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正義直播系統
最強正義直播系統 連載中

最強正義直播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神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傑明 神秒 都市小說

背負屍山血海的人,是否能夠得到救贖?也許只有死亡,才是最好的歸宿……但是,如果死了,就再也無法彌補自己所犯下的罪孽,這於事無補!近乎無情五欲的人,是否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情緒呢?展開

《最強正義直播系統》章節試讀:

「嗖!」

清晨,陽光灑在我晃動的身體上,帶走了末月的餘暉!

遊盪了一個早晨的我帶着一些吃的,回到了我的居住所,從窗戶翻了進去。

「醒了?」

我看着一臉迷茫的坐在我床上的青絲,面罩似帶着一絲笑意,說道。

回來的路上我已經將頭套給對方戴過了,因為這個頭套無法被任何除系統之外的存在掃描,所以直接破壞了其腦海中的監視芯片。

「你是……偵探?」

青絲聽出了我的聲音,這令我內心多了個提防,以後要弄個變聲器了。

「是我,不過以後你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宋傑明!」

我摘下了面罩,同時脫下了腳上的戰衣,隨後開始穿着外衣。

「你這身行頭是什麼東西啊?地獄戰隊的人呢?」她疑惑的看着我問道。

「這是蜘蛛俠的戰衣,我現在就是蜘蛛俠,至於地獄戰隊……若是你真的殺了鬼面他們的話,那麼,現在的地獄戰隊已經不復存在了。」

我淡淡的說道,既然決定成為蜘蛛俠,那麼現在就先這麼稱呼吧。

「狼牙……」

青絲似乎有些傷感,不過很快她也搖了搖頭說道:

「無所謂了,不過你不是受了很重的傷嗎?」

她看着我完好無損還活蹦亂跳的樣子,很是驚訝。

「我……」

「宿主,您不可以將我的存在告訴他人,身份是您的,我無權干涉,但是系統是主的,您也沒權利將之說出。」

「如果拒絕,您將被取消宿主身份,身體素質也將恢複本來!」蜘蛛嚴肅的聲音在我的腦海中響起。

「是嗎,好,我不說就是!」我點了點頭,大腦中沒有產生什麼太大的波動。

「偵……傑明,你怎麼了?」青絲關切的看向我問道。

「沒怎麼,就是關於我的事情,你不能告訴任何人,而我也不能告訴你為何我突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抱歉。」

我的聲音依舊穩重,只是略帶了一絲歉意。

「沒關係,你也算救了我的命,以後,我就只能跟你混了。」

青絲洒然一笑,緩緩地走向前來,問我道:「所以,我們以後要用什麼關係來示人呢?」

「雖然我是隊長,但是你比我早生產幾小時,所以你算是我的姐姐了。」我面無表情的說道。

「嗯,好,這樣我的出現也不會給你帶來太多的麻煩。」青絲嫣然一笑,不再言語了。

「我還有事,早飯我已經買好了,吃完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我沒有停留,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催眠的情緒並不比人類本來的情緒差多少,但是我能感覺到到那種可笑的冷漠。

好在青絲在最後也擁有了情緒,所以,要換了之前的我倒還真難以捕捉到她言語中的本質。

不過現在,有了新身體的反應速度,我幾乎可以捕捉到一切的人類活動。」

我在內心計算着,隨後我推開了防盜門,轉身出了居住地。

雙手揣在大衣口袋內,我開始思索這次戰鬥的得失。

盤算下來,除了lucky損壞的有些嚴重以外,我方利益並未受到任何損傷,這貌似全都要歸功於正義的存在了,不然,這次我怕是要死了。

蛛絲髮射器不能日常使用,不過我倒是把鬼牙的轉輪抓鉤槍給拿了回來。

我現在也不需要在乎TBS組織是否有在這把搶上裝什麼定位裝置,因為他們的中級改造人都不能輕易派出。

所以,低級的改造人除非直接一個戰隊過來,否則將無法與我對抗。

我計算着組織有可能的動向和我的危險程度,覺得現在我似乎真的很安全了。

不能放鬆警惕,組織不會輕易放過我,現在,就是要儘快變強!直播似乎可以賺到積分,而開啟直播的條件,是考核。

「宿主,開啟直播需要經過三次考核,具體考核內容由現實來定。」正義當時是這麼說的。

這次的追查讓我明白,人類的某些勢力能和TBS打交道,甚至能借來TBS組織的戰隊輔助他們。

我回憶着這兩年在淄城偵探街上聽人說起的淄城信息,心裏逐漸有了些定數。

「呵,現在就看最先倒霉的是哪邊的人了。」

我知道考核要麼是智慧考核,要麼是戰鬥素質的考核,再者,要還有第三個考核的話,那就應該是心態之類的考核了。

而我不怕智慧和戰鬥素質的考核,要真有什麼擔心的,也就只有心態考核之類的了。

並且在我看來,心態考核應該會在第二個考核中出現。

淄城區分佈很複雜,由西向東分別是,偵探路,也就是偵探街,接着是怡居小區,這也就是我買的居住地所在,再然後接着就是H中心城。

這地區是淄城的核心地區,中心小區便是在那裡,而大多數的貴族私立學校也居於中心城附近。

再接下去就是ZINS公司,這公司倒是很正常,同時,公司所在位置是楊龍鎮內。

再就是最東方,那裡是一個寺廟所在地,名為隆山九龍寺,也就是隆山地區,這便是由西向東的全部分佈。

而由南向北則是星際遊樂場,天成科技公司,這兩地區和偵探路都屬於昆泉鎮,接下去又是H中心城。

最後到侖川鎮,那裡最有名的卻是一家醫院,名為侖川醫院。

據說這醫院已經荒廢了,原因是因其從未治好過哪怕一個病人,就算是感冒發燒也沒治好過。

而淄城所在的市區,名為川師市,外圍大多是荒野,小城市,名字都已經差不清楚了。

現在雖然依舊是信息時代,但是……人類的制度已經衰退了太多,科技長期停滯不前的下場,只有後退。

在腦子裡胡亂過了一遍,發現整個淄城雖然不大,但是複雜程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

不談外界的複雜荒野,單是淄城這一個地區,我就難以完全算清。

不覺間,我已經回到了偵探奶茶店了,而在我剛剛坐下的那一刻,一位穿着粉色羽絨服,帶着粉色圍巾的女孩走了進來。

看起來,她的年齡比我要稍微小一些,大約十九歲,並未化妝,眼神有些獃滯。

初步判斷結果,近視或者心情極差,購買奶茶的可能性大於提供案件的可能性。

「哥,我要一個中杯的草莓味奶茶,要冰的。」

她的聲音很動聽,似天使般純粹,這簡簡單單的話語,讓我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不是因為她在1月2號買冰奶茶讓我愣怔,而是她的那一聲——哥!

「天冷,本店不賣冰奶茶。」

我近乎拼盡了全身力氣,才能夠說出這句本該是輕鬆無比的話語,此刻我想要露出笑容,但是卻怎麼也做不到……

「不賣冰奶茶就不賣吧,你這是什麼表情啊?」

她眼神中的獃滯似乎消散了一些,半開玩笑的問我道。

「大概是因為我太久不笑了,所以遺忘了笑的時候肌肉的變化是怎樣的。」我帶着詭異的微笑,實話實說道。

「太……太久不笑?」

她詫異的看着我,隨後走了上來,緩緩地湊到了我的身前,忽然伸出雙手,輕輕揉了揉我的臉。

在我詫異的目光中,她拿出了一面鏡子,在我面前晃了晃說道:「你看,這樣才叫笑臉嘛。」

鏡子里的我目光冰冷,但是嘴角卻帶着溫和的笑容,組合在一起似乎很有違和感的樣子。

但是常人看不到我目光的冰冷,只會覺得這是目光獃滯而已,所以在她的眼中,我已經在笑了。

「謝謝。」

我快速將奶茶熱好,旋即用袋子裝好,放上了一根吸管,遞到了女孩的面前。

「不客氣,那行,哥,我走啦。」女孩將錢放在了桌上,旋即轉身離開。

這年頭用紙幣的人是真的太少了,看着桌子上的紙幣,我的意識回到了很久之前……

「哥,哥哥……」

此刻我的眼前出現了另一個和女孩很像的身影,那是我的妹妹,被TBS組織害死的妹妹。

「顏明,她和你似乎有些相似。」

我喃喃的自語着,記憶中的少女似乎還在淺笑,但我,卻再也見不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