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罪惡之城
罪惡之城 連載中

罪惡之城

來源:google 作者:小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明 小紅 現代言情

比生死更震撼的現實百態,比江湖更傳奇的血火人生真正的博弈,在那些不為人知的角落,早已展開…展開

《罪惡之城》章節試讀:

剛大學畢業在外實習的時候,有個很好的朋友把我騙去了傳銷,總之就是各種高薪水高福利,我當時社會經驗不足,就相信了他,傳銷窩點是在仁化這邊,很偏僻的地方,老子剛從高鐵站下來,就被拖上車,然後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到窩點已經下午了。

接下來就是熱烈的歡迎儀式,我發誓那絕對是我這輩子享受過的最好待遇。

先是兩個穿旗袍的美女過來摟着我,然後開始走紅地毯,沒錯,就是走紅地毯。

在走紅毯的時候,兩邊都還站着西裝革履的男生,從院子門口到屋裏面大概十米的距離,那兩個妹子把我摟的好緊,我走的膽戰心驚,然後旁邊的人就大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走到門口的時候,馬上就有人給我送花,然後還要擊掌,我傻愣愣的開始不知道什麼意思,結果有個女的過來直接把我抱起來走到了類似教室的講台上,然後更加傻眼了,密密麻麻竟然坐了五六十個人,真是見鬼了。

講課的老師是個少婦,身材不錯,但看臉就有點聽不進去課,她開始讓我做自我介紹,剛去肯定膽子小,我不好開口,然後這少婦就帶着下面的人起鬨,我憋了半天就說了自己的名字,後來就散了,但在吃晚飯的時候,我真是笑傻了,吃的什麼那就不用說了,除了白菜蘿蔔就沒別的了。

搞笑的是,大家吃飯還要唱歌,你只有唱幾句才能加菜加飯,基本上以前來的都會主動唱,你能想像那五六十歲的老大爺唱愛情買賣是怎樣的體驗嗎?

接下來更精彩,你唱完歌之後,大喊一聲我要加飯,然後五個女孩子就搶着過來給你裝飯,如果你吃不完了,你就大喊我吃飽了,然後又是幾個女孩子過來搶着給你把碗拿走,更讓我傻眼的是,你沒吃完的,那些女孩子就替你吃乾淨,沒錯,就是這樣的讓你傻眼,絕對的真實。

我當時雖然餓,可那菜飯真的吃不下,我沒吃完就被別的女孩子吃了。

然後晚上有集體活動,我剛去的那晚上是大家圍在一起玩丟手絹的遊戲,也是唱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被丟到兩次,我開始唱了首兩隻老虎,後來膽子大了就唱了首海闊天空,晚上七點就滾去睡覺了,當然是打地鋪,一間房二十個人,女孩子睡在隔壁,也是打地鋪,而且人還不少。

精彩的又來了……

睡覺前有皇帝般的享受。

想洗澡沒那麼容易,但可以洗腳。

五個人一組,去隔壁房間,然後五個女孩子洗腳水已經幫你打好了,只要你腳放進去,女孩子馬上過來給你洗腳,連指甲縫都給你掀的乾乾淨淨,當然你也可以不去洗,我開始不知道就去洗了,而接下來洗完後,五個女孩子進來,我們五個男的給女的洗腳。

對,你們沒看錯,是給女的洗腳。

給我洗腳的是個年輕妹子,但是我竟然是給個大媽洗腳,那腳臭的晚上吃的飯都吐出來了,我當場就跑了。

到第二天吃了早餐就開始上課,少婦老師站在台上就扯着嗓子大喊,大家早上吃飽了沒有,然後幾十個人扯着嗓子回,吃飽了。

接下來的講課我就先不說了,我跟你們說說我是怎麼跟這裏面的人鬥智斗勇最後逃出去的。

因為我已經知道是傳銷了,所以想洗我的腦肯定很難,但是我必須得裝作被洗腦徹底的樣子,因為只有這樣,別人才不會看你看的那麼緊,當時看着我的有兩個人,一個就是騙我進去的朋友,我們暫且稱他小明,還有個內部的人看着我,暫且稱他小紅。

規則是這樣的,如果我跑了,小明跟小紅都會遭殃,如果小明跑了,我也會被打的半死,開始的時候要交錢,我身上有八九百都交了,其實可以不交,因為他們覺得你會主動交錢,我交是因為我想取得他們的信任,過了幾天後,我對這裡慢慢熟悉了,膽子也越來越大,該唱歌唱歌,該洗腳洗腳,說真的,去了一趟傳銷,真的可以把膽子練的很大。

這附近有個小市場,你可以出去逛逛,但是有兩個人跟着,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不打電話求救,電話確實可以打,但也有人在旁邊聽着,你說的不對勁就是一頓打,我親眼見到有個人打電話求救就被打的半死,那畫面不忍直視。

你們大概也會問,可以發信息上網,不好意思,手機要上交,有人打電話了,他們會把手機送過來,他們還會給你充電,總之不會讓你的手機關機,我當時想了個很傻的辦法,就是聯合小明趁機逃跑,但這辦法都太危險了,如果沒跑掉就完蛋,而且小明已經被洗腦了,如果忽悠他跑,再被他舉報,我肯定會死的很慘很慘。

排除這個辦法後,我就開始慢慢向內部領導靠近,因為我發現他們對信任的人特別寬鬆,而且還經常帶人出去,我的計劃就是爭取讓領導帶我出去,然後我再想辦法逃跑,這時候我就經常自己組織活動,帶領大家唱歌或者玩遊戲什麼的,每次來新人了,我都會主動去給他們洗腦,我知道這麼做不厚道,但沒辦法,我想逃出去就只能這樣,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把自己耽誤在這裡。

終於過了半個月,領導開始注意到我了,還特意找我去辦公室談了一次,當然也是給我洗腦,還給我營造了一種我馬上要成為千萬富翁的假象,我嘴上感恩戴德,可心裏還是在想着怎麼跑。

這次過後,我就被選上了主管,手下管理八個人,這八個人當中就包括騙我進去的小明,以前那個監督我的小紅也是主管,那也就是說我現在跟他同級別了,他知道領導對我很重視,就開始對我態度相當好,還經常給我煙抽。

你們可能會問,我為什麼會這麼快被選上主管,你們是不知道那半個月里我多麼的拚命,我不但給別人洗腳,而且我還吃別人剩下的飯,更主要是我人緣好,人家都服我,尤其知道我是大學生後,就更對我崇拜了,有人可能會說到性生活,房間里一股子味,也有談戀愛滾床單的,領導不會反對你們戀愛,但是不能瞎搞,所以只能偷偷搞,我還知道有個婦女跟個老頭子在茅房裡胡來,被我看到了,那畫面不忍直視。

當上主管後,我開始自由多了,雖然也有人看着,但不會像之前那樣看的緊了,可我還是不敢跑,因為我摸清楚了他們在外面還安插了很多人,所以這時候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等着領導把我帶出去,然後趁機跑。

終於等了五天後,領導再次叫我到辦公室,說今天打算組織一批人去別的公司學習,其實就是去另外個傳銷窩點被人家洗腦,而剛好就選了我這組八個人,領導給我做了很多心理準備,說必須要看好這幾個人,但是出發之前,領導突然臨時換了另外一批人,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領導也沒找我,最後是我自己忍不住去找他,可就在我我剛走進辦公室,兩個內部人員跟着我也走進來,然後把門鎖住了,這是上兩次沒有過的情況。

這時候,我知道出事了!

我被關在辦公室後,領導開始對我笑眯眯的,問我什麼事,我就說為什麼臨時換了組人,然後領導跟我解釋說我這組人都是來的時間不長,不要急着去學習,還說什麼不能一口吃成胖子,總之意思就是對我這組人不放心,我當時雖然覺得很可惜,可為了長遠打算,我當然不會表示不滿意,而為了讓他對我更信任,我還告訴他我有個兄弟月底辭職,我到時候可以把他叫過來,領導拍着我的肩膀說「小夥子,我看好你。」

你們是不是會覺得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

就在我走出辦公室後,之前那兩個鎖門的傢伙直接把我拽到走廊盡頭,一人在我肚子上踹了兩腳,我彎腰有點喘氣不過來,我問他們到底怎麼回事,然後其中一個就警告我說,別以為你想逃出去我們不知道,這次是領導發話說放過你,如果你還敢有這想法,老子捅死你!。

要說不害怕是騙人的,我當時甚至有過放棄的念頭了,真的。

等這兩人走了後,我就跟平常樣吃了午飯,很多人都看出來我有點不對勁,但他們也都沒問我怎麼回事,事實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現在我必須要搞清楚為什麼他們會覺得我想逃,我仔細回想了這段時間自己的表現,可就是想不起來到底哪裡露餡了。

從中午到晚上睡覺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可是第二天我還是搞不明白怎麼回事,而就在我們早上上完課後,有個女的突然找到我,因為她長的在這群人當中算漂亮的,所以我對她印象比較深,不過她沒跟我一個組,所以我有點好奇她找我什麼事,開始的時候,這女的說想調到我這組來,但這事必須得經過領導同意,我就告訴她我說了不算,我們就暫且稱這女孩小麗吧。

小麗後來又和我說,她去找領導談了,領導說只要有人願意換那就沒問題。

我承認我當時是有私心的,我也挺想跟小麗待在一組,於是我找到我這組一個中年大叔,然後我又找到小麗這組的主管,也就是我剛來時候看我很緊的小紅,我們四個人坐在一起商量了會,我忽悠了好久,那大叔才答應很小麗換組,那位主管小紅知道我是領導看好的人,他當然不會有意見,於是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我本以為這事就結束了,我甚至還覺得小麗可能是對我有意思,但沒想到這丫頭居然是有預謀的。

當天晚上在大家玩遊戲的時候,她突然把我拉到角落裡,告訴了我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我被打是因為小明故意去內部人員那邊告我的狀,他說了什麼小麗不知道,因為他只看到那天小明跟兩個內部的人站在一塊聊了很久,估摸着就是在瞎給我扣帽子。

而就在那天,領導就撤掉了我外出的資格,我想這其中肯定是有關係的,但我搞不懂小明為什麼會舉報我。

我問小麗,這事能確定么,她說百分之九十能確定,因為除了這次之外,她還經常聽到小明到處跟別人說我的壞話,大致就是說我這個人自以為是,什麼自己覺得了不起,甚至還把我以前那些丟臉事都說出來了。

小麗還跟我說,小明應該是嫉妒我能爬的這麼快,他比我先來而且交了不少錢也沒得到領導的重視,我這麼快就超過他了,估計心裏就不爽了,儘管小麗說的很肯定,可我也是將信將疑,畢竟我跟小明是很多年的朋友,在深圳也一起待了那麼多年,這傢伙除了有時候很小心眼之外,也不至於會這麼歹毒啊?

小麗後來還讓我提防點,我當時因為不太相信,我就說了句,這事跟你沒關係,你別管。

小麗大概是覺得有點委屈,然後就生氣走開了。

到第二天,我又主動去找領導,我就直接問他是不是有人舉報我了,領導當時很好奇,問我怎麼會知道,我那下沒想太多,就脫口而出說是小麗告訴我的,老闆當時就皺起眉頭,我心想壞了,這可能會害了小麗。

然後老闆突然跟我壞笑問道,「你是不是對小麗有點意思啊?」

我愣了會,然後立刻就裝作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領導說,「別不承認了,小麗換組不就是因為想跟你在一起嗎?」

我還是沒說話,因為我怕承認了這老傢伙會故意又拆散我們。

但是領導的表現讓我很意外,他竟然說,談戀愛沒問題,可要有個度,意思就是不能亂了規矩,然後他還跟我說了很多好話,還說什麼我們兩個都是大學生很搭配,當然領導也承認了確實有人舉報我,但他沒說到底是誰舉報的,我當時也跟他表態,甚至是發誓了,我說我絕對沒有這想法,這肯定有人故意搞我。

領導笑眯眯說,我當然相信你,否則那天我就不會對你這麼客氣了,然後他還說,你是我們這裡短時間內首個破格被提拔主管的,有人眼紅很正常,領導就讓我以後別太高調了,說有時候不要總是搶別人的風頭,讓我要給別人表現的機會,我當然老老實實聽了他的話,走的時候,領導還跟我說,你是我要重點培養的對象,只要你跟我好好做,可能不要你喊人,不要你的錢,我就能讓你年薪上百萬,他還拍着我的肩膀說,千萬別讓我失望。

你們大概會覺得這老闆有點矯情,但如果你們在裏面待了可能就不會這麼認為了,當時他跟我說這話的時候,我真是有感動的,以至於現在我還覺得自己有點虧欠他。

從辦公室出來後,我打算去吃午飯,可剛到院子門口,小麗就出現在我面前,好她像是特意在等我,我問她什麼事,她就問我是不是去找領導問了關於有人舉報我的事,我說是的,還順便跟她說了謝謝,雖然這時候我已經能確定是小明在背後搞我了,可在小麗向我確認的時候,我就說這事過去了別提了,小麗大概是知道我不願承認是自己朋友背叛了自己,她也就不再問了。

可是,精彩來了…

我在跟她走去飯堂的路上,小麗突然問道,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想逃出去?」

我當時就停下腳步,我說,「你是不是找死。」

小麗看我這態度,很冷眼盯着我,似乎破罐子破摔跟我說,「我才剛剛大學畢業,就被我堂姐騙了過來,她現在已經被徹底洗腦,可是我不能跟她一樣,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把自己耗費在這裡。」

我看了下周圍應該沒人聽到我們說話,我當時是咬牙切齒跟她罵道,「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想死別拉着我好不好?」

小麗似乎走火入魔了,又不管不顧的說,「你帶我出去好不好,我求你了,你帶我出去好不好……」

看她可憐的樣子,我沒半點同情心的把她推開,調頭就走。

小麗不甘心,跑上來拉住我,差點就下跪了。

我連忙把她扶起來,然後順勢就把她抱在了懷裡,我腦袋趴在她肩膀上說道,「很多內部的人都在看着我們,你這樣的話會惹來大麻煩,現在領導已經認為我們在談戀愛,做戲做全套,你趕緊也抱着我。」

小麗沒半點猶豫把我抱緊,然後我又跟她說,「對不起,我可能幫不到你,這裡領導對我很重視,我覺得我能在這裡賺到大錢,我不會走我也不想走,另外我也警告你,不要再有這種想法了,這次我可以放過你,如果還有下次,我絕對會捅到領導那裡去,你自己看着辦。」

小麗拚命的想把我推開,甚至還有點哽咽了,可我依舊把她抱的很緊,我說你不想死就配合我。

小麗馬上就老實了,然後我牽着她的手走到食堂門口,跟往常一樣,繼續這種坑爹的生活。

終於在我來到這裡一個月的時候,迎來了我第一次逃出去的機會。

小麗全程參與,驚險程度不亞於過山車。

自從那次小麗跟我表態後,其實後來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心驚膽顫的,因為我特害怕這女人是故意來誘導我,然後抓住我的把柄去跟領導舉報,說實話,在知道小明都會背地裡陷害我後,我後來基本上就不會相信任何人了。

我每天看着這些人嬉皮笑臉,一起玩的開心的不行,還經常稱兄道弟的,但實際上這背後也是各種勾心鬥角,因為他們都想**,而很多人又交不出太多錢,也拉不到下線,騙不到人過來,所以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爭取被領導重視。

我是幸運的那個人,但這些人從不會想到我這麼幸運的背後付出了多少,他們不會知道我給那些新人洗腦的時候,我心裏背負着多大的愧疚感,尤其是忽悠新人交出幾千上萬塊的錢的話,我甚至有時候都在想這會不會遭到報應,他們更不會想到我以前這麼高傲的人給人洗腳是怎樣的感受,他們只看到了我被領導重視的時候,卻看不到我的心酸。

領導剛開始重視我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我忽悠了很多新人給他們交錢,可當上主管後,我就不太愛做這些事來了,再加上領導說讓我別太高調,後來我也就只管好自己的這組人,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忽悠玩樂。

我可以很自豪的說,總共八組人,我這組人被我**的是最活躍最洗腦徹底的幾個人。

當然,除了我跟小麗。

而領導就喜歡看到這種狀況,傳銷洗腦除了給你營造一種**的假象之外,他們還會想盡各種辦法增進大家的感情,他們的目的就是希望你給我洗腦我給你洗腦,即便是你心裏開始有疑惑,但如果有人天天在你耳邊說怎麼怎麼發財,以後有錢了怎麼怎麼去花,各種天花亂墜,你一次兩次或許不會太放在意,可次數多了,而且還讓你看到真有人賺到錢的時候,你會不心動嗎?

有人會問,做這個真的有人賺到錢嗎?當然有,我待的這個窩點就有好幾個土豪,而且我親眼也見過幾個,個個開奔馳寶馬,西裝革履,身邊美女帶着,這絕對是真實的,而且那些在窩裡待了很多年的人都會跟我們說,那個開奔馳的以前也是跟咱們一樣,什麼先苦後甜,什麼吃得了多少苦就能發多大財,其實想想好像挺有道理的,但是這些人不會想到能爬到金字塔頂端的也就那麼幾個。

好了,接下來繼續說我在裏面的經歷,以及我跟小麗的關係我當時有懷疑過小麗是領導安插在我身邊的卧底,所以我不確定那次之後她有沒有去跟領導說什麼,總之後來一段時間特別平靜,慢慢的我也就放心了,我也不太在乎小麗是不是卧底了,反正當時我也並沒有跟她說我想逃出去什麼的,那她就算是去領導那告狀我也不怕什麼,有時候我甚至也會希望她去告狀,那樣的話說不定老闆就對我更加信任了。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假設。

至於我跟小麗的關係,很快就傳遍了,基本上個個都知道我們在談戀愛,而實際上我們並沒有保持多麼親密的關係,只是在有人起鬨的時候,我才會假裝對她摟摟抱抱,當然也是點到即止,而單獨碰面的時候,兩個人都會尷尬。

我那時候確實對她有意思,可也不至於多麼的喜歡,打個比方,如果說最後我們兩個只能逃出去一個,我肯定不會管她的死活。

接着就是我來窩點剛好滿月的那天,窩點另外個領導過來視察,開的輛奔馳,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我當然沒資格跟他去對話,但是這個領導似乎對我很了解,那天下午講課的時候,這位開奔馳來的領導親自在講台上講課,比起那位少婦老師,真的是高下立判啊。

那位少婦只會告訴我們怎麼拉下線,怎麼去賺錢,只會跟我們講解各種規則,然後還只會在黑板上畫金字塔的形狀,但是這位領導講課很有水平,他不會跟我們說什麼拉下線,更不會故意的去忽悠我們,但他會跟我們訴說他的經歷。

我不知道他講的是不是真的,這領導說自己是農村人,當年在珠三角打拚了二十幾年,開始是做實業的,好像是在廣州那邊開工廠,後來被人騙了,欠債幾百萬,在那個年代幾百萬不是小數目了,然後他雖然沒具體說自己是怎麼逆襲的,但他跟我們說了自己在外面見了哪些名人,甚至跟哪些名人一起吃過飯,而且說的時候還跟我們扯了一大堆專業術語,總之吊炸天啊,就連我聽得都熱血沸騰。

我可以告訴你們,某個在網上經常露面的企業家確實有跟他和合過影,還有幾個國內比較有名的講師跟他關係不錯。

而第一次出逃的機會,就是這位領導給我的。

具體是這樣的,這位領導為了活躍我們的氣氛,就搞了個活動,活動內容就是八組人玩遊戲,首先是拔河比賽,這個很簡單,就拼力氣,分四組贏了的進入下一輪遊戲,下一輪遊戲就是爸爸去哪兒裏面很火的那個遊戲,蘿蔔蹲,每組選出一個人,哪一組活下的人多就算冠軍,四組人要淘汰兩組,最終只有兩組人進入下一輪遊戲,最後一輪遊戲你們能猜到是什麼?

撕名牌,沒錯,就是撕名牌!

當時我對這遊戲並不怎麼感興趣,但是領導突然說,最終勝出的那組人會有獎勵,除了每人五百塊錢的**之外,還可以帶出去玩上一天,並且由這位領導親自帶隊,這時候,我知道機會來了……

為了爭取贏得這次比賽,我當天晚上睡覺前給我這組人開了個會,我最擔心的就是蘿蔔蹲,因為我這組有兩個老頭子,還有個剛剛初中畢業的小傢伙,估計很容易玩蘿蔔蹲掛掉,當天晚上我還跟他們模擬了這個遊戲,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兩個老傢伙掛的很快,但是明天就要比賽來了,所以我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懷着滿滿的期待與忐忑,終於迎來了第二天的遊戲,跟我想像中相差不大,拔河比賽我們毫無壓力的晉級,蘿蔔蹲竟然也以壓倒性的優勢取得冠軍,然後進入最後一輪遊戲,撕名牌!

你們不會想到,撕名牌這個遊戲五分鐘就結束了,更讓我想不到的是那兩個老頭子凶的我都害怕啊,對人家女孩子又摸又抱的,抓到男的直接給人扛起來,我勒個去,搞到後面人家碰上這兩個人,主動湊上去說,我給你撕,你別搞了!

五百塊**妥妥的拿到手,晚上還搞了個頒獎晚會。

第二天,領導把我們這組人喊到辦公室,跟我們說了要去哪裡玩,起初我以為是去熱鬧點的地方,或者去公園什麼的地方,如果是這樣的話,人越多越好,我說不定還可以趁機逃跑,但是領導卻說帶我們去附近的一個風景不錯的水庫燒烤,我當時就想,老子辛辛苦苦贏了比賽,就去這附近玩?那還怎麼跑?只是沒辦法,領導說什麼肯定就是什麼,而且其他人都很高興,我能看出來小麗貌似也有點期待。

我們八個人擠在一輛很長的商務車裏面,是那種前面跟後面用帘子隔開的,而且窗戶玻璃是裏面看不到外面,並且還有個內部的人跟我們坐在一起監督我們,所以我只能以時間來推斷開了多久,領導那輛大奔在前面開道,不到半個小時車就停下來了,那也就是說這裡離窩點根本沒多遠,想逃肯定很困難,所以這時候我也越來越沒啥信心了。

下車後,我觀察了下地形,車開上來之後,四面全是山,水庫很大,根本看不到頭,附近有不少人在玩,但都是很分散的,當我們把燒烤工具以及食物搬下車的時候,我這才發現這每個路口周圍,還有能跑上山的路口竟然有不少內部的人在蹲點。

因為我看到了兩個熟面孔,估計是怕我們逃跑,特意看着我們的。

燒烤之前,領導說上午我們燒烤,晚上回去的時候就去下面的海鮮酒樓吃飯,當然是領導請客,大家都很興高采烈,忙得不亦樂乎,我特意觀察了小麗,發現她跟平時差不多,我心裏也就稍微放心了,說實話我真怕她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當然我忙的時候,依舊沒忘記思考跑路,在這期間我想了三個辦法,第一個辦法就是跑,不管一切的跑,但是不現實,因為路口有不少人看着,能逃跑的希望渺茫,而且我對着地形不熟悉,怕出事。第二個辦法就是直接跳到水庫裏面,我會游泳,以我的水平從這裡游到中間去肯定沒問題,可是我也害怕這些個王八蛋跳下去來抓我,我更怕的是萬一體力不支游不回來,再加上這麼緊張的情況下水容易手腳抽筋,要是死在這裡那就得不償失,這個我也不敢賭。,最後個辦法就是向路人求救,我觀察了下,在我們燒烤不遠的地方有三個男的在打牌,我也許可以跑過去跟他們說我被騙到了傳銷,在對面還有對情侶在散步,我也可以借故上廁所從他們身邊經過跟他們暗示求救。

現在看來只有這個辦法靠譜了,我決定試試。

我首先是想找那三個男的求救,畢竟他們有幾個人,比那對情侶肯定靠譜,於是我就拿了個桶跑過去打水,因為只有他們打牌的那個地方才有台階下到水庫,領導看我拿着桶過去也沒說什麼,甚至都沒把我當回事,但我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在我走過去打了桶水上來的時候,在打牌的有個男子突然問我,哥們,你們是不是在搞傳銷,我當時聽到這句話心裏震驚的無以復加,他們怎麼會知道?還沒等我開口,另外個人就說,這不用想都知道是的,又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你管這麼多幹什麼,趕緊出牌。

這個人說的是客家話,應該是本地人,但跟粵語差不多,我好歹也在深圳待了那麼長時間,勉強能聽懂意思,這時候我知道想找這幾個人求救是沒希望了,於是我裝作很鎮定的樣子提着桶水過來了。

而就在我以為沒啥事的時候,那位講課的領導突然把我喊到一邊,他問我抽不抽煙,我說抽,然後他給了我一根,我沒打火機,他就親自給我點燃。

領導開始跟我聊了些瑣事,就問我一些基本情況,比如說哪裡人,以前在哪裡工作,哪個學校畢業的,都是他問,我老老實實回答,然後話鋒一轉,他突然跟我說,小夥子,我猜你剛來的時候肯定是懷疑我們這裡是騙人的,賺不到錢,不過這很正常,因為我剛開始也是這樣,但是後來我信了,因為我看過很多人賺了錢走的,而你跟我的經歷很像,你可能喊不到人,也交不起那麼多錢,所以只能慢慢往上爬,你看我這才幾年時間,不也同樣開奔馳了,而且還成了內部的經理,從昨天那幾次遊戲來看,我認為你有做領導的潛質。

我當時就獻媚說,「我哪能跟領導你比,我現在也就踏踏實實做事而已。」

然後領導有意無意跟我透漏個消息說,「其實過兩年我就要退休了,到時候內部肯定要大調整,希望那時候你沒有讓我失望。」

我心裏是複雜的,甚至想過乾脆就在這裡待下去算了。

當然這種想法很快就被我拋到腦後,我覺得我不能有這種僥倖的心理,我也不能相信這些人。

再次回到燒烤場地,大家都吃的很開心,但小麗這時候突然跟我說要上廁所。

我心想,完了,這女人估計要找死了。

可還沒等我向領導請示,領導居然主動走過來跟小麗說,「上廁所就上廁所,這有什麼害羞啊,人都有三急,女孩子就去那山上吧,快去快回。」

小麗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忐忑的從我身邊走過。

說實話,我此刻的心根本就平靜不下來,她要是真跑的話,肯定會被輕易抓回來,那到時候估計就有的她受了。

而就在看着小麗走出去很遠後,領導突然走到我身邊,很低聲的跟我說道,「這附近山上不怎麼安全,你看我還喊了很多人在這邊看着,其實就怕你們出事,我聽說你是小麗她男朋友,為了安全起見,要不你過去陪着她?」

我當然知道領導這是在跟我透露幾個消息,首先就是他不相信小麗,需要我去看着她,其次就是告訴我這附近有很多人把守,讓我不要妄想逃走。

我答應下來後,就小跑着跟到了小麗身邊。

她當時很意外問我,「我上廁所你來幹什麼。」

我就直接說,「領導讓我來的。」

小麗皺眉說,「那你在遠一點的地方等我,不許偷看。」

我尷尬笑了笑,但在看到她準備進山的時候,我還是很不放心的跟了上去,小麗很不滿,不過我很快就跟她警告道,「這附近有不少人看着的,你最好別想着跑,否則我們兩個都得受死。」

可就在我剛說完,小麗突然把我抱着,過了幾秒鐘後,她又趕緊拉着我往山上走了點。

在確定外面的人看不到後,小麗就開門見山跟我說,「我等這天已經等了很久了,現在在我們面前有兩條路,要麼就是往山上跑,跑的越遠越好,要麼就是回去,天天吃蘿蔔白菜,你自己看着辦怎麼選。」

我當時就捂住了她的嘴巴,我說,「你找死啊,這附近都是他們內部的人看着的,你跑得掉嗎?」

小麗說,「你怕死就怕死,我不怕,反正都已經這樣了,我也不在乎了。」

就在我沒注意的時候,小麗說完就突然跑了,而且跑的很快。

我那下心都跳出來了,還能怎麼辦,趕緊追啊,把她追回來!

果然就在我開始追的時候,下面有人聽到聲音也追上來了,我當時真的嚇傻了,我什麼也顧不上了就作死的跑,我甚至還在想,能跑乾脆也跑了算了。

小麗終究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在這山路上,她肯定跑不贏我,追上她之後,我發現以她這速度十有八九是要把我拖累,當時腦袋裡有無數種想法,要麼丟下小麗不顧自己拚命跑,要麼把她抓回去跟領導說明情況,但在下面人快追上來的時候,我突然把小麗撲在地上,然後抱緊她,小麗下意識喊了聲,而我就腦袋湊上去使勁在她臉上啃,當然就是做做樣子。

這前後不到十幾秒鐘,有兩個人內部的人就追上來了,有個人就問,「你們幹什麼呢?」

沒等小麗開口,我就故意裝作很尷尬的樣子說,「可能一下子沒把持住,就滾上來了。」

其中有個人認識我,也知道我們兩個在談戀愛,就壞笑跟我說,「別亂跑啊,這地方不安全,你們真憋不住的話就速戰速決,放心,我們肯定不會偷看。」

直到他們走了後,我這心才終於放下來,那種落差感簡直無法用語言表達。

小麗把我推開後,想開口說什麼,但我立刻捂住她的嘴巴,低聲跟她說,「不想死的話就做戲做全套。」

這次小麗又老老實實聽了我的話,不過我明顯能感覺到她對我的不滿。

再次回來後,領導大概是知道我們在山上幹了什麼事,所以去了這麼久,他也沒問我什麼。

一切如常,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們以為這次逃跑就結束了?那你們就大錯特錯了,我也實在是都低估了小麗這要逃跑的決心。

烤完燒烤,又是組織玩遊戲,唱歌跳舞各種活動都有,小麗表現如常。

直到去海鮮酒樓吃晚飯的時候,小麗又開始作孽了……

《罪惡之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