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連載中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果之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川城 遊戲動漫 火龍果之魂

(黑暗風,殺伐果斷)東京都市宅男,失去工作心灰意能之時,接觸系統,成為繼國緣一的後人,燃起心中對劍法的渴望這一世他要邁向極境,在成為劍聖之旅上巔峰造極展開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章節試讀:

霓虹都市內,燈光伴着夜空散落在四周。

無人來過的街頭,古川城裹着圍巾,坐在一片小巷裡,看着城市中心的那棟高大建築。

原本作為日本工薪階級,每天上完班在被老闆訓斥之後,逃避般的回到家看輕小說動漫成為唯一的樂趣。

奈何流行感冒,許多公司裁員,作為表現一般划水人群,古川城毫無疑問被列入高危名單之中,一番掙扎後依然沒有改變自己的處境。

本以為丟掉工作夠糟了,沒想到女友因為自己心情煩躁中沒有聯繫,也斷了關係。其實這也許是表面的,更可能因為自己大概沒有什麼未來即使止損罷了。

看着格格不入的城市,在街角這個被遺忘的角落裡,想起銀行卡僅剩的6000日元,看不到希望的古川城拿着手中的安眠藥決定在這個冬天悄無聲息的離去。

沒有感情的世界,陌生的人群,無所謂了,如果真的有神的話,把我送入二次元里吧。打開了藥瓶,閉上了眼睛。這是古川城心中最後的想法,沒有了任何自己的羈絆。

徹骨的寒風襲來,伴隨着寒風呼嘯,世界似乎此時也剩下了僅此的聲音。沒有任何聲音就這麼沉默的過了許久。

響起了葯蓋掉落的聲音,緊閉着雙眸,嘆了口氣,然後準備往嘴中塞藥的時候,突然感受到眼睛外傳來強烈的耀光深深的刺激着神經。無可奈何的睜開,心裏也是很煩躁。都這麼糟糕了,為什麼連最後的安靜也不給我?

滴,檢測到合適宿主,203號主神實驗室為您敞開。

宿主?小說里主角那樣的?對此古川城表示,嗤之以鼻,找誰找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流浪漢加上那可疑的台詞更讓古川城不想理。

就這麼過了許久發現,閉着眼睛依然會被弄醒,站起身拍了拍灰,呵呵,就這種東西也就騙騙傻子了吧。

轉過身朝着空無一人的小道默默的行走在黑暗之中。

雪不知何時也已經開始紛飛着,在這黑色的世界中增添了一抹白色,帶着絲餘溫。走着走着,古川城又開始回想起來。

但反正也沒什麼可失去的了吧,如同賭徒一般,古川城對着自己說著。即使**縱着,依舊幻想着一絲的可能。深吸一口氣,又於黑暗之中靜默默的轉過身。回到了那個巷口。一縷縷綠光灑落在曾經坐過那個位置,走了過去,往裏面一看有着一個與現代世界完全脫軌的建築,如房間一般矮小。

檢測到宿主進入房間,系統開始綁定1%,30%……綁定完成,在您之前平行宇宙中已經有10名宿主死亡,10名宿主成為失蹤,1名宿主墮化成虛空信徒,希望宿主能擺脫命運齒輪。電子音從耳畔響起,聽不到任何感情陳述着一件事情。

慢慢的再次吐出「子系統還願系統已開啟,檢測到宿主第一次參與世界任務,新手大禮包已放送。」

如果一個人對應着一個編號,按這個推論的話,22號實驗室也就是說在我之前有22個人也曾擁有這個實驗室?

思考着這些然後看到前方的桌子緩緩變形成為一個圓盤,上面是各種各樣的道具,以及使用途徑,概率聲明。

正**的金色尤為矚目。快速掃視到幾個【無上大快刀海賊世界產物】

【契約-- 牛頭酋長海克斯科技版】

【裝備無盡之刃攻擊力+250

暴擊率+30% 】

看見這眼前一幕,古川城咧了咧嘴,還真的是系統。圓盤**留下選項開始抽獎,古川城把然後伸着手上去,點了一下確定按鈕。

圓盤上指針快速旋轉着,如流光般,群星墜落,圓盤上各色靈光交織着,甚至還溢出不知名的顏色氣體。至於後面抽到什麼,古川城甚至看都看不到,有種內幕被欺騙的感覺。

大約10秒後,系統提示聲音再次響起,而這次居然不是電子音了,而是個帶着點網絡上動漫配音里的聲優聲,甜美的腔調響起恭喜你輪迴者,你已經獲得道具。

「大繃帶×3」【它確實很大,可以大到把你整個頭繞兩圈,然而很遺憾,它只有止血功能】

「基因戰士原粹藥劑」【強化身體里的素質,經系統測試30%身體機能破壞,造成全身組織腫脹,呼吸系統衰竭】

接着,重頭戲來了,紫色的光彩再次迸發。

輪盤稀有物品【神經強化劑,小幅度提升神經反射速度,身體敏捷度】;

技能卡索隆·三千世界【海賊世界量產】;

輪迴幣200;

看完提示後,古川城感受到身體血液飛速涌動着,蓬勃的血氣從身體里每一處,感覺着喉嚨里的甘甜,恍惚間感覺原本乾枯的身體再次擁有了生機,肌肉也變得有力起來。

系統這技能卡用了是永久學會此技能嗎?

看着這海賊里的技能,古川城還記起這招是索隆海上餐廳篇,碰見鷹眼,發起挑戰後最後一招,雖然敗了,但也是得到了鷹眼的肯定。

古川城知道海賊里的世界區別於正常世界,強者甚至如海軍三大將般能力發動自然力量,調動放在正常世界,人類更是無法阻擋。

這高武世界裏的斬擊,雖然是前期的,但在現實世界恐怕依然能超越常人的力量,超越世俗里對斬擊的認知。

然而古川城這需要三把刀,其中嘴上還要含着,恐怕真用起來,自己的牙齒也會被這股力量給震碎,想到這下意識咽了口水。「系統,怎麼有經驗這種東西?我不是個人類嗎,哪有遊戲npc角色那樣的數值?」

「經驗是系統對人物基礎屬性升值,以1級為標準,每個屬性包括力量,速度等都會按一定比例,隨經驗增加。同時每隔10級主屬性將會有一個分支的進化。」

電子音在耳畔再次響起。

抽獎完成,即將強制進入低武世界----鬼滅之刃

戰國年間,諸侯並起,人命如草芥成為權力更替的武器。

絕望之中產屋敷一族鬼王無慘誕生,以人為食。自此之後,為對抗一族詛咒一族憑藉天賦成為主公招募鬼殺劍士人鬼之爭就此落下帷幕。

千年宿命,千年輪迴,斑紋少年出現,遇上最強一代鬼殺隊,惡鬼斬盡,煉獄降臨。

隨後,古川城感受到空氣突然如被壓縮般,壓強變大,身體肌膚甚至能感受到擠壓的熱量。

沒過多久,古川城感受到眼圈一黑,腦後如受重擊一般,讓人印象深刻,感覺腦後骨已經碎了,但是又被未知力量強行修復,但疼痛如同警告一般,深入大腦皮層。也不知道是被痛昏的還是,真昏迷過去。

眼前再次醒來時,已經有一段回憶,從腦海中深入

記憶再次浮現回那個夜晚,一隊穿着隊服的人,在叢林中漫步,身邊的蟲鳴鳥叫,隨着身體快速移動,都已經分不清是聲音還是動物發出的。

這具身體像是感受到血氣的狼一般,追隨氣味忽略了一切感知,奔着煙,從山上俯衝下來,突然看到了一幕,感覺到瞳孔收縮像是遭受重創般的痛苦,讓腦子不斷停留在那一刻的回憶,而後又深深刺痛着這副身軀。

身體止不住的打顫,止不住的抽動,不知是記憶被撞碎,還是害怕。

總之,眼前站着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身穿紫色戰國武士袍,腳下是同樣身穿同樣制服的人員闊劍鋒利的劍刃都被他砍卷了。

無數殘破的身體倒在他的身後,屍體肚內流出的那些那花花綠綠的器官、臟腑,如同地獄般的夢魘出現,身體里抬起頭,望向那臉上長着數隻眼睛的武士。

雖然知道這是怪物,但是依然能看到眼中神情,厭惡生靈,輕視,敵意。血色涌動充斥着不祥,怪物手上的日輪刀周圍長着荊棘般的血色,甚至感覺到蠕動,普通人感受到這一幕或許已經崩潰了。

這具身體像是馬上接受了一般再次站了起來,「你就是繼國家的先代家主繼國岩勝?」,語氣中透露出憤怒以及失望。

黑死牟踩着鬼殺隊員的頭顱,背過身。握着劍的手臂,微不可查的動了下,然後別過身眼睛中閃着輕蔑。

「繼國岩勝,讓人懷念的名字。沒想到還會有後人成為斬鬼劍士,這個年紀身體能鍛煉到這種程度,沒有埋沒這個姓。吾名黑死牟,繼國岩勝這個名字已經隨着他弱小的力量遠去。」

說完手臂握在刀上,擺出攻擊姿態。「不如隨着我一起變為更加強大的生靈---鬼吧,追求力量的極致。」然後氣息陡然暴漲,幾乎凝聚成實質的絕望與黑暗籠罩在他周圍。

「繼國一族的恥辱。」曾經的記憶也從腦海中浮現。

自從繼國岩勝成為鬼之後,拋棄妻兒,留下的女子,變賣家產又恰逢亂世,曾經的家財大多變賣。靠着這些錢才艱難的活了下來

而岩勝的子嗣為了追尋答案也成為了鬼殺隊的一員。

在一次任務偶然間與大伯繼國緣一相遇後,得到了日之呼吸的傳承。

之後重新開始,成為當時的烈柱

並與當時的水柱結婚生下了這具身體的主人繼國平川。

之後父親偶然間得知了關於十二鬼月上弦的信息,與當時的其他倆名柱一起,便再也沒有回來。

從3歲起,便被交給了培育師,母親更是很難見一面。在11歲的時候得知母親也離世。

這是鬼殺隊上下最是虛弱青黃不接的時候,整個鬼殺隊近乎凋零,柱級更是只剩下了炎柱。

看着主公近乎10餘年的隱忍,後起之秀的繼國平川才成長了起來,靠着對通透世界的認知,和天生超乎常人的身體素質,成為鬼殺隊為數不多的日呼武士。

再之後便是靠着主公預知撤退時為了掩護隊友來這裡抵擋進攻。

想到這感知到人物在嘴中爆呵着。「日之呼吸一之型,圓舞。」話音剛落身軀,已至黑死牟面門。

沒有避讓,黑死牟彷彿早已預知一般,緩緩的向後撤揚刀,快速躲過在脖頸前的斬擊,以常人難以理解的速度。

緊接着「月之呼吸一之型:暗月宵之宮」拔刀的瞬間以對手反應不過來的速度進行橫劈,出現月牙一樣的軌跡。

腦中快速勾勒出應對策略,靠着右臂慣性,向下俯身快速迴轉。但身體上依舊出現了幾道血痕。

僅僅第一回合,便感受到了差距,汗滴沾滿全身,身體里感受到灼熱的溫度從身上傳來。

「還要堅持下去嗎?」黑死牟緩緩吐出,「日呼就這麼點威力嗎,和那個人比你的日呼甚至只能斬出一兩道稍微像樣的斬擊。」

「弱?」這具身體主人,咬着牙,即使不看面部依然能感覺到極端的怒火,忽然額頭上冒起灼熱的溫度。如烙印一般的斑紋浮現在軀體上。「像你一樣成為無慘的狗變成鬼就能變強了嗎?」怒吼着向前斬擊、

往後記憶開始模糊,只知道面對黑死牟最後一擊。

這副軀體跪了下來,感覺到身體里的血肉被他手上的日輪刀,遊走吸食血肉,骨頭分離,原本完好的身體在泛着血光下,血液從那個身軀流出,猶如瀝青般翻湧着。

然後他失去意識,隱約中看見紫色武士袍身影漸漸遠去,隨着風一般留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話。

「黑死牟已為主公斬殺日呼武士。」

--------------------------------------------------------------------------

看向腦海中人物卡。

上面清晰的羅列着。

姓名繼國平川

等階柱級武士

狀態:惡鬼化

(為平衡任務難度,已經默認使用原粹藥劑,免疫負面效果,宿主可以暫時擺脫無慘的精神控制。)

技能日之呼吸【殘缺】

全集中呼吸

通透世界【初步感知】

古川城,也隨着記憶順應着呼吸法吐着氣,回想起曾經的身體感知。依託着繼國平川的身軀,只有身臨其境才能感受到,什麼叫刻骨銘心的恐懼。

不是古川城膽怯,普通人面對黑絲摸魚這樣六個眼珠渾身上下都殘餘着血液與死寂氣息的人。怕是連站着的勇氣都沒有,就已經精神失常。

幸好還有系統在,讓古川城稍微有了點底氣,起碼還能變強擁有些自保能力。「這就是這個世界之後必須面對的敵人嗎,無法想像。」

就這樣,砍砍小怪,黑死牟這樣的上一還是讓他隨着劇情走吧,這些惡鬼會被主角消滅,我也不用改變什麼,而且我過去除了送死什麼也不能改變。心裏不出意外的升起這個想法。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否如曾經了解的一樣,我這隻蝴蝶從進入這個世界起,又會有多少人命運因為我而改變。

「叮,宿主已經觸發武士心愿。」

鬼滅之刃:千年宿命,千年因果,惡鬼焚世,盪除災禍。

本世界終極任務:剔除本世界災厄源頭,鬼舞辻無慘並親身消滅黑死牟。

獎勵:全面提升身體素質,並掌握日之呼吸。技能點數10,輪迴幣500,並永遠擁有此分身。

懲罰:立即死亡。

心愿任務:親手斬殺黑死牟。

獎勵:永久獲得繼國平川人物卡,普通獎池3次,特殊獎池1次。

懲罰:不死武士的詛咒,永遠無法使用刀劍類武器。身體永遠產遠腐朽。(包括但不限於,皮膚變暗,毛髮脫落等)

還有這副身體,感受到一絲不真實感,無論從記憶還是,還是物理事實這具身體沒有了活人的體溫,也就是說確確實實已經死亡了。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能夠操縱着一具死屍,但依然能感受到身上的力量。變成了鬼嗎?心裏不覺升起這個想法。

「真要成鬼,鬼殺隊反手就把我揚了怎麼辦。不是人人都像彌豆子那樣,能有機會被主公容忍。」「性格溫和的炎柱還好,性格惡劣點的風柱恐怕連解釋都不解釋,就懟上來了。」

想起回憶里的敵人,古川城抬頭望向周圍,發現連接着碧草豐茂的平原上三三兩兩開着樹,不知名的紅色野花,在平原上點綴着。

再遠方則是一座城市的輪廓,湛藍的天空也隨着遠方烏雲從遠處襲來,吞噬了太陽。一浪浪推過來,古川城才發現已經接近黃昏。

按照腦海中動漫里對鬼的設定,這個時候鬼也很可能要出來了吧,握了握刀柄,拔出刀,刀柄彎曲即使百年過去刀身上的紋路,相互盤曲。

交錯的劍紋,許久沒飲血已經有些暗淡。正好趁這個時候感知一下這具百年前身體戰力。目光一凌,拍了拍破舊的衣袍,奔向那邁入黃昏的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