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最痛便是分離
最痛便是分離 連載中

最痛便是分離

來源:google 作者:小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小姐 陸盛男

跟了陸盛男,過一段刀山箭雨的日子,回頭想想終歸怨我自己如果時光倒流,重來一次,我一定對他,見死不救展開

《最痛便是分離》章節試讀:

  這幫人也不知道剛剛都藏在何處,此時從四面八方突然躥出來,朝荷雲西的車跑來。

  這真是幫有錢人家養的花花公子,嘴裏吐出來的全是葷的,污言穢語,我心頭閃過一絲不妙。

  「阿西,這車開的爽快吧,是不是一路都在吹簫。」

  「哈哈哈……」一陣猖狂的笑聲。我腦海里閃過很多新聞畫面,妙齡少女被虐致死……

  「吹簫,吹簫……」男男女女的無恥喊聲。

  我的眼淚瞬間成河。

  荷雲西還在擺弄我,唇上沾了鹹鹹的熱淚。他忽然頓住。

  我趁這小小的喘息機會,別過臉去。今天算是掉進狼窩裡了,我怎麼這麼傻,竟然信一個陌生男人的鬼話。

  荷雲西微微粗重的氣息,撲在我耳畔,痒痒的。

  他緊緊的摟了摟我,像在給我暗示。

  「這就怕了?你還真的很沒用。」

  他語氣溫柔,莫名的我哭的更厲害了。

  他扳過我的臉,吻我的眼睛,吸干我臉上的眼淚。繼而輕聲說:「別哭,要表現的親昵些,要享受……」

  我呸!我惡狠狠的盯住他。膝蓋順勢頂住他早就撅起的命根子。

  他一愣,然後狠狠在我額頭啄了一下。

  「很好,」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朝他襠部按去,「想抓魚嗎,小花貓……」

  「啊……」我雖然被渣男欺騙,但我並不隨便,荷雲西的流氓行徑我心裏好怕,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結果,引來車內車外一陣大笑。

  他們以為我是興奮的大叫……

  荷雲西終於從我身上爬起,悄聲放下一句話,便拉開車門,鑽出去。

  嘭的,又把門死死鎖上,擋住車外那些花花公子。

  車外有多喧囂我聽不見,全世界只剩下那句意味深長的話:「做我的女人。」

  我還半躺在副駕駛上,頭髮凌亂,衣服暴露不堪,紅寶石女郎不知什麼時候繞到這邊,她想要敲打車窗的右手高懸在空中,僵住了。

  因為我側過頭,冷冷的和她對視一眼。

  然後只聽她尖叫:「鬼啊!」

  她當時的樣子,真是嚇破膽了,手指指着車門,後退幾步就跪倒在地上。

  想殺掉我時,怎麼沒想到我會變成鬼來討人命債呢。

  眾人一下子都不出聲,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陸盛男也出現在我眼前,跑過去扶起紅寶石女郎,緊緊摟住她,問她情況。然後也朝我的方向望過來,他嘴唇抖動,臉色慘白,也以為看見了什麼髒東西。

  這種殺人如兒戲的人,也會害怕?

  我咧開嘴輕蔑的笑了。

  怕了?對,我這次來就是要叫你們怕到底,不死不休!

  荷雲西裝作沒事的樣子,拉開副駕駛,優雅的請我下車。

  我牢牢記住他的話,我是荷雲西的女人。

  投去一抹微笑,我和荷雲西手牽手出現在眾人面前。

  我聽見有人不正經的喊了一聲:「嫂子~」,我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路上,總有那麼幾隻手伸過來伸過去,想摸我。

  說真的,不害怕是不可能,幸好荷雲西一直護着我,談笑風生間把那些咸豬手一一打掉。

  眾人見他如此呵護着我,慢慢也就不鬧我了。我才多少放心些。一隻手始終死死拉住荷雲西的手不放,身體緊緊貼着他的一側。

  其實,這只是我恐懼時候的無意識反應,他卻很暖心的把我攬入他懷裡,並用迷人的微笑默默的安慰我。

  陸盛男和紅寶石女郎始終和我保持兩米的距離,走在人群最後面。我能感受到他們兩個狼狽為奸的議論着我為什麼沒死。

  荷雲西把我帶進大客廳,這裡真是奢華至極,可我無心觀賞,一心想着以後報仇的事情。

  「給大家介紹一下,」荷雲西拍了拍我的肩,讓我放鬆點,別那麼拘謹,要親昵,要享受……

  我就瞬間換了一副臉孔,也學着紅寶石女郎那股子風騷勁兒,使勁的往荷雲西身上微微一倒,小鳥依人的樣子。

  我本就是個窈窕淑女,只是出於女孩子的矜持和自愛,我才不學那些搔首弄姿賣弄風騷勾引男人的動作。

  後來,跟荷雲西久了,才感嘆,誰能說我當天那般與他糾纏不是出於本性,或是那時我也有點對荷雲西心動,只是當時不敢想像。

  我偎進荷雲西的懷裡,他擺弄我烏黑的長髮,熱吻落在我因緊張,害羞而滾燙的額頭。

  他跟我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面纏綿了一會,才又說:「我女人,林小溪。」

  就這樣輕描淡寫的把我介紹完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剛才還想占我便宜的那幫公子哥,突然對我敬重起來,輕浮的眼光統統收了回去,在望向我時,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我目光搜尋着陸盛男,在與他對視的那一剎那,他慌亂的錯開了眼神。

  而紅寶石女郎已不知去向。

  我正皺眉仔細尋找,荷雲西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冰妍呢?」他目光掃向陸盛男。

  我發現這眾多人之中唯有陸盛男對荷雲西態度有些不同,兩人似乎很疏離。從我下車,沒聽過陸盛男與荷雲西說過一句話,也沒有那種小弟見大哥的感覺。也許,他們的關係是天平的兩端吧,屬於兩種勢力。

  後來我才知道,我猜錯了,陸盛男對於荷家就是一條吃裡扒外的狗。

  我愣神的功夫,紅寶石女郎又出現在客廳,她去補妝了?怎麼比剛才見到她的時候又平添了幾分嬌媚。讓我忽然想起一個詞「狐狸精」。

  「荷少,找我什麼事?是不是想我了。」

  她撒嬌的聲音簡直讓我噁心,敢當著我的面勾引我的男人,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