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霸愛:嬌妻很撩人
總裁霸愛:嬌妻很撩人 連載中

總裁霸愛:嬌妻很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唐穎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如卉 現代言情 程旬旬

結婚三月,老公因病,她意外發現自己懷孕,眾所周知名門周家大少爺,病入膏肓,一夕之間她成了人人唾棄的女人當她成為眾矢之的,百口莫辯時,他立於她的跟前,看着她的眼睛,幽幽的說:「我的」他眼裡明明帶着譏諷,卻依舊向她伸出了援手展開

《總裁霸愛:嬌妻很撩人》章節試讀:

第003章:葬禮

程旬旬做了個噩夢,夢到了小時候的事兒,還夢到被周嘉樹當場被捉姦,江如卉查清楚了她的來歷,把她打回原形,送回了那個小村子裏。她大叫着睜開眼的瞬間,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身上粘糊糊的全是汗。

半天才回過神來,眼前開始出現東西,一張臉映入眼帘,初初見着,她嚇了一大跳,整個人猛地往邊上縮,眼中滿是驚恐。

立在床邊的男人看到她的樣子,冷冷的哼笑了一聲,說:「怎麼?做虧心事了?把我看成我哥了?」

程旬旬沒說話,整個人又往被子里縮了縮,只露出一雙眼睛,黑漆漆的像一塊黑曜石。

周嘉遇最討厭她用這種眼神看他,楚楚可憐,卻總是迷惑人心。

周嘉遇是周嘉樹同母兄弟,兩人其實長得並不一樣,但又神似,剛剛程旬旬看到他的一瞬間,確實是以為自己看到了周嘉樹。人,果然是不能做虧心事,她是真的被嚇着了,就算現在知道他是周嘉遇,她還是不太敢正眼看他,看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是看到了周嘉樹。

他擰了眉頭,稍稍彎身,伸手觸碰了一下她的額頭,程旬旬又條件反射的躲了躲。他便不耐煩的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說:「你怕什麼?」

「你……你別在這裡待着,被人發現了,說不清。」就她現在的狀況,不適合跟任何一個男性生物待在一塊。

「嗬。」周嘉遇冷哼,表情卻緩和了不少,站直身子,說:「吃藥了嗎?」

她搖頭。

「為什麼不吃藥?」

她抬了一下眸子,抿了抿唇,「睡一覺就好了,你……你還是快出去吧。」

「靈堂已經布置好了,我們得走了,是我媽讓我來叫你的。」

程旬旬聞聲,沒多想他的話,迅速的從床上起來,撕掉了額頭上的退燒貼,光着腳踩在地板上,拉開櫥櫃,找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出來。她的目光變得堅定,彷彿一下來的精神,立在周嘉遇面前,說:「我知道了,我整理一下,馬上就下去。」

周嘉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沒再說什麼,就轉身出去了。程旬旬鬆了一口氣,進了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將頭髮盤了起來,換上衣服就匆忙下了樓。

人都差不多走了,只有清嫂在等她,門口的車子已經準備好。程旬旬上車之前,清嫂給了她一瓶水和一盒葯,說:「別忘了吃藥,二少爺讓準備的。他說讓你別給他們添麻煩,葬禮會很忙,不想看到有人倒下。」

「噢,我知道了,謝謝清嫂。」程旬旬接了過來,就上了車,她將藥盒緊緊的捏在手心裏,只喝了水,沒有吃藥。

周家的地位擺在那裡,葬禮已經很低調了,但還是來了不少人,均是聞訊趕來的,自然也有記者暗藏在這些人里,進來祭拜。

程旬旬一直跟在江如卉的身邊,偶爾還是會掉眼淚,因為高燒一直不退,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苦悶,一副凄凄慘慘,傷心欲絕的樣子,看着還真是有種真愛的感覺。程旬旬得到了不少同情的目光,有些個年長又感性的女人,會拉着她的手說一些寬慰的話。

江如卉聽到『有情有義』這四個字的時候,恨不得上去拆穿一切,可她還是忍住了,為了名聲,必須要忍住了!

夜裡,需要守夜,靈堂內寥寥幾人。程旬旬站在水晶棺邊上,看着周嘉樹清俊的容顏,默默的流淚,她本不是個愛哭的人,這大概是她長大之後流淚最多的一次。

「你離我兒子遠點!不要臉的東西!」江如卉壓低聲音,一把將她從水晶棺邊上扯了過來,瞪着眼睛看着她,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嘉樹去世前,你對他幹了什麼!等葬禮結束,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給我滾出去,別讓我看見你!」

程旬旬被趕出了靈堂,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周圍的人對她視若無睹,她出去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眼淚被風給吹乾了,她也再哭不出來。

外頭下起了細雨,這幾天的天氣一直都陰晴不定的,這時不遠處那個穿着黑衣黑褲的人摁滅了手裡的煙,轉身走了回來。經過她面前時,稍停了一下步子,只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就入了靈堂。

那一眼,看的程旬旬心裏毛毛的。

葬禮共三天,前幾天一切相安無事,直到出殯那天,出了點意外。

這意外來的突然,讓周家的人皆是措手不及。葬禮結束,周家一行人籠着沉悶的氣氛紛紛下山,出了墓園門口,一家子的悲傷氣氛還未消散,江如卉還哭的不能自己。忽然就有一群記者圍攏過來,目標人物是程旬旬。

「周少奶奶聽說您懷孕了,對嗎?根據消息,您嫁給周大少爺的時候已經病入膏肓,請問您懷的是誰的孩子?」問這個問題的記者,語氣裡帶着滿滿的諷刺和嘲笑。

程旬旬聽的出來,周家的人更聽的出來。

「周夫人,您兒媳婦懷孕的事情,您知道嗎?據了解,您的兒媳婦並沒有做過人工受精的手術,所以您可知道這孩子是誰的?」

江如卉臉都發青了,別說是江如卉了,這時候最暴躁的應該是周景仰,這事兒才幾個人知道?怎麼會傳到記者的耳朵里去!這明顯是有人要故意針對周家!毀其名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