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連載中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夏白菜的安道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商榷業 姜沫 現代言情

【白切黑➕自戀作精女主✖️矜貴冷淡男主】【甜寵➕撩精】姜沫,娛樂圈美人,膚白大長腿,烏髮濃密,五官精緻如雕刻著名985大學畢業然而圈內人提起姜沫,都會搖搖頭感慨,這姑娘哪都好就是腦迴路太奇怪別家粉絲:我家大明星最美姜沫粉絲:我家女兒是不是又得罪人了?我代我女兒道歉,請原諒她,畢竟她腦子不好…———商界精英,赫赫有名的商榷業,清冷矜貴,卻屢次被姜沫氣到直到後來,商榷業紅着眼,把姜沫抵在牆角,「寶貝,你說一句,我就吻你一次」展開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章節試讀:

歐錦看了眼帖子,一下子火都大了。

「這群人真的找各種看圖說話,我聯繫法務部發律師函警告下。」

姜沫側眸看了她一眼,卷翹的睫毛抬起,露出一雙清純的眼眸,淡定地說道:「要不我幫你看下,畢竟我也是學法的,就是沒考法考而已。」

「......」

「你還打兩份工呢?」歐錦說道。

姜沫放下手上地《養貓指南》,站起身來,輕輕拿走歐錦的手機。

濃密纖長的睫毛垂下,白皙纖長的手指滑動手機屏幕。

標題:【某95後小花做出這種事圈內人都不驚訝,畢竟她是圈內出了名的囂張】

這個帖子標題就很有意思。

姜沫抬眸看着歐錦,大眼裡滿是無辜,問道:「難道我真的很囂張嗎?」

「......」歐錦頓了下,才說道:「要看哪個方面了,你可是會當面懟當紅流量小鮮肉的人,不過就拍戲來看,你很敬業。」

姜沫點了點頭,一副很是認可的樣子說道:「我也覺得我很乖很敬業。」

「......我只說你拍戲的時候敬業,沒說你乖好不好,你天天給我惹事還說乖?」歐錦翻了個白眼。

姜沫為自己辯解道:「這不是別人先招惹我的嗎?我一向是以德報德,以怨報怨。」

「行,你開心就好。」歐錦無奈地說。

姜沫眨了眨眼,開心地笑了,一臉古靈精怪的樣子。

隨即,姜沫垂眸看了眼帖子內容。

【圈內人,今天看到某95後小花上了熱搜,只能說見怪不怪。圈內人都知道她在片場有多囂張,劇組的人都奈何不了她。

據劇組的人說,她有一天沒請假直接跑了,不知道去哪了。第二天原本是安排了她全天的戲份,所以全劇組的人都在等她,導演急得嘴巴冒泡了,最後還是把男主和女二叫回來先拍其他戲份。

你以為人家跑了會怎麼樣嗎?完全沒事人一樣,大咧咧的就回劇組了,導演還得哄着她繼續拍戲,而其他工作人員還要連夜協調場地和道具,只能說上等人和打工人不一樣。

哦,對了,她跑出去後第二天就回來了,回來後還送了好幾車火鍋自助到劇組,不知道她跑了是去見誰了,不過據說第二天她整個人精神不是很好,懂得都懂......

所以她自己說和LT絕無可能這件事吧,我覺得也很正常,圈內都知道她隨心所欲慣了,導演都管不住。

據說之前這件事之後,電視台都氣瘋了,還指望着劇第二輪播出,沒想到人家大小姐脾氣上來了,直接拆了CP,不過也可能是背後的JZ介意吧。

就是背後的打工人太慘了,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現在連夜回去擦屁股呢。

對了,她有後台這件事圈內人都是默認的,她拍第一個戲的時候,就是豪車接送往返的,一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一進圈就演大導的電影,懂的都懂。

放幾張圖片自證下:火鍋.jpg; 拍攝日程安排表.jpg】

姜沫微微抬眸,疑惑地看了一眼歐錦,「我什麼時候直接跑了?」

歐錦翻了個白眼,說道:「就是那天你來姨媽痛到直冒冷汗那天,你半夜肚子痛,我就幫你請了個假,後來導演讓你休息一天,他去協調先拍其他人的戲份。」

姜沫瞭然的點了點頭,紅唇輕啟,「那火鍋自助就是第二天我點的外賣吧。」

她覺得臨時請假很不好意思,就給點了外賣送到劇組。

「是呀,所以說黑粉看圖說話,就拿着幾張圖片就開始瞎編。」歐錦說道。

「那你別找律師了,沒用的。」

姜沫看了眼歐錦,見她不是很理解,就解釋:「那天確實有我的戲,但是我沒去,而且火鍋也是實話,除了猜測我沒請假就跑了,其他都是客觀事實。」

語言的藝術就是這樣的,哪怕沒捏造事實,改一改用詞就能引導風向。

「真的假的?」歐錦問道。

姜沫重新看了眼說道:「帖子講的基本上是客觀事實,就是把動機編了編,比如我身體不舒服請假,變成我不請假就跑了;我請吃火鍋變成我背後的金主爸爸請吃火鍋。」

如果要告名譽權侵權,其實也可以……就是告名譽權不能證明事實不成立,澄清不了什麼。

而且反而會讓網友們更義憤填膺,覺得自己「囂張」「仗勢欺人」。

「不行,不能就這麼算了。」歐錦氣的不行,在客廳里轉了幾圈,快把姜沫頭轉暈了。

姜沫手指輕輕往下滑動,看到下面網友的評論。

【我驚到了,被她的營銷騙了好久...】

【這麼囂張的嗎?打工人要氣死了,要是我工作的時候遇到這麼沒有責任心的人真的要崩潰了!】

【真噁心,最氣這種工作不負責任的人了】

【唉,代入了一下,我感覺我要氣爆了,真的不負責任】

【她粉絲現在還在洗白,說她只是直爽而已,呵】

【能粉這種的,看來也是三觀不正的人】

【擦,我房子塌了,這ylq還有能粉的人嗎?虧她還是985畢業的,我還以為會不一樣呢。】

【人家現在可不像我們打工人,日薪都上百萬了,早就把自己當人上人了】

【迷信學歷這種就很扯,同個圈子裡的人能有多好】

【又塌房了,好噁心】

姜沫長指點了下,退出帖子。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WB,打了會字。

「搞定了。」

「???你說什麼?」歐錦連忙詢問道。

姜沫仔細觀察了下歐錦的臉色,說道:「你不要激動哦。」

一般姜沫只會在自己闖禍的情況下這麼說。

聞言,歐錦差點說出髒話。

她緩了緩,深深吸了一口氣,強露出笑容,問道:「你說吧,你剛剛做了啥?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就是......」姜沫看着歐錦,緩緩說道:「我在WB上發了一篇文章,解釋了下這件事。」

「姜沫!你能不能別那麼衝動!!!你要解釋可以,但是你不能不和我們商量就發呀!」歐錦爆炸了。

姜沫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說:「不要生氣嘛,要不你先看下我發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