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強武僧
最強武僧 連載中

最強武僧

來源:google 作者:徒手滅掉三個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徒手滅掉三個團 趙一平

趙一平將仇家滅門,歸隱小聖音寺,偶然間,鮮血滴在玉墜上,開啟玉石的封印,裏面竟藏着聖音寺的絕學挽戰歌,踏天行,唯我最強武僧!展開

《最強武僧》章節試讀:

湛海終於還是忍不住了,他在寺內仗着輩分高,又和主持親近,何曾受過這等侮辱。

「湛海……」主持大驚失色,想攔他,已然攔不住了。

「哈哈!」

聞言,那聖音寺三個和尚頓時笑了,左手邊的和尚譏笑一聲:「真是鄉巴佬,那金光乃是運用靈氣,催動我佛門秘法而產生的!」

「不必多言!」

為首的和尚擺手叫住他,眉毛一挑,笑了:「既然他有此要求,寂寬,你去吧,我若出手,被人聽去,反倒以為我欺負他!」

「是,寂宏師兄!」

左手邊的和尚立刻上前一步,雙手合十,行了一禮,便扭頭譏笑着看向湛海:「既然是同門,我便讓你三招,來吧!」

說著,這寂寬和尚竟氣定神閑的在那一站,頭顱高揚,神情無比的倨傲,竟連姿勢也不擺!

寂寬和尚身高也有七尺,比湛海還要高出一頭去,再加上他這幅神情,湛海的臉色更是難看了!

「找打!」

湛海怒火中燒,咆哮一聲,腳下三個跨步衝到寂寬和尚面前,接着便是一個雙拳出籠,打向寂寬和尚胸口。

寂寬和尚卻是不慌不忙,左手向右一揮,竟把湛海那勢大力沉的雙拳給撥到了一邊!

「高手!」

行家伸手,便知高低,趙一平看在眼中,心中卻無比的吃驚,看這三人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可這功夫,卻比自己要強了太多,便是這寂寬和尚,自己也不是對手,更遑論為首的寂宏了。

只不過湛海卻絲毫沒有覺悟,被輕飄飄的破了一招後,反倒惱羞成怒,臉色漲紅,擺正身子,右拳揮出打向寂寬的面門,左拳揮出,打向寂寬的腹部。

寂寬仍舊是左手一伸,正好將湛海的雙拳攔下,而後又是向左一扒拉,就見湛海像陀羅似的,整個身子都轉了半圈!

「啊!」

湛海暴跳如雷,臉色漲紅的近乎發紫,雙拳亂揮,身子卻是猛地躍起,右腳凌空踢出。

「哼?」

寂寬和尚仍然是面帶輕蔑之色,正欲故伎重施,卻冷不防身後同來第三人喊了一聲:「小心下盤!」

聞言,寂寬和尚吃了一驚,急忙向一旁閃去,正好看到湛海那凌空踢出的一腳,若是他躲的慢了,非被一下踢中下身要害不可!

「你可真是無恥至極!」

寂寬頓時勃然大怒,整張臉都變得扭曲起來,當下便揮出一記直拳,怒吼一聲:「吃我一記搬攔捶!」

『嗚』

這一拳不知多快,更不知多沉,空氣竟發出破空聲!

湛海剛剛落地,轉過頭來,正好看到這無比剛猛的一拳擊來,哪裡有躲開的機會,匆忙間,只能咬牙豎起雙臂招架!

『彭』

一聲悶響,頃刻間,湛海倒飛了出去,摔出去三四丈遠,撞在大雄寶殿的支柱上!

『噗通』

湛海面色慘白如紙,『哇』的一聲,竟吐出一大口血來!

小聖音寺的眾和尚全都呆立住了,過了一秒,主持湛成才反應過來,驚呼一聲:「湛海!」

「哼!」

寂寬和尚卻是露出猙獰面孔,右拳緊握,就要再度衝過去,這時,同來的第三人一皺眉,伸手攔下他:「寂寬師弟,可以了!」

見狀,寂寬這才收手,但臉上仍是狠色:「看在寂善師兄的份上,我便饒了你,但下次,若再口出狂言,我便仍要教訓於你!哼!」

說完,便走到寂善身後一點站好,同時沖寂善一笑,寂善卻是眉頭微微皺起,似是微有不快。

直到這時,主持湛成才趕忙跑過去,查看湛海的傷勢,只見湛海滿嘴血跡,染紅胸前的衣襟,臉色蒼白如紙,彷彿命不久矣。

「放心吧,寂寬師弟手下有分寸,不會要了他的命的,修養個十天半月就好了!」

一直旁觀的寂宏和尚開口了,神情仍然倨傲,絲毫不在意湛海口吐鮮血:「我這裡有兩本秘典,一本是我聖音寺的內功心法,一本是武僧必練的棍法。」

說著寂宏從懷中取出兩本書來:「這兩本書,你們要好好修習,哪怕資質如何愚鈍,都能有所成效,兩年之後,寺內會派人來接比武弟子,倘若兩年後不見絲毫成效,那時……哼!」

到最後,寂宏口中已滿是威脅之意。

湛成主持在照顧湛海,湛雍長老則急忙上前接過那兩本書來,雖說輩分比這三人高,卻是一點也不敢怠慢。

「好了,此間事了,我等先走了!」

寂宏當先向外走去,路過趙一平時,竟沖他微微一笑:「師弟,可要加緊修習喲,我可是期待有人能搶下十八羅漢的一席!」

「呃……是!」趙一平微微一愣,急忙點頭。

說完,寂宏三人走出大雄寶殿,口中念念有詞,下一刻,竟陡然衝天而起,化作三道白光,眨眼間便消失在天際。

「嘶!」

趙一平看在眼中,登時倒吸一口涼氣,心裏掀起驚濤駭浪,人竟是可以飛的嗎?

「湛海!」

大雄寶殿內傳來湛成主持的驚呼聲,回頭看去,卻是湛海已然暈死過去,眾人急忙搭手,將他送進禪房,同時為他把脈看傷。

凡是入寺的僧人,都多少會一些醫術,湛成主持親自為湛海把脈,良久才鬆了口氣,知道那寂宏所說不假,湛海只是輕傷,並不嚴重,但沒有十天半月的修養是好不了了。

「這三人真是欺人太甚!」

湛成主持臉色鐵青,咬牙切齒,可過了片刻,卻又無奈搖頭,重重的一聲嘆息,顯然知道以本寺的地位,哪怕上報聖音寺,也對他們沒有絲毫影響,甚至反過頭來整治他們。

「寂妄!」湛成主持扭頭看向趙一平。

聞言,趙一平急忙上前一步,躬身施禮:「主持!」

「湛海暫時無法修鍊這些秘典,你先拿去修習吧!」

湛成主持從湛雍主持手中接過兩本秘典,又轉遞給趙一平,同時咬牙切齒的囑咐他:「記住,一定要好好修習,給咱們小聖音寺爭口氣,將來若是有機會……」

說到這,湛成主持回頭看了眼仍然昏迷的湛海,臉上不由浮上一層狠色:「若是有機會,就給我好好教訓那三個目無尊長的傢伙,尤其是那寂宏和寂寬!」

趙一平啞然,但也只好點頭,接過兩本秘典。

「好了,咱們都出去吧,讓湛海休息吧!」

湛成主持開口,與眾人一同離開,各自回了禪房。

寂痴剛要進屋,卻被趙一平拉住,趙一平舉起兩本秘典,臉上滿是疑惑:「師兄,這兩本秘典是怎麼回事?還有那三個人是什麼來歷?」

聞言,寂痴嘆了口氣,滿是羨慕的看了一眼那兩本秘典:「那三人是東川聖音寺的,據他們所說,聖音寺方丈不忍天下黎民受苦,打算在各小聖音寺的弟子中,選拔優秀者,入世救民。」

「至於這秘典……便是聖音寺的基礎秘典,就是讓所有小聖音寺的年輕武僧修習的!兩年後,天下的小聖音寺眾年輕武僧,都將在那裡比武!可惜呀,我年紀大了,要不然,肯定要拿過來好好練練。」

趙一平點頭,這和他所猜想的基本一致,但心中仍滿是疑慮:「師兄,怎麼聽起來,彷彿有好多小聖音寺,那到底有幾個聖音寺?還有那人臨走時說的十八羅漢,是什麼?」

寂痴一愣:「你不知道嗎?天下間,只有一個聖音寺,便是東川聖音寺,但有多少小聖音寺卻不清楚了,大多數縣城都有小聖音寺,反正都出自東川聖音寺。」

「至於那十八羅漢,我也不是很清楚!應該是比較厲害的角色!」

「哦!謝師兄解惑!」

趙一平點頭,便要轉身回禪房,怎料卻被寂痴叫住:「寂妄師弟,留步!」

聞言,趙一平急忙停下,驚訝的看向他:「師兄。」

寂痴神情滿是沉重,小心的瞥了他眼主持的禪房,而後小聲囑咐他:「師弟,我觀那三人,絕非等閑,主持所說報復之事,千萬不要放在心上,以免惹來殺身之禍!」

趙一平心中一暖,笑了:「師兄多慮了,我自己的斤兩還是知道的,報復之事,絕不敢妄想,不過師兄,若是真的惹到他們,真的會惹來殺身之禍嗎?」

聞言,寂痴臉色一變:「師弟,你來的時日尚短,不知其中內情,十多年前,聖音寺內曾血流成河,佛像都染滿了血跡……算了,你快去修習吧,這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而且,我也所知不多!」

「呃!」

趙一平正聽到感興趣處,卻不料寂痴突然住嘴,搖搖頭回了禪房,無奈下,只好回了自己的禪房。

盤膝坐好,趙一平打量這兩本秘典,一本叫做《降龍伏虎棍》,一本叫做《聖音心法》。

當下,便打開《降龍伏虎棍》,裏面配有插圖,還有文字講解,可以說非常的詳細,只看了兩遍,趙一平便記住了。

接着又拿過《聖音心法》,仔細看來,看了幾頁後,卻不由得神情愕然,這《聖音心法》,與他所修習的《八部天龍廣力神通法印》竟是極為相似,二者如出一轍。

但仔細研究下,卻能發現,這《聖音心法》比之《八部天龍廣力神通法印》要粗糙很多,只是單純的內功心法,而且是最為淺薄的那種。

反觀《八部天龍廣力神通法印》,不僅心法深邃廣大,且還有諸多佛門法印神通,兩者相比,《聖音心法》猶如孩提之讀物一般!

「看來,這《聖音心法》是被人從《八部天龍廣力神通法印》中剝離出來的,難道《八部天龍廣力神通法印》是從東川聖音寺中傳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