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做女帝姐姐的舔狗,我毫無羞恥
做女帝姐姐的舔狗,我毫無羞恥 連載中

做女帝姐姐的舔狗,我毫無羞恥

來源:google 作者:驟雨疾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辰 都市小說 驟雨疾風

【靈氣復蘇,系統,單女主,殺伐果斷】張辰穿越到靈氣復蘇的世界,得知了故事的未來走向身體的原主,將姐姐林清雪迷暈後,送到反派手中林清雪由此黑化,成為殺人如麻的女帝,並要來找原主復仇張辰通過好感度系統的獎勵,成為超凡者後,阻止了這一切的發生然而,林清雪卻被他傷透了心「叮,林清雪對你的好感度為-160」想要變強,就必須提升姐姐對我的好感度通俗點說,就是當一隻舔狗……展開

《做女帝姐姐的舔狗,我毫無羞恥》章節試讀:

「好感度?」

張辰面色有些古怪,我若是想提升實力,就必須好好對待林清雪, 增加我在她心中的好感度。

但林清雪明顯已經,被原主傷透了心,好感度都低至-160了。

張辰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就憑原主所做的這些事情,說他是個人渣,一點也不過分。

換做是她,沒一刀捅死原主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會帶着原主,一起逃命?

只能說,林清雪還是太善良了。

這世道,善良的人,可不會有什麼太好的下場。

張辰想到,未來的那一角畫面,林清雪黑化入魔,亂殺無辜。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我這個禽獸不如的弟弟。

實在該殺!

看向懷中的女子,張辰苦笑着搖了搖頭。也不知道等她醒來後,我該如何面對她。

隨即,他莞爾一笑,事情是原主幹的,我為什麼要有負罪感?

白撿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姐姐,我應該高興才對。

放心吧姐,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

不過在此之前,需要阻止悲劇的發生。

將林清雪輕輕地放在地上,張辰豁然起身,目光也變得犀利。

也就在這時,腳步聲從樓道外傳來,是李肆他們。

此時,張辰可不怕李肆。

我現在,可是兼具修行和超凡兩重身份,而且都達到了1星實力。

這個世界的實力等級為1星到9星。

1星看上去很弱,但那是相對而言的,在普通人面前,1星的修行者,便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李肆那邊,也就他一個人是1星修行者,其他人,都沒到1星。

張辰感受着體內,如同浪潮般奔涌的能量,嘴角微微上揚。

這種彷彿能主宰一切的感覺,當真美妙。

難怪原主鐵了心,也要成為修行者。張辰忽然有些理解了。

啊呸!理解個屁!原主就是個人渣!我羞與之為伍!

如果原主出現在他面前,張辰恨不得一拳捶死這個人渣。

但原主已死,張辰便要將怒火,全部宣洩在李肆他們身上。

張辰眼含殺機,主動朝門外走去。

嘎吱一聲,房門打開,張辰面帶微笑地走出。

「小心!」李肆提醒道。

所有人嚴陣以待,一臉警惕地看向房門內。

但當看清楚,出來的人是張辰後,李肆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傻缺!出來投降嗎?」

張辰微笑點頭。

投降?頭翔還差不多,我要把你們的腦袋都打成翔!

「肆哥,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他學着原主的樣子,唯唯諾諾道。

心中頓覺一陣噁心。

要不是因為李肆手裡有槍,張辰早就直接衝過去,打死這些龜孫子了。

我雖然已經是超凡者了,但還不確定,自己能否躲開手槍的子彈,若是挨上一槍,那滋味絕對不好受。

想到這,張辰的態度愈發謙卑了起來。

李肆哈哈一笑。

他體型矮小肥碩,滿臉胡茬,臉上還有一道猙獰傷疤,笑起來時,傷疤如同蚯蚓一樣蠕動。

張辰差點吐出來。

就這種貨色,還敢打我姐姐誒的主意?

李肆揮了揮手,幾名黑衣人很快上來,將張辰控制住,押到李肆面前。

「嘖嘖,你這傻缺,白長得這麼好看了,要是女的該多好?我今天就可以來個姐妹通吃。」

李肆的目光在張辰的臉上,停留了片刻,而後搖頭,一臉遺憾道。

「待會兒就讓你親眼看着,我是如何享用你姐姐的,哦對了,你要是受不了的話,可以讓我的手下來幫你。」

話音未落,就見張辰一指點出,指尖如劍,直刺李肆的咽喉。

張辰聽得胃酸一陣翻湧,實在是忍不了了,於是,果斷出手。

九天劍訣,是一門逆天的劍修功法,煉至大成後,抬手間,便可斬碎日月星辰,翻山倒海,更是不在話下。

此時,張辰沒有劍,發揮不出這門功法的全部威能。

但即便如此,那指尖所透出的鋒芒,和凜冽殺意,也讓李肆嚇得臉色蒼白。

真正的高手過招,講究快、准、狠,一擊必殺。

而張辰的這一指,確是將之展現得淋漓盡致。

李肆根本來不及躲閃,只得慌忙抬手,擋在自己的喉嚨前。

咔嚓一聲,那是骨骼破碎、斷裂的聲音。

李肆嗷的慘叫一聲,連續後退數步,再看手中,已是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給我弄死他!」李肆面容扭曲,憤怒嘶吼道。

張辰身邊,幾名黑衣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舉起手中的砍刀,朝張辰奮力砍去。

張辰一個靈巧閃身,躲了過去,又有幾名黑衣人朝他這邊殺來,氣勢洶洶。

這些人都是亡命徒,和他們以命搏命,根本不值得。

此時,最好的辦法是,擒賊先擒王。

張辰利用速度上的優勢,在人群中輾轉騰挪,盡量不讓他們靠近自己。

不遠處,李肆已經拿出手槍。張辰聽到了子彈上膛的聲音。

先前,李肆為了不驚動官府的人,即使讓林清雪逃了,也沒有選擇開槍。

而現在,不開槍是不行了。

李肆知道,一個弄不好,自己以及手下的這些人,都會死在這裡。

他無比仇恨地看向張辰。

可恨!可殺!

這小子竟是一直在隱藏實力,扮豬吃虎!

虧自己還一直把他當傻子。

一想到,反而是自己這些人,如同傻子一般被這小子玩弄,李肆當時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抬起槍口對準張辰,砰兩聲,李肆扣動了扳機。

槍響聲尖銳刺耳,劃破寂靜的夜空,傳盪開很遠。

房間中,林清雪被槍聲所驚醒,睫毛微顫,她費力地睜開眼睛,看向四周。

樓道外傳來一聲慘叫,極為凄慘。

林清雪似是想到了什麼,面色大變,不顧自己的力量還未恢復,起身朝房間外走去。

《做女帝姐姐的舔狗,我毫無羞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