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強修仙
最強修仙 連載中

最強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華默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華墨伊 華默晨 現代言情

「吾等定破你命格,毀你萬年乾坤!」「吾等要屠滅你三千世界,萬萬生靈,不得超生!」「原來當今最強,不過如此!」……「我不甘心吶....展開

《最強修仙》章節試讀:

兩人再次談論了幾分鐘後,趙龍升掛斷了電話,轉頭看着審訊室的方向,這時候,華默晨也轉頭看向了趙龍升的方向,兩個人的目光好像穿過了幾堵牆撞在了一起,激起了陣陣的火花。

「放人!」

趙龍升沒有再過去,只是看着身邊的這個小**,小聲的說道。

「可是趙隊長,媒體那邊?」

小**好像是跟了趙龍升很久了,對此竟然沒有疑問,只是想知道怎麼對媒體交代。

「練武市民擊敗入室劫匪!」

趙龍升說完之後一揮手,意示讓她快走,然後就自己坐在了凳子上,望着窗外開始發獃起來。

小**也沒再說什麼,轉身直接出去了。

沒多久,華默晨就扶着情緒還沒有緩和下來的華墨伊,緩緩地走出**局。

兩人剛剛走到路邊,一輛加長版林肯就停在了兩人的面前。

門一打開,一個熟悉的人就走下來了,伸手做出請的姿勢。

「多謝!」

對此,華默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小聲的說了一句就扶着華墨伊上車了。

「前輩客氣了!」

這人微微一笑,跟在華默晨身後就上車了,此人正是李俊彥。

三人坐在車上,華默晨輕輕的扶着華墨伊,小聲的安慰着她,興許是太累了,華墨伊也在着哄睡中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等到華墨伊睡了之後,華默晨看着李俊彥,說道:「為什麼幫我?」

「前輩客氣了,什麼幫不幫的,是晚輩沒做好事情,讓前輩受了委屈,還請前輩不要怪罪!」

李俊彥說著,便打開了身邊小桌上的布片,桌子上的盤子里正是之前李俊彥準備的至尊卡、五銖人蔘、四支靈芝。

「什麼意思?」

華默晨還是沒有搞清楚,現在他的腦子還是沒有開竅,對於事情的處理自然不是特別的強。

「這件事情是晚輩教導不善,讓手下人做了惡,現在晚輩知道了,那張寧也被晚輩出發的,但是晚輩念在他身上有着前輩家族的血脈,饒了他的命,等着前輩處理。」

李俊彥說著,竟然直接從座位上下來,跪在了車上。

對於李俊彥的舉動,華默晨的心中自然是生氣了一股怒火,若不是這種奸商,那裡會有這麼多事情!

只是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華默晨儘管修為不到位,但是還是一眼認出來了,這人蔘和靈芝都是在靈氣旺盛的地方自然生長的,並不是催生的,帶着的藥性,說不清還是可以治療華墨伊的惡疾!

想到這,華默晨也算是想到了為什麼李俊彥會這樣大費周折地找到自己了,畢竟有實力的人太多了,但是忠義之人,很少。

華默晨的推斷一直都是正確的。

李俊彥作為家族中的二公子,爭奪地位的人自然是自己的一個哥哥還有兩個弟弟。

而他作為家族中天賦最好的一個,像所有人想的一樣,被人陷害,送到這小地方來反思,正因為這樣,他才不敢亂找人,畢竟因為利益叛變的人,太多太多了。

他需要的就是華默晨這種重情義,並且不怕麻煩的人,更關鍵的還是,華默晨的妹妹,整個地球,能治好華墨伊的人有很多,但是像現在這樣,能夠拿出來這些東西的人,只有他李俊彥能夠辦到。

當然了,這些東西也真的都是李俊彥的所有了,這幾株藥材都是每個嫡系孩子修鍊的時候才可以領取到的,而他因為天賦最好,一直都沒有捨得用,沒想到現在有了這樣的用處。

「只是一筆交易!」

沉默了很久之後,華默晨看着桌子上的藥材,還是答應了。

話音落下之後,華默晨陷入了回憶中,若是自己還是那種修為,還會為了幾株藥材給別人賣力嗎?只要一聲令下,自然會有人搶破頭的送給自己藥材。

想到這裡,華默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只是華默晨的這一口嘆氣差點兒吧李俊彥的心給下跳出來,連聲問道:「前輩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適,晚輩這就回去準備藥物,為前輩回復身體,當然,前輩妹妹的身體,晚輩立馬聯繫人治療,前輩放心,這些人都是晚輩的心腹!」

李俊彥說完之後也不給華默晨說話的機會,自顧自的開始打電話。

不多時,李俊彥就帶着華默晨兩人來到了他自己的豪宅中,下車後,華默晨抱着還在睡覺的華墨伊,看着這佔地近五百畝的豪宅,心中頓時升起一種對金錢的渴望。

「前輩這邊請,前輩的家中晚輩已經派人整修了,先委屈前輩在在晚輩這裡歇息幾日了!」

李俊彥說著便帶着華默晨走向坐落在這個大院子中間的那一件房子中。

對於華默晨,李俊彥根本就不敢說太多的話,華默晨給他的感覺過於可怕了,就像是深不見底的海,總感覺自己看破了,但是他偷看到了華默晨的戰鬥之後,心中竟然升起了恐懼,這也是他能這樣對華默晨的原因之一。

正在三人在路上走着的時候,華默晨看着四周,突然停下了腳步,望着遠處正跪在地上的一個人,臉上露出陰沉。

「前輩,張寧就在那裡,晚輩正在讓他反思!」

李俊彥見華默晨看到了跪在遠處的張寧,連忙走上前說著。

只是,他得到的卻是華默晨充滿殺意的眼神,「他,終究是我的舅舅!」

華默晨的這句話,幾乎就是把李俊彥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否決了。

說來也是,說到底,張寧都是華默晨的舅舅,而李俊彥直接忘了這一點,只記得張寧欺負華默晨一家人很久了,卻沒想到血緣關係。

「不過,你做的沒錯,只是方式有問題,給他二十萬…不,八萬!讓他離開這個城市!」

看着面前已經開始冒冷汗的李俊彥,華默晨嘆了一口氣,畢竟拿人家的手短,搖了搖頭之後,冷聲的說著。

李俊彥也連忙稱是,轉頭繼續帶着路,不再多說什麼。

而遠處的張寧身邊也走過去了兩個人,直接把他拉起來,送出了院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