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醉浮生
醉浮生 連載中

醉浮生

來源:外網 作者:北方萌叔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北方萌叔

"/<>metaproperty="og:image"content="http://www.aiquxs.com/files/article/image/88/88160/88160s.jpg展開

《醉浮生》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你說,大溪湖旁的黃鳳花開了,你就回來。那夜,我夢見了大南院後的那棵老樹,它又活了,那重活的樹葉子,好綠,好嫩,那樹上居然還有了鳥。我記得,小時候,我們就常在這樹下玩。可是後來,它死了??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張叔在今年初春的時候,歿了,再沒人爬上大堂屋為我們撿風箏了,你知道嗎?張叔走後的那晚上,我哭了一晚上。愛我的人又少了一個。??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一) 小風三月化冬雪,我和他就生在了三月,只不過,他比我年長几歲罷了。 他是城裡安家的少爺,他排名行老四,在他之前曾經有過三位兄長,可惜都不幸夭折了。安家是城裡的大糧商,城裡的百姓都說是他家賣糧食黑心他,遭了天譴,所以死了三個兒子。聽說他出生剛剛滿了一周歲的時候,就生了一場大病。城裡的老醫生都說他沒救了。可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來了的一個外鄉人,他主動向安老爺子安懿請纓為他治病,那外鄉人在他背上輕輕拍了幾下,口中還不知道念叨着些什麼,當晚,他便好了。第二天再見這個人的時候,他便已經不見了蹤影,並留下紙條,給他起名叫小風。 而我,恰恰就叫冬雪。他爹和我爹是從小認識的發小,所以我們兩家關係甚親。我在家排行老三,家裡有一阿姊和一兄長,阿姊和兄長對我都好。我爹柳諱言是個前朝的舉人,我娘就是在我爹中舉了的時候嫁給我爹的。我娘的家裡,也就是我的外祖父家---王家。王家是城裡的望族,傳說家裡還出過個狀元郎,還被封過封疆大吏,娘在家排名老四,人管她叫四小姐,在她之上還有三個舅舅,每次聽娘說起舅舅總是嘆息。前朝沒了以後,我爹便開始做開生意,我家雖沒有安家好,家境倒也算是城裡富家。可聽娘說,也就是從前朝沒了以後開始,外祖父家就對父親有了偏見。記憶里,父親從來不喜歡去外祖父家。 我最愛去南院玩,南院里有一棵特別大,特別老的老樹,我與他第一次相見是在南院的那棵老樹下。 南院是我家的祖屋,爹說,他生下來的時候,就有這棵樹。老樹特別大,就在南院中央,感覺把南院都蓋住了。南院有四間房,以老樹為中心,北面的那屋據說是祖父和祖母住的房子,東邊的便是父親曾經住過的房子,西邊據說是我二叔住過的,可這個二叔從來沒有見過,父親也沒有和我們說起有個二叔,後來還是張叔告訴我的。後來,父親中了舉人,便自己又建了一個院子,就是現在的西院。祖父母死後,南院就空了下來。父親說,南院是本,不能廢了,就吩咐傭人天天打掃。偶爾,父親也來南院,大概是在懷念祖父母吧。家裡來了親戚,父親就安排他們住到南院。大部分時候,南院還是空着的,這南院就成了我的玩處。我和他,就是在這南院里認識的。我記得,還是張叔帶他進來的。那天早上,我剛剛吃了娘做的棗糕,便來了南院玩。我喜歡爬樹,爬到老樹上,看南院外面的鬧市,看着從鬧市的人,我感覺好有意思。爹不讓我爬樹,說我不像大家閨秀,說是娘把我慣壞了。可我還是喜歡爬樹。那天,張叔領着他進了小院子,那是時候還像是夏天吧,樹葉子正茂盛。我就藏在葉子了看着他。我記得他穿着件白色小長褂子,後天和他說起,他說他那天穿着一件短衫。我就藏在樹里。 「三小姐,三小姐??」張叔的嗓門特別大,我感覺自己都要掉下來了。 更ao新c最☆快cz上酷匠/網z 我躲在樹里,自己捂着嘴偷笑。 「風少爺,麻煩你等等,我找找我們小姐,讓您見笑了。」 「沒事的張叔。」他腆着臉,看起來似乎特別怕生。 張叔把手放在嘴邊,四處喊着我。這時候,正好來了一隻鳥,或許是我偽裝的太好,它居然沒有看見我。我拿手驅趕它,竟然弄出了動靜。張叔似乎感覺到了動靜,停止叫喊,我也不敢再驅趕鳥。我小心翼翼的看張叔他們,張叔正好與我對上了眼。我急忙用樹葉擋着。結果,還是被看見了。 「三小姐,我看見你了,下來吧??小心被老爺知道了,又發脾氣。」張叔向我招了招手我想起了前幾天剛剛被爹罵的場景,灰溜溜的從樹葉里露出頭來。 「三小姐,快下來吧,小心點!」張叔焦急的把手撐開在樹下等着我下來。 「不要你抱,讓開,我自己下。」那時候的我,的確是淘。 不一會兒,我就從樹上下來了了。 「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安家的小少爺。」 「噢,原來你就是安伯家的那個兄長。」我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我沒有想到城裡首富家的少爺就長得這個樣子。圓圓的腦袋和臉,腦袋兩邊還留着小辮兒。臉有點小緋紅,明顯是見生了。 「原來,你就是柳叔家的雪兒。」他低着頭,聲音十分小。 「你會爬樹嗎?」我指了指老樹。 「哎,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嗎?淘皮孩。」張叔老說我淘,其實我知道,家裡除了家人對我好,就數他了。 「我才不是淘皮孩,唔~」我向張叔做個鬼臉。 「我走了,你們玩吧,院里還有事呢,你可不許帶安家小少爺上樹啊!」張叔摸了摸我的頭,轉身匆忙的出去了。 「你會爬樹嗎?」 「剛剛張叔不是不讓你上樹嘛?」 「你傻啊?他不讓上,你就不上了?!」 「我不會。」他的臉更紅了。「我爹娘從來不讓我上樹。」 「你真笨,連上樹也不會??那我們玩其他的吧!」 「玩啥啊?」 「躲貓貓!」 「好!」 「你來抓我!」 「憑什麼?」 「因為你比我大,你是我兄長,兄長不應該讓自己的阿妹嘛?」 「好吧,那我抓你。你可不許上樹啊。」 「噢??」我心裏感覺失落的,原來還想着藏在樹上呢。 「那開始吧!」說著,他就閉上了眼睛。我見狀,撒腿就向西邊房裡跑去。 「我開始數數了,1??2??3??」 躲哪裡好呢,我想,要不就躲在西房的床低下吧,想着,就躲了進去。 「雪兒藏好了,我開始找了。」他在院子里大聲喊着。 我心想着「找吧,你個傻瓜,你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在這裡??」 我等啊,等??不知道多久,我感覺他找不到我,正準備出去的時候。只聽見啪的一下,就見他低着頭得意的看着鑽在床底下的我。 「抓到你了,嗯哼,該你了。」 「不行,不行。」 "你不能耍賴皮噢! "正當我鬧着說不算的時候,只聽見張叔在外面喊着我們名字。我們就從西房出來了。出門只見爹和安伯也在。只見他們又說有笑的。爹見我從西房出來,臉色發生了變化。 「你們去西房幹什麼?」爹用大聲喝到「我們玩躲貓貓,就??」我感覺自己犯錯了,就低下頭。 爹見狀,倒也沒有說什麼。 「這西是當時出名的神童,連巡撫大人都青睞有加??可惜,可惜??」安伯伯撫摸着鬍子,嘆息道。 「爹爹房可是公蘇的房間?」我第一次知道了我的二叔的一點信息。 「唉??」爹明顯有些難受。「唉,要不是他中了妖術,他現在說不定??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公蘇可,二叔是怎麼回事?」 「這豈是你這小童所過問的。你真是被我慣壞了。」說罷就臉色突變。張叔見狀就把我抱到了一邊。我躲在懷裡,嚇的不敢出聲。 「白成(爹的字),莫要動氣。冬雪還小,不要怪罪。」 只見安伯拉了一下爹的衣服,倆人不知道在說什麼悄悄話。我低頭,看着他。他也低着頭,臉上泛着羞澀的紅色,正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白成,我先帶着犬子走了。」 「叔大兄(安伯的字),這事就定了,我們改日再聚。張輝(張叔名)送送安老爺。」爹向安伯作緝告別。 「雪妹再見!」他依依不捨的向我揮手告別。他背影第一次讓我感覺是如此的眷戀。 只是短短的相見,卻不曾想到後來會有諸多的事情發生。 「再見兄長??」我居然也有點不舍了,這感覺有點酸楚。居然讓我流淚了。 爹見狀,便將我抱了起來。爹的眼神里似乎隱藏着什麼東西,只聽見爹自言道「畢竟還有點小!」 只記得這是我與他的初遇,平凡的初遇,可誰會想到以後的事情發生。那時,我記得風好像吹起來了,老樹沙沙的響起,似乎也在不舍??最愛紅樓夜語時,俯瞰長街燈火闌珊。南院誰人小聲語,瑟瑟秋風入夢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醉浮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