩閃爍着着光芒,一拳直接砸出去,快如利劍出鞘。

一拳毫無意外,生生的砸在安和親王的後背上,安和親王只覺得一股巨力衝擊而來,血液從口中噴湧出來,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而與此同時,周澤的腳生生的踩在安和親王的胸口。

勝負瞬分!

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在周澤主動攻擊到安和親王落敗,他居然沒有堅持三息。這是一個先天境啊,就這樣簡單粗暴的敗在他手裏面了?

很多人愣愣的看着周澤,看周澤再也不是傳言中那個只會聲色犬馬的紈絝子弟,他們發現所有人都小看了這個人。

安和親王見到周澤手中出現了匕首,他神情劇變,想要掙扎着起來,只不過被周澤踩着,任由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周澤的壓制。

「我是皇室親王,你膽敢動我!」安和親王望着周澤手中的匕首,他聲色俱厲的喝道,眼中卻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絲驚恐。

「親王啊!」周澤的動作頓了頓,踩在安和親王手上的腳也鬆了幾分。

安和親王鬆了一口氣,他想到自己的身份,怒氣橫生,對着周澤怒喝道:「還不拿開你的臭腿,我是大楚的親王,周澤你是要謀逆嗎?」

安和親王聲色俱厲,大義凜然。這就是他的本錢,皇室血脈就是他的護身符,這也是周滅找他來大鬧鎮妖王府。

「謀逆?好大的帽子,我還真戴不起!」周澤嘆息了一聲。

「那就把你的臭腳拿開,周澤,你今日對皇室血脈不利,你等着受罪吧!」安和親王怒喝道。

「我受罪不受罪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不可能完整的躺着回去!」周澤笑眯眯的看着安和親王。

「你敢!」安和親王怒目而視,他一點都不擔心,周澤有天大的膽子敢動他。安和親王的一眾手下也沒有上前營救,他們不怕安和親王出什麼意外,親王的身份註定他能在大楚皇朝橫着走,誰敢冒天下大不韙對他做什麼?

蘭陽夫人對着家將點點頭,她不願意惹上麻煩,儘管她也想廢掉安和親王,可是他的身份註定不能這樣做。

「不敢就趕緊放開我?你當本王是尉遲勇他們嗎?你殺了就殺了?哼,你倒是有本事動動本王試……」安和親王在呵斥,但是下一個瞬間他就慘叫起來。

握着匕首的周澤,信手一划,安和親王的腳筋直接割斷。

「周澤,你……你……」很多人神情劇變,不敢置信的看着周澤。

但周澤卻沒有在乎他們眼神,動作極其迅猛,把另外的手筋腳筋一起給割斷,然後很認真的看着安和親王說道:「你看我說過你不能完整的回去的吧?」

每一個都倒吸涼氣,他們沒有想到周澤真的這麼狠辣,直接把一個親王給廢成殘疾了。他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安和親王承受着巨疼,他努力的掙扎,猙獰的吼道。

周澤抬起腳,根本不理會他的吼叫,轉而對着一個家將喊道:「去,找一堆狗屎來,餵給他吃,做人啊,要有誠信,說給他吃屎,那就得給他吃屎!」

「你敢!」安和親王追隨而來的親信怒吼道。

周澤對着周家一眾家將喊道:「打!打死勿論!」

一眾家將面面相窺,在周澤眉頭一挑中,他們這才轟涌而上,對着安和親王的一眾隨從狠抽而去,周澤連安和親王都廢了,他們還怕打一群隨從嗎?

蘭陽夫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場中亂成一片。一個家將真的去喂安和親王吃屎,這讓她都覺得腦袋不夠用了,堂堂皇室血脈,現在被人逼的吃屎了,這……

當所有人都躺下,蘭陽夫人還未說什麼,就聽到周澤說道:「派人把安和親王和他的這些乾兒子們都送到冠軍侯周滅府上,就說我送給他的禮物。」

「這……」一個家將愣愣的看着周澤。

蘭陽夫人微微一愣,隨即對着家將喝道:「還不按照二公子的吩咐去做。」

「是!」家將趕緊組織人手。

周澤輕嗅白竹秀髮,恢復之前的懶散和放浪,語氣慵懶的留下一句話:「給周滅帶一句話:他割斷安和親王手筋腳筋的事,我會當做不知道的!」

「噗嗤……」

有家將沒有忍住,當場就噴水了。二公子,你確定帶的是這句話?怎麼感覺周滅還要承你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