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作為神明繼承人
作為神明繼承人 連載中

作為神明繼承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丘兆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原岫 懸疑驚悚 項舟

血霧降臨,熟悉的校園驚險重重原岫在普通的一天上學,卻突然發現,熟悉的教授突然癲狂,周圍的同學互相殘殺…牧羊人遊戲開始…在迷茫中,她和他聽到,神的聲音:「你是我的繼承人,創造世界吧…」展開

《作為神明繼承人》章節試讀:

後半部分儼然是另一個人的字跡,那字跡歪歪扭扭,項舟看着,感到有些熟悉,拿出手來比划了兩下,有些驚訝地說「寫這字的人是用左手寫的,而且還不太熟練。」

「對,我上課的時候有用過左手練字,也寫成這樣。」楊凡接話道,她的狀態比起先前已經好了不少,因為脖頸上的黑線減少,使她窒息感也少了一些。

溫知客沉思了一會兒,說道「這很有可能是李明慧提到的阿慶。右手受傷,但是會識字寫字。」

幾人繼續讀着,發覺日記的作者變換了角色,幾人腦海中的故事被完整建立起來。

「明慧,對不起。」

「我以為,努力的帶你逃出大山,我們也許會有新的人生。事實卻不是這樣。」

「想起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是接替了父親的工作,剛騎到你家對面就翻了車,你回頭看到,小跑過來神色焦急問我疼不疼。我聞聲抬起頭的那一瞬間,我彷彿聽見了自己的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跳聲,怕你聽見,我開始發燙,連忙說沒事沒事。」

「此後每天工作,我都希望你們村子這邊的信能多點,這樣我就又可以看到我那溫柔可愛的小姑娘。」

「我每次送信,都爭取和你多呆一會兒,隨着頻繁起來的見面,我們的關係開始變得有些親密,我也逐漸了解你的過去,可是我想告訴你,世界並不只有這個村莊這麼大。你應該去過不一樣的人生的。」

「我早該想到,這個村子裏的人都不正常,你不會在這裡快樂的生活下去的,或許,你從沒有快樂過,只是我太懦弱了。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早。」

「明慧,我殺死了那個畜生,你不要害怕,我們逃走吧,完成我父親的願望,逃離這個陰暗的小村。他是活生生被村裡的這群畜生打死,我卻現在才知道。」

「我本以為,給了他錢,你上了學咱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即使右手沒了也沒關係,我也可以供你上大學。」

「明慧,那些我每天晚上都在腦海里過一遍的事情,我都寫在了你的本上,我們是永遠在一起了,是吧。」

「快了,快了……」

字跡到這裡就此結束,四人看着這本已經有些爛掉的日記本,都緘默不語。

食堂門突然傳來哐哐幾聲,幾人瞬間綳直了身體,原岫和幾人對視一下,然後謹慎的走出了廚師休息室。

其中少女單薄的身影在紅色的燈光下,投射出瘦長的一條。

在這緊張的氛圍下,三人看着原岫的背影,卻沒有注意到,隨着她離光源越來越遠,影子並沒有被拉長,更詭異的是,她的影子似乎還有些僵硬,總和她一時一刻的動作慢了半拍似的,好像正在模仿她的動作卻因不是本人而反應不過來一樣…

濃郁的霧,昏暗的食堂,原岫看不真切拍打食堂大門的究竟是什麼。

她屏住呼吸,躡手躡腳的走過去,俯身將臉貼近玻璃。

「咚咚,咚咚…」她的耳邊好像只剩下了自己轟鳴的心跳,小巧的鼻樑上是密密的細汗。

慢慢的,慢慢的,好像有一張臉貼近她,隔着玻璃,她甚至可以看到對方臉下皮膚血管破裂而造成的青紫色,她下意識想向後退,卻似乎被什麼力量壓制住無法動彈。

視線交織。

藍綠色的瞳孔,布滿血絲的眼白,那一瞬間,她似乎在對方的黑黑的瞳仁里看到了一個男人的背影——一個沒有右手的男人。

幾乎是一瞬間,她想到了日記本中的那個人。

天旋地轉間,她突然可以掌控自己的身體,她猛地向後一退,跌坐在了地上。

也就是那一瞬間,影子也恢復了原先的模樣。她大口喘着氣,楊凡與項舟見此樣都跑過來圍在她的身邊。

溫知客環顧四周,突然跑去抖了抖休息室里床鋪上的被褥,腐臭味席捲了他的整個鼻腔,一個小冊子,從被罩的大裂口處掉出。他撿起來,也走向原岫他們。

原岫閉上眼,腦海里一遍遍回想那張臉,冷汗打**她的碎發,「剛才看到的那張臉,是卡萊爾助教。」

「什麼?可是他明明…明明已經被同學們吃掉了…」項舟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真的確定,並且,我和他對視時看到了一個沒有右手的男人,很有可能是李明慧所提到的阿慶!」

溫知客將找到的小冊子遞給原岫,「剛才翻到的。」

原岫打開那本破爛的小冊子,幾人圍到她身邊,目錄里是各種菜色,有的菜色上還被符號標記了幾處。

原岫指着幾處標記,念到「爆醬肉絲,海帶肉塊,炸藕合,豬肉大蔥包子,洋蔥蒜末肉…」 冊子繼續翻閱着,菜品教程周圍的標註讓幾人不寒而慄。

只見頁面空白處,潦草畫著一些人體部位圖,甚至用筆標註出勾和叉,楊凡問道「所以,他想將人肉做進菜品里給學生們吃?那這些標記具體的關聯在哪裡呢?」

原岫指着菜品和部位圖的說道「你們看這裡,炸藕合,豬肉大蔥包子,沒有圈部位,只是點了一些點,我猜測,是因為這兩種菜只需要碎肉就可以完成。」

「而這裡,肉絲肉塊這些,需要大塊肉,所以他特別標明了是大腿肉。」

項舟接着道「去掉的這些部位,我想是容易被識別的部位,比如標註的這個圓圈,看眼睛鼻子應該是臉。」

「油炸的,醬爆的,大蔥配菜,這些全部是重口味,而且顏色比較深,應該是為了遮掩肉味和肉的形態。」溫知客補充道,他仔細看了看已經褪色的封皮,又指着一處有些模糊的印記「是員工冊,這是學校logo。」

原岫將冊子翻到最後一頁,一張證件照映入幾人眼帘。

楊凡指着說道「線索對上了!這個人叫陳廣慶!」

「目前大部分都對上了,但是還是有幾處疑點,一是李明慧怎麼讀的書,她逃出來後應該沒有什麼證件,二是陳廣慶右手受傷之後,是如何應聘的廚師這一職位,這太奇怪了,怎麼會應聘殘疾人當廚師?」原岫皺着眉說道。

項舟抿了抿嘴「你都看到了死而復生的卡萊爾了,再說咱們遇見了那麼多怪物,這些不符合常理不很正常?」

「你們還記得嗎?『窺見萬惡之首的尊容』,那個異變的女生說的句子,似乎剛好對應了我剛剛被迫和卡萊爾面對面,但是後面的她沒說下去…」原岫沒有接項舟的話,她突然又提起了實驗室教授要他們給出的答案。

「現實中的實驗室,圖書館,食堂…和咱們現在所處的這些地點….」溫知客一一列舉道。

原岫突然靈光一閃,她喊到「我知道了!實驗室和圖書館沒有太大不同,但是食堂在現實中不可能和現實一樣,隨着咱們對這條線的探查,現在這個世界很有可能越來越偏向於現實的歷史,也就是說,我們被帶到這個世界來探索現實的舊案!」

項舟點了點頭「如果你說的這個有道理,那麼游泳館很有可能還保持着李明慧死時的原貌,咱們必須得去一趟。」

楊凡摸着手臂上的黑線,她憤憤不平「沒準兒咱們還能碰到李明慧本人,我倒要問問她,讓我這麼難受的這些線是幹嘛用的。」

《作為神明繼承人》章節目錄: