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花不離
總裁的花不離 連載中

總裁的花不離

來源:google 作者:洛米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心然 現代言情 陸思恆

洛心然與陸思恆的相遇,源於那一朵愛情之花她活力四射、熱情奔放,他英氣逼人,氣質出塵,一場面試不歡而散,一次酒吧冤家路窄,原本洛心然想着再也碰不到那個討厭的陸思恆,但是天不從人願,分分秒秒被他操控佔有,漸漸地她愛上了這個霸道總裁,淪陷在他覓愛追歡的愛情之花里洛心然終於在人生最美的時光里,找到了她那份「花開若相惜,花落莫相離」的愛情展開

《總裁的花不離》章節試讀:

司宇微信Call洛心然,「今天下午六點Miya日料,十點Ken酒吧,不見不散。」

「歐了」,洛心然正好在家憋得心慌,司宇真是及時雨,這一約讓洛心然立馬有了精神,一身精心打扮之後跟母上大人請了假就出去聚會了。

「司宇,艾加,高彬……,哇,你們都來了啊,好久不見,想死你們了。」平日在大學玩在一起的閨蜜朋友都來了,洛心然開心得不得了,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一行人在miya日料high翻了,他們曾經是一個外語系的,都憧憬在這個行業里殺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但是這一個月下來,有創業的,有工作的,有深造的,還有洛心然這種失業怠工的,彷彿跟當初的夢想都或多或少有些偏離,但是不得不接受現實的殘酷。

「洛心然,聽司宇說你前兩天面試了晴雅集團,那麼好的公司為什麼放棄啊?」艾加有點不可思議。

「不合適就不去了唄。你呢?」洛心然對於拒絕晴雅集團的Offer完全不Care,但是閨蜜朋友們都替她惋惜,她也就搞不懂了,難道她這點兵點將選的公司在他們眼裡這麼受青睞。

「我啊?剛面試進了一家公司的翻譯,還在學習階段,要被那專業術語給搞瘋了,我感覺我不是外語系畢業的。」艾加訴說著工作的不易。

「沒事沒事,外語這東西熟能生巧,我們都是一路走過來的,不怕。」洛心然安慰着艾加。

「只是需要一段時間適應,你別給自己太大壓力。」高彬和艾加在大學裏就是一對,兩人一路相伴,讓他們這些單身狗着實羨慕。

「還是我們的司宇好,回家接管生意,搖身一變成總裁。」洛心然對着司宇感嘆。

「洛心然,你這有點人生攻擊啊,感覺我像個富二代不務正業似的,我也很辛苦的,你什麼時候來當我的總裁秘書幫幫我?」司宇逗着洛心然,要說司宇對洛心然沒有好感那是假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是我們的洛大小姐對於司宇就是處得像哥們一樣,根本沒有往那方面想。

「我當你秘書?你還是另尋他人吧。」洛心然對於總裁秘書這個職位,自從上次那場尷尬的面試之後,可是直接拉黑刪除,一概不予以考慮。

一行人說說笑笑,很快到了十點,他們難得聚會一次,決定去Ken酒吧High一下。Ken酒吧是最近新開的一家酒吧,人氣挺高的,不像普通的酒吧空氣中布滿了煙酒的味道和喧鬧嘈雜,酒吧駐唱歌手帶來的音樂流行勁爆,聲動梁塵。司宇帶着他們選了一個卡座,叫了雞尾酒和啤酒,沉浸在這屬於年輕人的世界裏。

艾加和高彬兩個人低頭竊竊私語,其餘人進入舞池不停搖擺,沉淪在這夜生活里。剩下司宇陪着洛心然喝酒聊天。

「你為什麼不跟他們一起去舞池跳舞,不用在這裡特意陪我啦。」洛心然對着司宇說。

「沒事,我陪你聊聊天,來,干一杯。」

「嗯,干一杯。」洛心然抿了一口,這雞尾酒的味道還不錯,微醺的桃花米酒風味。

「洛心然,我點首歌送給你,你有什麼想聽的歌曲嗎?」司宇湊着洛心然問道。

「想聽那首《落在生命里的光》,謝謝」。

於是,在幾分鐘之後,酒吧駐唱歌手說道:「非常感謝C14卡座的司宇先生,他為他的朋友洛心然點播了一首《落在生命里的光》,接下來我將為大家演繹這首歌曲。」

陸思恆正好今天也來到這裡跟留學回來的朋友聚會,聽到「洛心然」的名字,他不由得轉向C14卡座。他一眼就看到了洛心然,她正坐在那裡和旁邊的男的聊天,還有說有笑,打打鬧鬧,儼然一對小情侶的模樣。陸思恆瞬間覺得心裏不是滋味,醋意翻騰。他一邊和朋友聊天,一邊注視着洛心然。

「真好聽,謝謝你,司宇」,洛心然給司宇來了個友情的愛的抱抱。

「你開心就好。我們去舞池跳舞吧,別老杵着不動。」司宇拉着洛心然進入舞池。

洛心然從小學跳舞,身材比例很好,加上今天這精心的裝扮,讓她在舞池裡顯得更加嬌艷欲滴。她隨着音樂的節拍舞動,跟司宇來回互動,拋去了一切的煩惱,盡情享受着這午夜的精彩。

陸思恆實在憋不住了,跟朋友打了聲招呼,便起身閃入了舞池中。他快速地靠近洛心然,然後一把將她給帶了出來。司宇一閃身也沒有發覺異常,想着洛心然大概去洗手間了,這麼大個人丟不了,過會兒就會回來的,也沒有太在意。

「洛心然,好久不見。」

「你誰呀,我不認識你。你再不放手,我喊非禮了。」燈光閃爍的酒吧里,洛心然看不清對方的面容,極力地反抗着。

「晴雅集團總裁陸思恆,這下有印象了吧?」此時的陸思恆有些生氣,自從上次那一吻之後,洛心然就悄悄偷走了他的心,他無時無刻想着與她重逢相遇,想不到今天在這遇見她,還看到了她的小男友,真的要被她氣得就差吐血身亡了。

「先生,我不認識你,我想你應該認錯人了,我的朋友還在等我,告辭了。」洛心然可不願意再想起關於那天面試的事情,今天卻冤家路窄舊事重提遇上了他。

陸思恆百分百確定就是她,對於洛心然的佯裝無事,他把洛心然壁咚在酒吧昏暗的角落,一隻手控制着洛心然的雙手,一隻手托起洛心然的下巴,「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陸思恆陸先生對吧,我想我真不認識你。」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物那就註定是同樣的遭遇。陸思恆霸道吻上了他的洛心然,洛心然比上次更悲劇,她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雙腿這次也被陸思恆死死鉗制,一點兒也動彈不得,直到最後放棄掙扎,淪陷在他的城池壁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